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围困俱乐部24.

“我还有想要爱你的冲动。”


BGM:《我怀念的》



24.


李天泽有些偏凉的手指此刻就箍在马嘉祺的手腕上,那样真实的触感,不比那天下午他在慌乱中用手拽住男人大衣时的触动少半分,甚至让他觉得更加真切——


现在他眼前的,竟然真的是那个有血有肉的马嘉祺。比两年前更加深邃俊朗的五官,略微深色了一些的皮肤,还有看向他的眼神,也让他无比熟悉。


——那种让他每次都会被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牵动进去的、无论如何都难以逃脱的眼神。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气氛陷入了一种难解的低气压中。


马嘉祺见李天泽半天没动,脸上的表情也让人琢磨不透,便试探性的曲起手指握了握男孩的指节,可谁知这个举动对李天泽的的刺激似乎很大,男孩像是回过神来般瞪大眼睛,猛地挣脱开了马嘉祺的手。


“……天泽?”马嘉祺微微愕然,手有些僵硬的收回了腿边,有些迟疑地偏头去寻男孩的眼睛,可谁知李天泽竟迅速将头别开了。


“马嘉祺我警告你,别碰我,也别再来找我。”李天泽没有看他,垂着眼睛,声音有些克制的发抖。


马嘉祺看见说完这话的男孩向后退了一步,似乎是努力平复了一下呼吸,抬起头来看向他的眼睛通红。


“马嘉祺,你现在才出现是想挽回什么吗?”李天泽的声音有些哽咽,“还是你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很可怜?如果是这两者中的任何一个,我李天泽都可以坦坦荡荡的告诉你,我不需要。现在是这样,以后也是。”


李天泽说这番话时自始至终都直直盯着马嘉祺的脸,漂亮的大眼睛里充斥着冰冷的淡漠,话音刚落便迅速侧身擦过男人的肩头,毫无留恋的走出了门口。


“我没有,天泽,你听我说……”马嘉祺见状赶紧拉住男孩的手臂,谁知道李天泽这下力气更大了,直接回身给了他一个巴掌。


男孩潮湿的手掌心刮过他的脸颊,力道不大,却是不留一点余地。


这是两个人在一起后,李天泽第二次扇马嘉祺巴掌,可氛围却是完全不同。在李天泽看来,时至今日甚至更加糟糕。


“你要和我说什么,马嘉祺?”李天泽的胸口起伏着,一字一句的叫出男人的名字,情绪显然已经到了掩饰不住的地步,“你要和我说你还爱我吗?算了吧,你要是爱我会不来找我?你要是爱我会活着却不告诉我?你要是爱我会放我两年都孤零零一个人?”


李天泽那双本是死气沉沉的眼睛再说完这几句话后,终于漾出了让马嘉祺熟悉的水光,星星点点,像男孩易碎的自尊,脆弱又倔强。


马嘉祺在李天泽的这番控诉的狂轰滥炸后沉默了。他垂着手臂,英俊的面容带着无以复加的疲惫。


他不知道该怎样和李天泽解释他这两年来的想法,但他明白他的确是做错了,他欺骗了李天泽,还是用“死”这样一个拙劣又绝情的字眼,毫不留情的狠狠砍断了两人之间的所有联系。


酒店的长廊顶上的米黄色灯光将眼眶通红的男孩圈进了柔和的光圈里,看起来像是久远的旧电影里的一帧画面。而马嘉祺只能束手无策的站在距离他半米的位置,看着他的男孩在他面前咬着嘴唇不可抑制的流着泪。


李天泽真的不想哭。他觉得他受够了,他不想再继续为马嘉祺牵动分毫的情绪和人生了。尤其是当他看到对面沉着眉眼的男人连一句辩白解释的话都没有时,更是感到一股从四肢蔓延开来的深切无力。


马嘉祺的沉默,仿佛是在亲手给他的所有等待判下死刑。


就在李天泽即将彻底死了心,转身要离去的那一刹那,一直沉默着的男人忽然开了口。


“天泽。”


电梯升到到达的楼梯层,发出清脆的一声“叮咚”,与此同时,李天泽的肩膀顿了一顿。


身后还是一片寂静,可李天泽知道,他的身后站着马嘉祺,站着那个他曾经令他肝肠寸断的人。


“我要是说……我还爱你呢?”


