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像少年啊飞驰(一)


死性不改,非要连载


我也不知道它会有多长,但它很有可能变成一个坑






01. “你哭什么哭!”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小时候身边都有过那么一个人。


你吃个五毛钱棒棒冰,他得把另一半薅掉自己叼来吮;你新买十个玻璃球弹珠儿,他得闹哄哄抢去六个;你在小区楼下满头大汗骑着自行车疯跑,他正在楼上挂着两条鼻涕因为偷吃了他妈早早腌下的腊八蒜挨训;你今天新穿了双新白鞋前脚刚出门,他后脚就得上去吧唧踩一脚才心满意足;你下课在学校小卖部门口仰头喝可乐,他飞快“路过”捏一把你灌了一半的可乐瓶子……


马嘉祺和李天泽,就是彼此小时候身边这样的人。


俩人家里是世交,马嘉祺比李天泽大两岁。


五岁的马嘉祺第一次见到三岁的李天泽时,内心十分崩溃。


因为他妈指着那个眼睛大大、睫毛弯弯、穿着粉色碎花小棉袄的小不点儿说:“嘉祺,叫弟弟!”


这刷新了马嘉祺五年人生的世界观。


李天泽居然是个男孩?!


于是在小时候就非常有主见的马嘉祺小朋友倔强的别过头,拒绝说话并向不大点的李天泽毫不客气的抛出一个白眼。



在他妈怀里的李天泽眨巴眨巴大眼睛。




然后就哭了。


哇哇地那种。



马嘉祺一下子慌了,你你你你哭啥啊?还说自己是男孩子,这么爱哭?于是他奶声奶气的对着那张皱皱巴巴的小脸大吼:


“你哭什么哭!不许哭!”


李天泽被他这么一吼,一下子不哭了。


眨巴着大眼睛很惊恐地看着马嘉祺看起来凶巴巴的两颗虎牙,还有那两颗歪歪扭扭的小兔牙。


马嘉祺看李天泽一下子没了动静,心想这个弟弟还挺乖,可下一秒就看见李天泽又皱巴了几下脸。



然后哭得更厉害了。



还是边哭边打嗝的那种。



小小的马嘉祺目瞪口呆,瞬间不知所措。


马嘉祺妈拉着李天泽妈的手道了半天歉:“哎呀小孩子不懂事啦……嘉祺这孩子我回家一定说他啦……下次来我家玩我给你们做好吃的啦……”


接下来,马嘉祺看到了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正在他妈怀里的李天泽突然不哇哇了,居然还一边吃手一边转着大大的眼睛饶有趣味地盯着着自己妈和他妈“打太极”。



然后还乐了?!



彼时正直的小马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莫大的伤害,并发誓以后自己绝不带这个有心机的小屁孩一起混。



心机小哭包,哼!











  
02.我渴望和你打架,也渴望抱抱你。



然而马嘉祺还是没能摆脱李天泽这个“心机小哭包”。


而且随着时间呼啦啦的飞逝,李天泽成长成了一个“心机小恶魔”。


俩人因为差两岁,所以马嘉祺上幼儿园大班摇头晃脑地背三字经,李天泽上学前班吭哧吭哧学拼音aoe;马嘉祺上了小学一年级戴红领巾在国旗下听演讲,李天泽在幼儿园小班撩小姑娘裙子被找家长;等李天泽终于也上了小学,却隔三差五就要往马嘉祺班跑一趟,基本上只要下课一看到同桌胖子露出八卦的脸看向门口然后伸手怼自己时——马嘉祺就迅速把头埋在桌子上装睡。


“快看马嘉祺,李天泽又来找你了!”


马嘉祺把脸埋在桌子上,表示我不认识他。


然后门口就悠悠传来李天泽的声音——“嘉祺妹妹,为什么不敢出来见我,我对你不好吗……”


在班里同学的哄堂大笑和疯狂口哨声中,马嘉祺觉得自己头顶三朵动画火苗,还是3D的那种。


自己上辈子究竟是作了什么孽老天爷要派李天泽来惩罚自己!


