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围困俱乐部25.

“如果爱情,可以随天气决定,那要怎么去适应,圆缺阴晴。”


BGM:《爱情爱情》



25.


回家。


马嘉祺上一次和他说回家,李天泽大概已经记不起来了。但他唯一能记得的有关于回家的场景,全部发生在两个人刚刚在一起时的冬天。


那个冬天,马嘉祺和李天泽两个人时常晚上裹得厚厚的去逛超市,到了回去的时候,马嘉祺一只手拎着巨大的购物袋子,腾出另一只手揉乱李天泽的头发,宠溺地扯起嘴角,轻声说:


“我们回家吧。”


于是两个人慢悠悠的晃在深冬积雪的街道上,李天泽打着滑不好好走路,一会儿歪一下,一会儿又要绊一脚,惹得马嘉祺也被他带的歪歪扭扭走不成直线。李天泽也不怕凉,从地上捡起新雪搓成团就往男人的大衣上扔,结果还没等到“回炮”,冰凉的手指就迅速被马嘉祺攥进温热的手掌,于是李天泽又张牙舞爪的说马嘉祺没劲,而男人就那样带着微笑,纵容的任李天泽像个小孩子一样东倒西歪拽着自己,在雪路上将一尘不染的皮鞋污涂成雪渍斑斑一片泥泞。


而从那以后,那条回家的雪路就铺进了李天泽的梦里,纷纷扬扬的雪花倾落在他形单影只的肩头,整整两年。




布拉格的街头车水马龙,李天泽像一只不愿面对现实的鸵鸟,将脸紧紧埋在马嘉祺温热的胸膛。良久,直到他慢慢平复,才将脸抬起来,声音有些沙哑地对面前的人说:


“回不去了。”


“怎么回不去?”马嘉祺扶住李天泽的肩膀,有些急切的寻男孩的眼睛。


“物是人非,不过是空壳子罢了。”李天泽没有看他,径自清冷的说。


马嘉祺的心里陡然剥落一层,像是被谁生拉硬拽了一把般难受。


李天泽这样的姿态让他感到不安,他不知道李天泽对他的爱还剩多少,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那些已经被苦痛磨掉的爱再一点一点长回来。


“你这两年你一直都没有回老宅,对吗?”李天泽忽然开口问。


马嘉祺愣了一下,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我一直都没让老宅荒掉。其实……”李天泽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


“其实这两年,我回去过几次的。”


李天泽话音刚落,男人的神色就倏地定住了。


“我回去过,把花园那些长疯了的花草全都修剪整齐了,也把你曾经喜欢的那些摆件全都擦拭干净了。”男孩将眼睛转向一边,自顾自的说。


“还记得门口那个花瓶吗,我还踹过它一脚,也被我好好从头到脚擦过好几遍了。还有……还有我们一起看月亮的那个天台,”李天泽望向此刻抿着唇的男人,轻声说:


“那个天台,也被我好好打扫过了。那个沙发的皮料已经脱落了,我还是舍不得扔,甚至就连那晚我们两个一起喝酒的小瓶子,都被我一个一个捡回来了。”李天泽的声音很沉静,眼底是一片晦涩的灰。


“很好笑吧,我就像个拾荒的人,一点一点的藏着那些在别人看来或许根本就没有价值了的东西。”男孩扯起嘴角,声音有些沙哑。


“天泽……”马嘉祺望着男孩瘦削的尖下巴,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有时我在想,如果我在老宅多住些日子,会不会等到你回来。”李天泽的声音虚无缥缈,在马嘉祺听来就像是一捧薄薄的细沙,曲指难握。


“可是你一次都没有回来过。”李天泽抬起头。


“对我而言,你就是梦里的人。而梦里的人,现在忽然对我说回家,你说,我怎么可能相信呢?”