马嘉祺的声音沙哑而略带颤抖,李天泽的后背瞬间僵硬。在那一刹那,李天泽甚至以为他回过头去,就能轻而易举见到男人珍珠一样宝贵的眼泪。


但李天泽没有回头。


“我不爱你了。”在短暂的沉默后,他扯起一边嘴角,轻轻地说。


这句话的杀伤力似乎是太大,像一把生了锈的锋利尖刀,干涩而又执拗的直直捅入马嘉祺的心口,力道比在他肩膀上刻下每一道疤痕的刀都要准、狠。


马嘉祺猛地抬起头,忽然像一头被戳了痛处的兽冲上前将李天泽发狠推在了走廊的墙壁上,李天泽短暂的惊呼一声,甚至来不及反抗,瘦弱的肩膀就垫在了男人宽大的手掌上,辗转间禁锢于墙面动弹不得。而男人手背关节处的皮肤也狠狠摩擦在了粗糙的颗粒墙纸上,迅速发酵成渐显的红色。


马嘉祺喘着粗气,将额头死死抵在男孩的额头上,两人的鼻尖擦在一起,彼此呼出的炙热的气体胡乱交错着,男人两只眼睛里的颜色,是让李天泽不敢对望的红。


“你再说一遍……刚才的答案,你再说一遍。”马嘉祺的声音发着抖,喷出的呼吸温热而又灼人,惹得李天泽扭动着身体拼命挣脱起来。


“我再说无数遍也是一个答案,马嘉祺你不明白吗?!我不爱你了,不……唔……”话还没说完,李天泽就被马嘉祺堵住了嘴。


马嘉祺抬手盖住李天泽的眼睛,俯身狠狠咬上了男孩那两片一张一合的淡粉色的唇。


李天泽只觉得眼前一黑,接着令他浑身上下都战栗的酥麻的痛感便通过两片薄薄的嘴唇清晰无比的传达到了脑海里。


是疯了吗,马嘉祺居然在吻他。


把他抵在墙上的男人霸道的撬开他的舌关,不顾男孩咬牙紧闭的姿态,硬是在一番狼吻下强迫性的纠缠住李天泽的舌尖吮吸翻卷起来,力道大到李天泽觉得舌根被扯得火辣辣生疼。


“唔……马嘉祺、你个疯子……”李天泽开始全力抵抗起来,两只手抵住男人的胸膛使劲推着,嘴上也不含糊,直接一口咬上了马嘉祺的嘴唇。很快,血腥味同时在两个人的口腔里蔓延开来,可马嘉祺竟还没有放开他意思,反而变本加厉的将一条腿顶入了他的膝盖缝隙里。


“马嘉祺你有病吧!”终于,李天泽受不了了一般从男人狂风暴雨的吻里挣脱出来,找准时机,二话没说一口就咬上了马嘉祺的肩膀。


李天泽在咬人方面一向没轻没重,很何况他刚才忘记了马嘉祺左肩膀有伤这件事,力气用得很凶,这一口下去,马嘉祺的身子明显一僵,接着皱了一下眉,瞬间松开了李天泽。


“呃……你真就这么狠心啊。”马嘉祺挑起舌尖勾了勾口腔里的血腥气,右手捂住肩膀,龇牙咧嘴有些无奈地俯着身子对李天泽说。


“那是,”李天泽气喘吁吁的整理着衣服领子,对马嘉祺冷哼一声,“不心狠一点怎么能在你面前抬得起头。”


马嘉祺没再回,只是保持着那个扶住肩膀的姿势,后背靠在了墙上。


李天泽狠话虽是放出去了,视线却是移不开一样黏在了马嘉祺的左肩上。从马嘉祺痛苦的表情看来,李天泽都不用细想就能将那上伤口的深度在心里勾勒出个大概,而自己那一口下去杀伤力有多大更是可想而知。


“……很痛吗?”别扭了半天,李天泽终于勒着嗓子,眼睛望着别处,开口问了一句现在还没直起上身的马嘉祺。


谁知马嘉祺竟一瞬间就抬起了脑袋,望向李天泽的眼神里也少了几分难挨,相反竟多了几分欣喜的讨好意味,巴巴的望着李天泽,像只吃不到骨头的小狗。


“痛,你给我亲一下就不痛了。”


“……”


李天泽听后愣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马嘉祺这是在变着法的装可怜调戏他,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要走。谁知还没走两步,一只手就又被后边的人牵上了。


“真的很痛啊……”


李天泽的手掌心被马嘉祺曲起指尖轻轻挠动了一下,李天泽知道,这是男人示弱的表现。


“知道痛了就别再来招惹我,”李天泽竭力忽视掉手心处传来的酥麻痒意,板着脸狠心开口说:“从今往后,我们各自过各自的生活,权当没有遇见过。”


李天泽又说了这样的话来堵他,马嘉祺听后屏息了一瞬,暗了暗眼睛,接着猛地直起身子,手上一个拖拽便把李天泽拽进了怀里,不管三七二十一弯下腰就把人拦腰抱了起来,掂了掂就要往酒店的房间里去。


“我靠……呃、马嘉祺有病吧!放我下来!”