终于,马嘉祺爆发了。


只见他猛地从桌子上抬起头,深呼吸。


接着就是“哗啦”一声,马嘉祺把凳子一拉,大吼一句李天泽你要死然后冲出去把那个吊在门口笑得欠揍的人怼在墙角一顿“暴打”。


总而言之马嘉祺的小学生活就这样在李天泽的每天的“惊喜光临”中磕磕绊绊度过了。





小学毕业那个暑假,李天泽去马嘉祺家找他骑自行车。


“你要走了吗?”李天泽叼着半根冰棒一进屋就看见马嘉祺正在叮叮咣咣的收拾书。


“是啊,我要上初中了。”马嘉祺头都没抬,把厚厚一摞旧的《打好基础》叠在一起戳齐,理所当然的说。


“那我以后怎么办呀!”李天泽瞬间露出一副小可怜相,委屈巴巴张嘴松开已经被他吮得没有了汁水的冰棒袋。


“能怎么办,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马嘉祺抬头看了他一眼,有点无语的说。


“没有了嘉祺妹妹的陪伴我怎么天天向上啊……”李天泽仰着脖子哀嚎。


马嘉祺听完一个气结,飞手就把一盒修正带扔到他脑袋上,李天泽一个蚂蚱跳,接着俩人又惊天动地打在了一起。


马嘉祺妈正在外面焖可乐鸡翅,“刺啦”一声可乐和鸡翅一齐下锅,听见屋里又“地震”了,无奈的摇头。




马嘉祺上了初二后,个子就像是春雨后的小树,哗啦啦地长开了,骨骼也舒展了不少,五官越发立体,下巴也长出了青春期男孩的棱角,一双晶亮的眼睛有着若隐若现的两条双眼皮印记,看起来干净又清秀。渐渐长大以后,马嘉祺的性子也沉稳了不少,脱去了孩童时期的顽皮劲儿,待人温和彬彬有礼,用马嘉祺班里女生的话来说,“温文尔雅”就是他本人了。


然而李天泽第一天踏进榆林一中,打老远就看见温文尔雅的马嘉祺被一群穿着高中校服的男生围在操场的足球门边上。


他这是让人找麻烦了?


李天泽歪着脑袋想。


然后只听一声大吼,一群人骂骂咧咧的把马嘉祺围在角落里动手了。


李天泽眨眨眼,一秒甩开书包,冲上去迅速投入了战斗现场。



……



结果新生李天泽因为第一天报道不仅迟到还参与高年级斗殴被罚站班级门口一周,附赠一个星期校园义务劳动。马嘉祺和那群高中部男生因为校内打架影响恶劣被学校大喇叭开校会时点名批评,还扣了五分纪律学分。


放学马嘉祺在车棚等李天泽。


自从马嘉祺上了初中,学业渐渐忙起来,找李天泽玩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一想李天泽第一天开学就因为自己挨了处分,马嘉祺打心底愧疚起来。


他一手扶着自行车,一边不时抬头往初一部望一眼,心里想着李天泽不会是被处分得狠了下不来楼了吧?


李天泽刚一出门就看见马嘉祺正在远处等自己,心情好的不得了,小脸直放光儿,早上打架时脸上挂的彩不疼了,铲了一天楼梯上黏糊糊泡泡糖的腰酸背痛也好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下教学楼的台阶。


马嘉祺有点感动的看着李天泽嘴角带着伤还咧着嘴,背着书包“颠颠”向自己狂奔而来。


这个小子什么时候长这么大了呢?


从小时候第一次见到他还是个“有心机”的小哭包、到现在已经长到自己的肩膀再多一截高了。


甚至能在自己被找麻烦时像一只小豹子一样冲上去就和人扭在一起,也不管到底能不能打得过。


李天泽冲上来就发现马嘉祺在发呆,手在他眼睛前用力晃了晃,在他耳边大声喊了一句“傻啦?”


马嘉祺马上缓过神来,打量了李天泽的脸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伤口,微微松了口气  。


“你们放学怎么这么慢。”马嘉祺转身推车。


“没有啊,我们比你们还早十分钟呢。我铲了一天泡泡糖,累死了,走不动。”李天泽气哄哄。


马嘉祺一下子又愧疚起来,半天没说话。


说起来李天泽这样还不是因为自己。


早上被那帮男生拦下时,马嘉祺自己也摸不着头脑,怎么就惹着这群人了?


