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围困俱乐部19.

拽住2017的尾巴/情节高能预警


BGM:《Love Warrior》



19.


“李天泽,我会杀了你!”


此刻的周静再也没了那日李天泽在酒会上见到的从容不迫,相反一张妆容精致的脸上布满了阴翳,咬牙切齿的模样似是要吃了他一般。


妒忌生恨,周静几乎要丧失了理智。


李天泽颤动了一下睫毛,眼里却没有流露出丝毫慌张的神色。他冷静地说:


“你忍得很辛苦吧。” 


周静听后冷笑了一下,凌厉的眼神里掺杂着难以名状的悲凉。


“我忍?我忍有用吗?”


女人似乎是在强忍着即将喷薄而出的情绪,“我忍了他这么多年,为什么他还是不爱我?啊?!”


李天泽皱了皱眉,握紧拳头开口说:


“可你一直都在骗他不是吗?嘉林这次的事,难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李天泽这个问题直问到了周静的心口上,嘉林的事她确实知道,而且还私自搜集了很多马嘉祺身边的信息给周国生,说简单一些,她从一开始就是周国生派去马嘉祺身边安插的卧底角色,只不过是她自己假戏真做罢了。


周静听后神色明显瑟缩了一下,可接着,她又像不受控制了一样恶狠狠地对李天泽叫道:


“那是他活该!谁让他这么多年看都不看我一眼?!我要让他,还有你们,全部付出代价!”


“所以你就要用绑架这种下三滥的事情来威胁我对吗?”李天泽深呼吸一口气,闭了闭眼睛。


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为了马嘉祺疯了,连说话都没了逻辑,简直就是走火入魔。


“哈哈,对啊,”周静失心疯般笑起来。“我弄不死马嘉祺,但我可以弄死你,还有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全都去死!”


李天泽已经不想再听她多说,周静现在的癫狂模样和被手铐铐着的姚雪盈的状况让他无暇顾及太多,他用余光焦急地瞟着身旁的大铁笼子,想要在周静没有防备时猛地向前用手肘将她制服住然后救人。


可李天泽忘了刚刚进门时这屋子里正在呼呼大睡的看守已经醒了过来,他刚向前一步,腰部就传来一阵巨大刺痛,那种感觉迅速麻痹了他四肢所有知觉,李天泽惊呼一声强忍着疼痛转过身,接着肩膀处又被狠狠电了一下,眼前是一片铺天盖地的黑,让他瞬间就昏了过去。


“小姐,怎么处置?”


黑色衣服的男人手里握着电棍,抬起腿踹了一脚已经瘫倒在地的男孩。


周静受了惊吓,看到地上此刻已经失去知觉晕倒的李天泽,心里那股绵延不绝的恨意顿时又涌了上来,她冷冷地开口:


“给我用鞭子狠狠抽,最好抽花他那张脸。”


“小姐,还是不要太过了吧?”男人听后猛地露出了些担忧的神色。


“老爷特意交代过的,不能轻举妄动。”


周静愣了愣,紧接着皱起眉不耐烦地问:


“他现在在哪儿?”


“离您不远,Moto的大天台上。”男人毕恭毕敬地回,接着又迟疑了一下,试探地对周静说:


“据说……马先生也在。”


“……嘉祺?”女人抬起脸来,有些失神地念叨了一下马嘉祺的名字。


“他是来看我的……对吗?”