李天泽在短短几秒就被人从地面上抱了起来,双脚很没有安全感的腾空着,瞬间炸了毛,骂人的尾音都带了颤,“马嘉祺我叫你放我下来听见没有?你他妈到底要干什么?!”


可抱着他的男人脚下却没停,对在他怀里挣扎着反抗的人不为所动,听了李天泽这一句后,板着脸在人的耳垂边湿漉漉的咬了一口,盯着李天泽惊慌失措的大眼睛,声音低沉地吐了两个字:


“干你。”


李天泽一听心里一凉,愣了两秒,脸不自觉的涨红了,接着便竭尽全力的蹬动起腿脚来,拼命想要从马嘉祺怀里下去。


“马嘉祺你个色魔,欲求不满别来找老子!赶紧放我下来!!”


路宇拎着DV和一袋早餐刚刚抵达李天泽酒店所在的楼层,电梯门一打开,迎面就是这样一副场面:


李天泽被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高个男人强行拦腰抱在怀里手刨脚蹬的抵抗着,而男人却面容冷峻,丝毫没有想放他下去的意思。


“天泽!”路宇心下一惊,以为李天泽是被什么不正经的人欺负了,二话没说撂下手里的东西就冲了上去,一拳就招呼到了马嘉祺的脸上,“你他妈谁啊?!快点放下他来!”


猝不及防被袭击,马嘉祺懵了几秒,回过头去扫了一下眼前人的面孔才辨认出这是上次送李天泽回酒店的那个人,顿时心中醋意大发,黑着眼睛直接回视了过去。


“我是他男朋友,有问题吗?”


李天泽此刻已经被吓傻了,窝在马嘉祺怀里半天说不出话。场面实在是太尴尬了,路宇应该是把马嘉祺认成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才贸然动了手,而令他惊讶的是马嘉祺居然没有回击,扣在他腰上的手反而更紧了。


“男朋友?”路宇见李天泽此刻的脸色已经变得唰白,对男人刚刚说的这一句话也没有任何回应,不禁皱起眉回辩道:“男朋友他会反抗成这样?别骗人了,快点放他下来!”


“我不想说第二遍,”马嘉祺终于有些不耐烦的皱起两条硬朗的眉毛,“他就是……”


“我不是。”还没等马嘉祺将下半句说完,李天泽忽然开了口。


马嘉祺一下子愣住了。


感受到了马嘉祺后背明显的僵硬,李天泽却还是接着说了下去,“我不是他男朋友。我们已经分手了。”


趁男人怔愣着的当空,李天泽狠掐了一把马嘉祺的胳膊,赶紧从人怀里挣了下来,有些狼狈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抬起脸对路宇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


“路宇,谢谢你帮我。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路宇此刻也有点发懵,他看了看一旁脸色十分不好的马嘉祺,又看了看眼神躲闪着的李天泽,在心里明白过来了个大概,于是便伸出胳膊一把将李天泽拽到了身后,冷声开口道:


“既然天泽和你已经分手了,就请你有一点德行和自知之明,不要死缠烂打招人烦。”


路宇这话说的难听,李天泽不禁抬眼看向马嘉祺,果不其然男人的脸色更黑了,甚至他都能看到马嘉祺一瞬便握紧了的拳头。


“哦?我是前男友,那你又算什么呢?你凭什么来干预我们两个?”马嘉祺向前走了两步,将脸凑近路宇的耳边,有些示威的挑起眉问。


“……”


路宇一下子被问没话了,他不想承认他自从在布拉格见到身边这个华裔男孩的第一面就对他动了心,只好向后退了一步,拽住了李天泽的一条手臂,也凛起了神色抬眼过去回道:


“我是天泽的朋友,他受欺负我当然不能看着。”


马嘉祺听后笑了一声,歪过头去打量着路宇拽着李天泽的那条手臂,再开口时眼神已经沉了下来,声音也变成了冰一样冷酷的调子:


“既然是朋友,那就给我放开你的手。否则我保不准会不会剁掉它。”


李天泽听了马嘉祺的话后见两个人的气氛已经跋扈了起来,赶紧有些不自然地挣脱开了路宇拽着他的那条手臂,有些局促的接过路宇另一只手上的DV,低声开口说:“路宇,我们走吧,我和他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不用麻烦你了。”