可是等那个站在最前面,块头最大的男生蛮横地冲自己嚷着:“马嘉祺?你就是林婉喜欢的那个小白脸?”时,他就一下子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马嘉祺前两周社团活动报名时去了音乐社,社长是初三的一个长得很招风的女生,叫林婉。


那个女生一看见马嘉祺眼睛都亮了,一整节社团课都在往他身边凑,马嘉祺又不好直接把人甩开,就跟她聊了几句。


没成想到这个女生在高中部有个醋缸男朋友,还是一人高马大的体育生,结果是这周社团课一下课自己就被堵了。


“对了,你还没说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呢。”李天泽抬眼睛看了看马嘉祺眼角处的小疤,小声说。


马嘉祺一五一十和他兜了底。


李天泽沉默了一会儿,低头用脚尖踢了半天小石子,磨磨唧唧地问:“那你喜欢她吗。”


马嘉祺几乎是想都没想,一脸那怎么可能地摆了摆手说:“我都没和她见过几面,再说我也没觉得她有多好看。”


李天泽一下子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


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有女生喜欢马嘉祺,他心里就是不舒服。


过了会儿,他突然伸手拉了下马嘉祺袖子。


“喂,你看我好看不?”李天泽神神秘秘的凑在马嘉祺耳边,两只胳膊死死圈在了马嘉祺的肩膀上,由于身高的原因下巴还亲密的垫上了马嘉祺的肩膀。


马嘉祺一转头就看见李天泽正像条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鼻子几乎要贴在自己脸上,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忽闪忽闪。


“我看你是又欠打了吧。”马嘉祺假装沉着脸,抬手就要一个绝杀,李天泽“嗷”一声跳上自行车,一边大吼马嘉祺你这样是要失去我的一边杀出去十米远。“你别跑!”马嘉祺长腿一跨,像头迅猛的小豹子一样追了上去。



那天李天泽把车骑得飞快。



所以几乎没有人、甚至连在后面的马嘉祺都没看到,李天泽红得像个蒸熟了的苹果似的脸。

  





夏天的天蓝蓝的,风凉凉的,俩人就这样疯骑过大街小巷,穿过喧闹的街道,穿过花花绿绿的菜市场,再穿过排满了蘸糖麻花的小车,最后穿过过那条两个人飞驰了一整个童年的青石板路。


风吹过两个少年的头发,又微微牵起白色校服半袖的衣角。

                                            







03.我将来可是要做青春偶像的



李天泽自从上了初中起就让他妈十分发愁。


小时候沉迷于骑自行车,这大了怎么又开始学那些哼哼唧唧的娘炮小歌手唱歌弹吉他了呢?


骂过几次也好声好气儿说过几次,李天泽脾气犟又有主见,后来被念烦了竟然生生攒了两个月饭钱去琴行自己买了把吉他回来自己鼓捣。


李天泽煞有介事的和马嘉祺说我长得这么帅将来是要做青春偶像的。


马嘉祺眼皮都没抬给他碗里扔了两块肉说,青春个大头鬼,饭都吃不饱。


李天泽一听就急了,说老马你不懂。


结果是马嘉祺那天放学后去李天泽家,刚一进屋就看见李天泽妈正追着他满屋打,李天泽腰上提溜着吉他带儿像只猴子似的满屋窜。


马嘉祺看他一只脚凉拖一只脚棉拖威风凛凛的站在沙发上冲他妈扭屁股摆鬼脸,那把吉他琴头朝下被他半死不活的吊在腰间,哪还有半点青春偶像的样子,一时没憋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李天泽正准备跳下沙发和自己老妈再战几百回合,扭头一看马嘉祺在门口笑得虎牙兔牙一齐着凉,一下子有点不好意思,就那么挂着吉他歪歪扭扭跳下了沙发,刚走没几步就被滑下去的吉他带儿缠了脚,“咣当”一声儿下去了。


得,接下来这出戏叫英雄变狗熊。


马嘉祺笑得直不起腰。


打那以后李天泽就吉他不离手了,马嘉祺看他大有把那把琴和英雄联盟联位排入自己十几年人生TOP3的架势。


不是说TOP3吗?另一个是啥?马嘉祺问过。


李天泽神神秘秘说我不告诉你。


马嘉祺虽说是个帅哥学霸,平日里尊敬师长待人友善还爱助人为乐,任谁看都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学生。但李天泽好歹跟在他屁股后头十来年,了解他得很。马嘉祺也就是在外人面前好学生,在自己面前根本没什么偶像包袱,老干部抽起风来整个就一神经病。


李天泽想着一定要让马嘉祺在大家面前翻一次人设,于是秉承着为好好先生加一回戏的心理,在学校让报名校庆会节目时,李天泽想都没想,圆珠笔一挥就给自己和马嘉祺报了个二重唱。李天泽一边歪歪扭扭的写着最后那个“祺”字,一边乐得头发丝儿发颤,哼,从小到大都没见那家伙唱过歌,一定五音不全嘻嘻嘻。