周静呆呆地喃喃着,眼里再也没了刚刚那些愤怒火焰,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蒙蒙的雾气。


“呃……也许、也许是吧。”


看守的男人不敢怠慢,看了周静这副模样更是不敢多说,赶忙磕巴着回道。


周静呆愣了一会儿,待缓过来时,眼底已涂上了另一种颜色。


“把他的衣服给我撕烂,绑起来压到天台上去。”


周静声音轻飘飘地,轻蔑的艳红嘴角向上挑起。


……


Moto的天台此时已经陷入了一个沉默的白热化阶段。


天台对面远处一个废弃教堂的钟声轰然敲响,惊得一大片乌鸦哗啦啦地飞起,盘旋着穿过雾蒙蒙的空气层,怪叫着消失在天际。


空气又干又冷,马嘉祺和周国生两个人的额角上却都渗出了细密的汗。


随着“嘣”地一声弦响,一支箭飞速插上了第七个靶子的红色靶心。


一局比赛再次结束,也意味着两个人再次进入了循环的境地。


马嘉祺暗了暗眼睛,手中的弓箭被他握得更紧了。旁边的周国生也有些精力不济,转了转发酸的手腕,沉着气将手骨捏得嘎巴作响。


这已经是第三轮,二十一支箭全部都稳稳当当的钉在七个靶子的每一个红点上,分毫不差。


周国生和马嘉祺两个人的箭术不分伯仲,这样比下去纯属是在浪费时间。可两个人却都憋着一口气,没有一个想要让步,似乎是发誓要在这七只箭靶上挑战彼此的极限。


就在周国生即将拉满下一轮的弓时,周静已经带着人来到了天台。


她并没有先把李天泽带出来,叫下人等在后面,自己则是先露了面。


“爸,嘉祺。”


女人的声音迅速打断了此刻神经紧绷的两个人的思路,马嘉祺偏头望去便是周静那张虽笑着看起来却有些紧张怪异的面容,不禁皱紧了眉,心里觉得蹊跷。


“你怎么上来了?”


周国生看到周静的第一秒便有些惊诧和不悦,他条件反射的向周静后望了一眼,向她抛出一个隐晦的眼神。


周静知道周国生是在担心什么,却还是巧笑嫣然地在两人面前站定,丝毫没有想回避的意思。


周国生见状脸色更不好了,垂着脸几乎到了阴霾的程度。平日里周静被他训导得一向很好,不论对内还是朝外,周静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个温婉贤惠、不知心机的小女人。而今天这样嚣张跋扈的环节她却如此突兀的露面,令周国生觉得不安与愠怒。


“你们在射箭吗?真是好雅兴。”周静仿佛看不到眼前父亲的面色不善和周围密密麻麻围集起来的带枪的人,神色天真的走到马嘉祺身前,抬起手为男人整理了一下衬衫脖领,若无其事关切道:


“最近很忙吗?”


马嘉祺的眉头早在周静向他走来的那一刻起便越拢越深,女人的手指刚要凑上他的脸颊,就被他沉着脸不动声色躲避开了。


“还好。你怎么在这?”


周静的手捉了个空,她察觉到马嘉祺现在连逢场作戏这样的场面都不愿意与她一起了,心中那股怒火掺杂着悲凉更甚,顿时拉下脸来,声音尖厉地冷哼道:


“当然是来给你们助兴。”


周静的话音刚落,接近地下室一处的升降台便被启动,地下托运的升降台缓缓上升,上面赫然立着两只盖着黑布的大铁笼。


在场的人皆是一愣,围成一圈的黑衣保镖们也纷纷神色不明地交头接耳起来。


周静冷笑着上前,一把扯开了笼子上的黑布,被铐住手腕的瘦弱女人奄奄一息,不用想便知道这就是他们这次绑架的人。


马嘉祺神色一凛,猛地向前一步,几乎要控制不住熊熊燃烧的怒火。


周静神色挑衅地看了一眼马嘉祺的反应,觉得男人现在这个模样实在是小题大作。


“你今天来的目的是她,对吗?”周静意味不明的笑着问。


马嘉祺冷哼一声,缓缓走上前开口道:


“我早该想到是你,你果然一直在骗我。”


“哦?是吗——”周静听后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毛,走到揭掉了黑布的笼子后。


“那,这一位呢?”


