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再写两章大概就可以完结啦。

围困是我写过最长的小说,一开始它只是个6000字并不太完整的小小脑洞,灵感来源于某个逛网易云的深夜,我点开《trapped in club》这首歌,旋律结束后脑海里不自觉翻滚出的画面与故事感。

现在那些“画面”与“故事感”变成了足足19万字的实打实的牵挂,我很自豪,也很羞愧。

自豪在你们为这篇文付出的心血与眼泪,我知道它够虐也够狗血,中间一度我自己都写不下去,打开文档抠着手指甲叹气,天天嚷嚷着要弃文要弃文,但偶尔凌晨看到评论或者私信里躺着的你们看到某一章时突然出现的情感触动敲下的文字,我还是会真情实感的叹口气,一个鲤鱼打挺起来接着抠手指甲,然后再拍拍胸脯感慨一下自己这个码字的还不算差劲,至少能给人带来一丝丝感动。

羞愧当然也有,羞愧可谓最多。我是个很懒的人,每次写完一章都累的趴床懒得改字,所以导致了你们天天在评论和私信里给我纠错“找茬”,我厚着脸皮在这里给所有给围困“找茬”的你们一个么么哒,爱要不要,不要还我,我还会接着给的。

老话总喜欢用哈姆雷特来解释每个人观点与审美的不同,我就不再复述一遍了,也不纠结于别人对围困的看法,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拉倒,毕竟100个哈姆雷特已经够多了,我自己再多说也是无趣,相信你们也不喜欢写一篇文就叨逼叨半天的作者,太娘了,我想做个酷一点的小男孩。

最后祝除夕快乐,好好过年好好陪家人,2018在招手,千万记得要跑着去迎接啊。

  

                                                                            

                                                                      

评论(60)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