李天泽抱着市井小民看大人物出糗的幸灾乐祸心态在心里偷笑着想,没事没事,就算马嘉祺真不会唱自己也能唱啊,大不了就当他上去给自己刷个脸撑个场子了,当不成实力派可以当偶像派嘛。李天泽在心底给自己点了三十二个小红心。


前桌敖子逸转头过来看了那张报名单一眼,瞬间嘴张老大,双手抱拳一脸我很佩服你居然不怕他骂死你的表情。


李天泽笑眯眯的说敖三你放心,我这是给他找了个转型的机会,他怎么舍得骂死我呢。


事实是马嘉祺知道以后差点把李天泽骂成夹心儿饼干。


“二重唱你妹啊!咱俩能重出啥来啊?丢不丢人!”马嘉祺看到节目表时痛心疾首火冒三丈。


李天泽抱头鼠窜一百米,打老远和马嘉祺隔空喊话,说,我能和您二重唱吗,当然是我弹吉他您自个儿唱啦。


马嘉祺做了次深呼吸,认真用眼睛量了下他俩之间距离,心里想五秒能不能冲上去把那小子K.O。






04.[“我绝对给你扫平全场!”]



结果是马嘉祺被李天泽提溜着去他家排练。


李天泽把吉他往腿上一架,大盘二盘往床中间一坐,大手一挥示意马嘉祺不要在曲谱前挡着妨碍他创作。


马嘉祺弯腰看了眼谱子,一扫歌名儿,我天,“狮子座”?


转身欲走。


李天泽闻状赶紧从床上蹿起来手脚并用抱住马嘉祺大腿,一边抹眼泪一边嚎啕你不能走啊真不能走,你要是不唱了我怎么办,我信儿都跟我班同学放出去了到时候还有什么脸面做他们的天泽大哥啊!


马嘉祺是真想骂人。


怎么就被这么个无赖给治住了呢。


但一低头看他那楚楚可怜皱皱巴巴的小脸又真有点不忍心。


“唱也行,咱能不‘狮子座’吗?”马嘉祺叹了口气,妥协了,动动腿让李天泽撒手。


李天泽委屈巴巴往地板上一坐,说,刚学,就会弹这个。


马嘉祺眼前发黑。  


刚学你跟我搞什么你弹我唱?!


李天泽撅着嘴说你别生气嘛,我要不把狮子座改成摩羯座试试?


马嘉祺一边说你可别祸害周杰伦了一边揉着太阳穴想办法。


最后还是马嘉祺出于人道主义搭救了处于水深火热中哼哼唧唧练琴的李天泽。他不知道从哪给李天泽弄来一张简单的和弦谱子,都是基础指法,只要李天泽扫扫弦就行。


李天泽一看乐得小脸都开了花儿,一边说这个好这个好,一边把马嘉祺按在椅子上给他捏肩膀捶后背。李天泽笑眯眯地说你放心,到时候我绝对扫平全场。


马嘉祺听了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你可千万记得出门儿练啊,在家扫我怕你家楼上那男的下楼把你扫了。”


李天泽悠悠地说我下楼扫,让全小区的狗给他来个大合唱。







李天泽练的挺快,不得不说他在音乐方面还是挺有天赋的。


马嘉祺给他俩找的歌很老很情怀,许巍的《蓝莲花》,李天泽练着练着觉得自己好像老了十岁,就差戴个六七十年代的假发套去海边大石头上蹲着迎风洒泪去了。


马嘉祺看他有气无力没吃饱饭一样,和弦也按不响,敲他脑袋说:“你这得好好练,许巍可是我偶像。”


“你偶像不是林俊杰吗?”李天泽疑惑抬脸。


“换两天偶像不行吗?”马嘉祺正直回怼,心里想林俊杰也行,林俊杰你能弹吗。特意给你找个简单的还不乐意。


李天泽心里呐喊着我的老天爷马嘉祺到底四十几了,面儿上还是乖乖点头讲晓得了晓得了。


于是在马嘉祺老大爷的督促下,两个人的配合还算默契。李天泽的吉他技术突飞猛进,马嘉祺的嗓音也没有他偶像那么沧桑,相反还很清亮,略微有些沙哑的尾音听得人心痒痒。

“你唱歌这么好听啊!”一天下来在听李天泽感慨了第十遍时,马嘉祺终于忍不住从稿子里抬起头来,威胁他说你再叨叨我就用卫生纸把你嘴堵了。


李天泽抱着吉他嘿嘿乐,心想:装吧你,还不好意思了。











05.[白衬衫与吉他之夜]