“唰——”地一声,另一只笼子上覆盖着的黑布被女人纤细的手腕猛地扯下,在那块布落地之时,马嘉祺终于看清了笼子里人的面容——


李天泽浑身上下布满艳红色的鞭痕,衣服也被撕烂,此时被粗重的麻绳紧紧捆住手脚,奄奄一息地蜷缩在笼子一角,一张苍白的小脸毫无血色,闭着眼睛早就失去了意识。


马嘉祺的眼睛猛然变得猩红,他像一只发怒的兽,一把揪起面前狞笑着的女人的衣领,力道重到几乎要把人勒成窒息的地步。


周静挣扎着咳嗽起来,失心疯般撕心裂肺地笑着,“马嘉祺……!咳咳!你还爱他吗?!他死了你还会爱他吗?啊?”


马嘉祺面如死灰,嘴角死死抿成一条隐忍的直线,他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紧绷着,以至于手臂上的青筋全部一根一根凸起。


“你到底把他怎么了?!”马嘉祺咆哮着,眼底尽是破碎的冰碴。


随着男人的手一点一点像束缚带一般收紧,周静渐渐变得无法呼吸,她瞪大眼睛,满脸通红,像一条濒临涸辙的鱼大口大口地呼吸,一句话也说不出。


目睹了这一切的周国生迅速派人把马嘉祺制服住,几个彪形大汉一齐冲上去将马嘉祺压在地上,马嘉祺疯了一样狠命掐着周静的脖子,眼神狠决而又暴戾。


不知是谁踹了马嘉祺后膝弯一脚,马嘉祺没有防备,猝不及防单膝跪在了地上,死死捏着周静脖颈的手也一下子松开,轰然垂了下去。


“咳咳……咳咳……”


周静剧烈地咳嗽起来,几乎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刚刚马嘉祺眼底的杀意令她感到深深的恐惧,这个和她有着夫妻名义的男人,就在刚刚为了一个晕倒在笼子里的男孩,居然真的要发狠杀了她。


死亡的触感还停留在脖颈,令周静浑身上下都发起抖来,说不出一句话。


“来人,扶小姐下去!”周国生让人把周静拽下天台去,脸色铁青。


马嘉祺被人按住肩膀动弹不得,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气,竟直接从几个人的手里挣了出来,踉跄着径直奔向李天泽。


马嘉祺近距离看到李天泽身上密密麻麻的伤痕的那一刻整个人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狠命地踹了一脚铁笼,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把枪,怒吼道:


“你们给我放他出来,不然老子把你们全崩掉!”


事出突然,所有人都蒙了,周国生被周静扰乱了计划,一脸恨铁不成钢。可马嘉祺手里举着枪浑身上下充满了煞气的模样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只好让人去开笼子锁。


笼子被打开,李天泽如一只受了伤的猫,安静的蜷缩在生了锈的钢铁板角落。马嘉祺强忍住眼底的湿意,跪下去将浑身伤痕的男孩颤抖着抱进怀里,抬手轻轻抚摸过他苍白的脸颊。


“嘉祺……嘉祺……”


像是感应到了马嘉祺的到来,昏迷中的李天泽竟有了意识,嗫嚅着张着干燥的嘴唇,低声呼唤着男人的名字,巴掌大的苍白小脸露出焦躁痛苦的神色,似是做了噩梦。


“天泽?!天泽,我在这,我在这。”


马嘉祺见了赶忙瞪大眼睛回应,将人又往怀里紧了紧,低下头去不住地往男孩冰凉的手上哈着气,竭尽全力地想让李天泽暖和起来。


李天泽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浑身上下都发起抖。马嘉祺的心揪着疼起来,不顾膝盖上的疼痛,二话不说将人裹进黑色大衣里,挣扎着站起来就要抱着人走。


在一旁的周国生见了,赶忙叫人拦住了马嘉祺的去路。几个身强体壮的保镖严严实实的堵在了马嘉祺面前,像一堵墙。


马嘉祺被挡住了前方的路,缓缓抬起眼,面容阴霾地望着他面前的拦路客。


“让开。”他声音沙哑地说。


马嘉祺面前的人明明也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保镖,可面对马嘉祺嘴中吐出的这冷冰冰的两个字时竟也打起了怵,瑟缩了一下肩膀,不知怎么就自动让了路。


“嘉祺……是你吗?”