马嘉祺说不出话来,却移不开视线般只得与男孩对视着。这样的时刻让他感到无比自责,敖子逸说的没错,李天泽这两年来过得很不好。男孩一直以来独自等待着一个在他的认知里早已“死去”的人,他难以想象也从未经历。


——那是一种多么绝望的等待。


马嘉祺忽然后悔起来。他想起自己这两年以来貌似为李天泽着想的“多虑”,归根结底都在于他根本就没有完全走进李天泽的内心,相反一直狂妄自大的将李天泽划分为需要他保护的领域,他认为自己对就是对的,甚至连活着这样的事情不告诉男孩也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


这太自私了。


见马嘉祺还是沉默着,李天泽没再给男人多考虑的机会,有些勉强的撑着身后的砖路地面站起了身。马嘉祺伸出手去想扶他一把,却被他别着身子躲开了。


一直在不远处站着的路宇已经吓坏了,见李天泽终于从马嘉祺的怀里出来,有些不悦的拧了拧眉,赶忙上前去拽着他的胳膊上下查看了一番:


“没事吧?动一动看,有没有哪里疼?”


“我没事。”李天泽摆摆手,不动声色的将胳膊从路宇的手掌里抽了出来,有些抱歉的笑了一下,“今天让你见笑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说什么呢,我愿意帮你的。”路宇收回有些尴尬的手,又将眼睛重新恳切的对上李天泽那张小巧的巴掌脸,问道,“我们今天还录吗?看你很疲惫的样子,要不然就迟一天吧,我带你去兜兜风,采采风,也顺便当是放松心情了。”


路宇已经热情到了这个份上,更何况从大早上到现在自己已经给对方带来了许多莫名其妙的麻烦,李天泽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了,又瞥了一眼还未离开的马嘉祺,心中十分烦躁,于是便有些拘谨的点了头。


正当两个人已经准备上车时,一直在身后的马嘉祺竟然从后面走了上来,径自开了路宇的车门,迈开腿作势要进去。


李天泽愣了一下,接着火气便从心底“腾”地升了起来,再开口时已是不善的语气:“马嘉祺,你到底有完没完?”


可马嘉祺似乎是完全不在意男孩现在充满了恼怒的面容,反而对李天泽笑得很落拓:


“现在不是梦,所以我得带你回家。但你不肯相信,我只好一刻不差的跟着你,跟到你什么时候相信为止了。”


李天泽被气得不轻,开口气势汹汹道,“我不需要你来提醒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我已经不在乎了。你爱去哪儿去哪儿,别来和我们挤一辆车。”


李天泽拒绝的意味表露的太过直白,马嘉祺听了后脸色似乎是暗了下去,沉默了一瞬。李天泽见男人没了动静,以为他凶巴巴的这招可算是管用了,暗自松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好像是太过刺人,心里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愣。


可事实证明,李天泽的这一切脑内活动都是多虑,因为他看见眼前的男人忽然抬起了头,用一种让他头痛的眼巴巴的眼神望着自己,低声开口说:


“可是我没带车钥匙。”


“你……!”


“而且我没带钱包。手机、酒店房卡、身份证,也全忘在里面了。”


马嘉祺话一说完,李天泽就愣住了,一时脸上竟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来好。


他觉得自己真是要疯了。不然他刚才是怎么听出来马嘉祺的声音居然有种委委屈屈的感觉的?


“你总不能狠心放我这一天都在外面流浪吧?……天泽。”马嘉祺仿佛是吃透了李天泽受用他这一套一般,最后那两个字的嗓音清亮又带着些沙哑的迷人,分外撩动人的心。


“行了行了。”李天泽揉揉眉心示意男人闭嘴,实际上是在掩饰他一瞬间慌乱起来的眼睛。


如果马嘉祺说的是真的,钱包钥匙手机身份证一概没带,难道自己就真的把他这么撂下车一走了之?李天泽禁不住皱起眉,天人交战。


马嘉祺见李天泽半天也没有反应,以为男孩又要拒绝自己,于是赶忙说:“你就让我跟着你一天,这一天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对不会妨碍你工作,这下可以了吧?”


李天泽听了以后瞬间翻了个白眼,一脸的不情愿,心里却悄悄为马嘉祺这个不知到底是给他还是给自己找的台阶松了口气。


“你说的,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谁耍赖谁小狗!”李天泽虽然心里早已倒戈,嘴上却还是不服输的犟着。


马嘉祺看着眼前男孩凶巴巴的皱着小猫一样的鼻子的时候,差点就要破功笑出来了。他的小朋友时过境迁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连打赌时气哄哄的炸毛样子都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好,谁耍赖谁小狗。”马嘉祺弯了嘴角,有些无奈的伸出手去将李天泽腰侧被风掀起的大衣衣带捋平。谁知李天泽察觉到马嘉祺伸过来的手后,瞬间像被针扎了一样往后退了两步。