校庆会那天,李天泽风风火火给马嘉祺扔了件白衬衫让他穿上。马嘉祺拿起衣服看了一眼就走进了屋,等他穿好了一走出来李天泽才终于明白为啥那帮小姑娘成天跟在马嘉祺屁股后头嗡嗡了。

马嘉祺虽然瘦,但骨架舒展,肩膀到后脊背连下来一条挺拔的曲线,无论从侧面还是正面看都颇有股意气风发的挺拔味道。尽管还是个学生,却从骨子里带着种儒雅气质,看起来说不出的干净贵气。

李天泽突然有种地主家刨地挖出了块宝的自豪感,偷偷在心里哼哼,你们想去吧,反正现在人也在我手里。

“你不穿?”马嘉祺看李天泽发半天呆,把他肩膀一掰,这是想什么想入迷了。

李天泽把那些杂七杂八的抛开赶紧愣神儿回来,见马嘉祺都要弯腰穿鞋了,忙也扯了一件白衬衫跑着回屋换上了。

晚会开始前,李天泽正低头忙着给琴调弦。马嘉祺转头一看那人光顾着琴,衬衣扣子都系错了一颗,随手一伸给两颗扭正了。

李天泽本来一门心思都在几个琴钮上,马嘉祺手冰冰凉凉一伸过来给他吓个够呛,结结巴巴说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鬼来了。

马嘉祺白了他一眼说你见过我这么热心的鬼吗。

李天泽不作声儿了,挪开几步,小心翼翼抬头瞅了一眼旁边那人。

不是没见过这么热心的,是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他在心里小声暗诽。

快轮到俩人上场了,李天泽额头却隐隐冒了汗。平时嚷嚷得欢可一实战还是打怵的。李天泽猫在幕布后面掀起一个小角儿,看着下面一片人山人海,李天泽觉得自己头一回明白了啥叫众矢之的。马嘉祺在他身后一边给他挂吉他一边说你别乱用词儿,众矢之的哪是用来说这个的。

顾不了那么多,还没等李天泽在心底把鼓打完,穿着小碎花裙子的主持人就报幕了,说接下来有请初三四班的马嘉祺和初一一班的李天泽同学为大家带来一首《蓝莲花》,庆贺母校生日快乐,大家欢迎。

李天泽走上台时觉得自己被头顶上那些闪光灯晃得眼晕。什么破灯,闪得他连马嘉祺的后背都看不清。

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感觉有人拽了自己一下,还是冰冰凉凉的。

李天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似的赶紧回抓住马嘉祺的手指。

“别怕,跟着我。”马嘉祺转头轻轻在他耳边说。

李天泽听见这声宽慰像是吃了颗定心丸,一下子不紧张了,耳朵里那些嗡嗡的声音也弱下去不少,乖乖点了点头。

在舞台中间站定那一刻,李天泽才真切的感受到,原来当明星是这种感觉啊。

被那么多双眼睛注视着,竟是一片令人肃然起敬的黑压压。

一束灯光投下来,李天泽在动手指扫出第一个音符时,伴着马嘉祺那句低缓清亮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李天泽看见那片黑压压猛地被点燃了,一双双眼睛被点亮,像漆黑深海里明明灭灭的鱼族。


李天泽被震撼得有点想哭。


“天马行空的生涯,一颗心了无牵挂。”身边的人潇洒地低吟浅唱。

暖黄色的灯光洒在少年的发梢,氤氲出令人目眩的光点,在那个吉他与歌的夜晚被纷纷扬扬挥洒出去。

在一片音符的交鸣中,李天泽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心动的声音,像一颗豌豆荚,噼里啪啦地崩裂开,接着,无数慌乱和欣喜的豆子掉落出来,洒了李天泽个措手不及。

                                     

          
                                                                               -tbc-











————————

最近写得一直很杂,这篇我也不知道大概多久会更一次,所以大家不要期待不要期待不要期待。(躺平)

和阿贝搞的联文因为我俩三次元时间都很紧所以进度未知,如果联文开始,这篇我会停更、或缓更一段时间。一切以联文开始再做定夺。

最后祝大家周末心情愉快。

  

评论(27)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