李天泽都这样说了,更何况刚才那个甩开他手的动作也将意愿表达得很明显,路宇一时有些尴尬的受挫感,但见李天泽已经自顾自向电梯口走去,便赶忙抬腿跟了上去。


李天泽闷头拎着设备走进电梯,将背靠上电梯玻璃旁的栏杆,有些颓唐的长了舒一口气,以为这样终于可以摆脱掉这一切乌龙了,谁知刚一抬头却发现马嘉祺居然也跟着他和路宇进到了电梯里,表情自然步履从容,看不出丝毫心虚。


“你来干嘛?!”李天泽一下子崩直了身子惊呼起来。一旁的路宇也皱了皱眉头。


“下楼参观啊,我旅游你还不让我出门了。”马嘉祺笑着对李天泽歪了歪头,一脸痞相。


“……”


李天泽彻底服了,他之前怎么没发现马嘉祺还有耍无赖这个特质呢?路宇也摸了摸鼻子,不大高兴的看了一眼马嘉祺。


三个人的电梯虽然不拥挤,但沉默的氛围在狭小的空间里总归有些尴尬,李天泽把身子扭过去,有些疲倦的将额头顶上了电梯的玻璃壁。


“不怕吗,很高的。”


不知道究竟是默默注视了男孩多久,一直安静站在电梯那头的马嘉祺此刻突然开口的一句话,竟让李天泽的心猛地一紧。


“不怕。”李天泽没动,保持着那个姿势像小孩子一样打了个哈欠,长长的睫毛氤氲上一层水雾。


他神色淡漠地说:


“早在两年前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这话一出口,马嘉祺一下子无言相对。


路宇不明白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纠葛,也不动李天泽口中那句“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得在一旁有些尴尬的低头调设备。


等出了电梯门,李天泽在前面走着,果不其然在余光里还是瞟到了马嘉祺晃晃悠悠跟在他身后的身影,不禁加快了脚步,率先出了酒店大门。


路宇跟在李天泽身后,看了一眼手表开口说,“天泽,我们先去吃饭吧。我在布拉格认识一家日料店的老板,他们家的海鲜寿司很好吃,要不要试一试?”


李天泽还没等开口答应,马嘉祺不知道又从哪儿冒了出来,冷着脸抛出一句:“他吃海鲜过敏,你是想害死他吗。”


路宇的脸色一下子尴尬起来,有些抱歉的挠了挠头发,局促地开口说:“啊,天泽,那我们……”


“怎么就害我了?”李天泽听了马嘉祺刚才的话,不知怎么一下子来了脾气,“我过敏我自己知道不吃不就好了,你犯得着说话这么难听吗?”


马嘉祺听了忙举起双手示意他不会再说话,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李天泽瞪了一眼吃瘪的男人,又招呼着路宇继续往前走,见到不远处路宇的车已经停在了路边,便一个停步回头对还在跟着他的马嘉祺冷声说:


“接下来我要去工作了,录DV你会吗?不会就不要跟着我了,谢谢。”


马嘉祺双手插在大衣兜里,丝毫没有在乎李天泽话里带出来的刺,笑得很洒脱:“会啊,要不要我帮你录?”


“不要!”李天泽简直要被眼前的人气死了,一句话都不想再和对方多说,气哄哄的转身就要过马路。谁成想这步子迈得有点冲,远处有一辆车飞速向他行驶了过来。


“天泽!”路宇吃惊喊地了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和慌乱的鸣笛声交错着响起,李天泽瞪大了眼睛,脚下还没等挪动一步就被一双手飞快地揽到了怀抱里。


“……这个破地方怎么这么多人想害你?”马嘉祺的气息有些不稳,明显也是被刚刚的险境吓得不轻,却还是死死将李天泽的脸扣在怀里,用宽大的手掌不断安抚着惊魂未定的男孩的后背。


李天泽已经说不出话来,双肩还在无意识的抖着,嘴唇也有些发白,只得把全身的重量都托付在男人身上。


“所以说……”马嘉祺顿了顿。


男人用嘴唇温柔的吻了吻怀里男孩小猫一样柔软的耳廓,声音有些沙哑地叹息着说:


“所以说,和我回家多好。”


话音刚落,在马嘉祺怀里的李天泽浑身上下猛地一凛,男人低沉的嗓音似乎带着柔软的倒刺,一种久违的酸涩痛感瞬间侵袭上了他的心头。



                                                                                                                              -tbc-


—————————————————

甜……甜吗?不够下一章继续。






评论(120)

热度(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