“第一件事就是不许碰我,无论何时何地!”果不其然,李天泽瞬间让刚才那份口头合同发挥了价值。


马嘉祺听后忽地有些泄气,纠结望向李天泽貌似无意间嘟起来两片樱桃色的唇瓣,颇有些认命的想,还不如就让他当小狗了呢,真是要命。


“听见没有?做不到现在就下车!”李天泽见马嘉祺闷着没回应,登时又要恢复刚才那副生人勿近的神色,嚷嚷着作势就要把他从车里请出去。


“好好好,做得到,我保证不碰你。”马嘉祺见李天泽又要炸毛,赶紧收回手作投降状,示意对方他绝不会造次。


李天泽瞥了一眼马嘉祺安安分分收回去的两只手,冷哼了一下算是回应,抱着手臂坐进了副驾驶。



这一路上车里都没什么动静,只有偶尔两句路宇和李天泽的交谈声。


因为是两个人刚刚认识,而路宇又对李天泽抱着好感,难免想要多了解一下,也不避讳身后的马嘉祺,张口闭口总是在夸李天泽,一会儿说他年纪这么小做艺术就这么有想法,一会儿又直白得要命的说他眼睛长得漂亮,听得坐在后面座位的马嘉祺脸越来越黑。


而李天泽却对好像路宇言语里明显的殷勤表现的很平常,时不时还笑着回应一下,让马嘉祺不爽到想要打人。


车子路过布拉格一家杂物小巷的时候减速下来,彩砖街道旁的店铺古朴又神秘,在每一家店铺的门前都挂着各式各样的小挂件,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石头饰品,一个个都精巧又好看。而更吸引人眼球的是不远处的巨大的一个游乐场,巨大的摩天轮和蓝色粉色的建筑排列着,在游乐场的最中央还摆放着一尊张开白色翅膀的天使雕像,看起来圣洁又纯净。


李天泽拽了一下路宇的袖子,眼睛还亮晶晶的粘在那尊天使雕塑上,有些走神的问:“路宇,停一下好吗?我想去看看。”


“好啊,没问题。”路宇见李天泽背对着他的一颗小脑袋毛茸茸的,不由得心里一软,那份喜欢又酝酿在心里扑通扑通的多了几分。


在后面的马嘉祺抱着手臂,冷眼看着李天泽那只还停留在前面男人袖子上的手,脸色阴霾。


李天泽下了车,路宇也作势要开车门,回过头去望见马嘉祺还一个人黑着脸坐着,抿了抿唇,开口说:“你不走吗?不走我可就要努力了。”


马嘉祺抬眼看了一眼面前有着健壮匀称的身材和小麦色皮肤的男人,挑起眉冷声开口道:“不用你提醒,也轮不到你努力。”


三个人到了游乐场门口,路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等路宇接了电话再小跑着回来时,面对着李天泽却是一副十二分抱歉的神色。


“天泽,对不起。我公司那边突然有了客户单,是老板那边的人,我得马上去接,今天不能陪你了,真的很对不起。”


路宇的话刚落了音,李天泽有些惋惜的微微张了张嘴。


“啊,这样吗?那好吧,你快去吧,不要耽搁了,我一个人就可以的。”


路宇听后又说了好多句“对不起”,诚恳到李天泽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明明是自己拜托的人家,这种情况他是没有任何立场收到道歉的,只好笑着摇了摇头,示意路宇不要在意。


可就在即将分别的时刻,路宇却忽然靠近,一把将李天泽搂进了怀里,下巴担在男孩有些瘦削的肩膀上,抬手一只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贴着人的耳朵很自然地说了句“再见”。


这一个略微有些冲击的拥抱对李天泽还好,而旁边一直冷眼旁观着的马嘉祺看到可是直接炸了火药桶,不顾刚刚和李天泽两个人的约法三章,上去就把李天泽从男人的怀里拽了出来,力道大得很,扯得李天泽晕头转向。


“告别就告别,拥抱我看就不用了吧。”马嘉祺皱着眉说。


路宇见李天泽的手被马嘉祺紧紧攥在手里,不爽的劲儿也上来了,便开口回呛道:“这是天泽自己的意愿选择,你凭什么干涉?”