李天泽在一片模糊的意识流里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草木香气,本能的向马嘉祺怀里缩了缩。


“是我,天泽,我们回家。马嘉祺低头吻了吻男孩眼睛,声音坚定地说。


马嘉祺抱着李天泽没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一声尖锐的枪响,像一颗炸弹轰然炸响,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一震。


“想走?”周国生冷笑了一声,“马嘉祺,你未免把Moto看的太随便了,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马嘉祺听后没有回应,将怀里的男孩用大衣包裹好,小心翼翼扶到了靠近楼梯口栏杆处。


李天泽已经有了些意识,虚弱地将眼睛掀开一条缝隙,拉住马嘉祺的手腕轻声说:


“对不起,我是不是拖累你了。”


“瞎说,你做的已经很好了。”马嘉祺温柔地抬起手摸了摸男孩的发丝,指尖滑到李天泽嘴角的伤口时,马嘉祺的心口猛地一阵锐痛,瞳孔也陡然接换成了阴郁的浓黑。


只见马嘉祺用大衣轻轻遮住男孩的面孔,然后站起身来猛地转身,拿起手枪“砰”地一声直直枪毙了周国生身边的一个保镖,滚烫的子弹穿过对方的眉心,男人的动作干净利落,眼底冷漠得像被冰冻住了的水,找不到一丝波澜。


随着一声尖锐的枪响,周国生身旁的人毫无防备地轰然倒下,周国生顿时暴怒,大吼了一句“马嘉祺!!”继而表情狰狞地狠狠地说道:“你以为你走了就完事了吗?别忘了你小情人拼死拼活想要救出来的妈现在还锁在我这里,你不管她的死活了?”


……


马嘉祺手里的枪发烫,伤口还在缓慢地冒着烟,听了这番话后他皱紧了眉,竟有一瞬的晃神。


周国生的一句话让他陷入了两难,一边是李天泽,一边又是李天泽无论如何都要救出去的母亲。


马嘉祺要是真就这么带着李天泽走了,那这一趟简直就是得不偿失,不但苦费了敖子逸和宋亚轩他们的心思,又白白让李天泽受了这么多伤,他自己心里也绝对咽不下这口气,只不过是刚刚李天泽的模样吓到了他,他太过心急,一时失去了判断力。


“你要什么?开条件。”


短暂的沉默过后,马嘉祺转过身去,折腕将枪口冲地,面无表情地开口,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


“条件?”周国生抬手摸了摸胡须,继而又露出牙嘿嘿一笑道:


“我们还是来个好玩点的比赛吧。”


马嘉祺不动声色地环顾了一下周遭,狐疑地开口问:


“什么比赛?”


周国生又叼起烟斗,眯了眯眼睛缓缓开口说:


“很简单,你和你的小情人比一局。你输了剁手,他留下,你可以走。他输了他剁手,你留下,他可以走。但是不论你们两个中谁走,都能带走他那个妈,这个条件公平吧?嘉祺,你看怎么样?”


“周国生!!”


马嘉祺听后猛地攥起拳头,咬紧了牙。


这分明就是个霸王条约,目的就是让马嘉祺和李天泽中有一个活不下去,无论如何都是在把两个人往死路上逼。


马嘉祺没想到周国生可以下三滥到这个地步,眼神暗下来,声音阴霾地说:


“我要是不答应呢?”


“不答应?”周国生笑了笑,眼角堆起层层叠叠的皱纹。


“不答应,我就一枪毙了她。”


周国生“咔嚓”一声拉下枪栓,枪筒直指笼子内的姚雪盈,扯开嘴角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


                                                                                                                               -tbc-

————————

2017的最后一天,爱丽丝终于做人了。(抹眼泪


评论(80)

热度(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