马嘉祺箍着李天泽的手臂越来越紧,眼底也全是乌云密布的阴霾。李天泽有些吃痛的将手从男人的手里挣脱出来,望见马嘉祺的脸色心里一惊,想怕不是马嘉祺要在这里和路宇打起来吧?于是赶忙开口打岔道:“路宇你快去忙吧,他就是抽疯你别在乎。到时候录制好素材我会拿去给你看的,你放心吧。”


见李天泽出面开口调和了,路宇也不想再多损形象,于是便脸色不善的又看了一眼马嘉祺,转身愤懑的离开了。


路宇这一走,霎时游乐场门前就只剩下了马嘉祺和李天泽两个人。马嘉祺见李天泽不满的皱着眉盯着他,瞬间像个做错了事的大猫一样收敛起了刚才的戾气,对李天泽试探性的笑了一下,露出了平日里那总像是示威似的两颗小虎牙。


“生气了?”马嘉祺好像是真忘了约法三章这档子事儿了,习惯性的用宽大的手掌去包男孩的小拳头。


“你放开,马嘉祺你忘了吗我们……”李天泽瞬间挣扎着想躲开,谁料两个人离得太近,李天泽这一挣手正好碰到了马嘉祺的大衣口袋,清脆的一声响,让李天泽和马嘉祺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什么东西?”李天泽警惕的问。


马嘉祺有些遮掩的转开了眼睛,身子也向后退了一步,摸了摸鼻子说:


“……没什么。”


“不对,你有什么瞒着我。”李天泽见了马嘉祺这副神色更加坚定了男人一定是背着他在搞什么鬼,于是二话没说上前就把手强制性伸进了男人的口袋里。


“这什么?!”


李天泽惊呼一声,接着便猛地从马嘉祺的大衣口袋里拽出一串钥匙,再往后又依次在马嘉祺的另一只外兜和大衣内兜里面掏出了男人的钱包和手机。


“……”


马嘉祺一动不动的僵在原地看李天泽的手在他身上摸上摸下,不由得无奈的挑了挑眉,心想这可坏事了,他的小猫又要炸毛了。


“马嘉祺,你骗我。”


果然,李天泽在把马嘉祺“全部家当”全都搜刮出来以后,拧着眉脸色很差。


“天泽,你别生气,我就是想多和你待一会儿,我不是故意想骗你的。”马嘉祺有点无力的解释着。


李天泽就那么直直的望着他,眼睛里充满了怨愤和复杂的神色。最后李天泽索性懒得理他,竟直接转身就走了。马嘉祺见李天泽是真的生气了,便赶紧又贴上去,在人身后不到五步远的距离亦步亦趋跟着。


“天泽?你别生气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马嘉祺有点懊恼,又把道歉的话说了一遍。


李天泽没反应,像听不到一样继续往前走着,甚至加快了脚步,连头都不肯回。


“天泽,真的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好吗?我也是怕你一个人出来不安全啊。”马嘉祺见李天泽丝毫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又向前一步,有些心急的伸出手去拉了一下男孩的手臂,想让对方停下。


——可就当李天泽被拉转过来的一瞬间,马嘉祺却一下子就愣住了。


此刻的李天泽的脸上再没有刚才那些怨愤不满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那两只大眼睛里擒着的触目惊心的亮晶晶碎片。


“你总是这样,马嘉祺。”李天泽顿顿地开口,声音沙哑而晦涩。


马嘉祺慌了神,手忙脚乱的想要伸手去擦男孩的眼泪。谁知接下来李天泽的话,却让他一下子定住了。


“活着你骗我,死了你也要骗我,就连现在你也要仗着我对你的那些可怜的关心来骗我。”


李天泽的脸上已经全是眼泪。


“……马嘉祺,除了骗我,你究竟还会做什么?”


马嘉祺的两只手像被钉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他死死的盯着男孩那双流泪的眼睛,眼眶陡然变得通红。


他注视着男孩的脸,笨拙又有些不得法的喃喃开口道:


“可是天泽,我爱你,没有骗你啊……”


       

                                                                                                                            -tbc-


————————————

马先生追爱之路坎坷,你们要随时做好磕玻璃渣糖的准备。(说完就跑



                                         

评论(76)

热度(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