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礼物

7000+生贺×短篇完结HE

小马宝贝十五岁生日快乐🎂

叛逆街舞少年小马×脾气不好高中生天泽


本文又名《楼上楼下》番外

为了食用愉快请连接上文观看:《楼上楼下》


++++++++++




自从叛逆街舞少年马嘉祺和脾气不好高中生李天泽在那个恐怖片之夜一吻定情后,两个人就开启了跨越千重万阻的漫漫恋爱之旅。


要说两个人谈恋爱,那是真难。


难在哪儿?


这第一就难在马嘉祺和李天泽两个人的生物钟根本对不上。


用李天泽的话来说,凌晨鸡还没叫你就出门了,而小爷我还在梦里八仙过海。


马嘉祺说你说得不太恰当,因为我白天回家时你应该正好在英语课上八仙过海,我看没什么区别。


李天泽气得白眼一翻一脚就踹了出去,结果这场还没见半点烟星儿的战役却以李天泽被马嘉祺从沙发那头捞过来一顿猛亲到喘不过气求饶告终。


李天泽红着脸哼哼唧唧被马嘉祺亲完,看着对面那个揩油成功一脸满足地舔着虎牙的人却根本生不起气——


在李天泽看来这就是第二难,难在每次两个人谈论一个话题意见不统一时马嘉祺都喜欢直截了当拉过自己用“恋爱中的暴力手段”解决问题。


不过在李天泽看来,这些又都不是问题。马嘉祺揩油归揩油,但说实话李天泽还是挺受用的。因为刚开始两个人相遇时马嘉祺就给他留下了一个高冷且很不好相处的印象,所以直到后来两个人熟络起来李天泽也没能完完全全敞开心扉,总觉得哪里放不开。


可等两个人一旦接触久了,李天泽才发现马嘉祺是一个很浪漫的人。


这种浪漫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某天在李天泽被一个数学周测折磨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后给马嘉祺发信息碎碎念,对方就会在李天泽下午放学时穿着一身拉风无比的黑色冲锋衣戴着一顶潮牌鸭舌帽手里拎着一块米其林新款蛋糕,在一群放学涌出门口对他抛着媚眼的小姑娘堆里站得笔直,准时守在门前等李天泽放学。


比如马嘉祺经常会在凌晨四点钟起床给还在睡梦中的高中生李天泽准备芝士三明治,用保温盒装好后轻手轻脚开门上楼然后放到他家门前,好让那个总爱迟到的家伙能在早自修前偷偷摸摸又心安理得地把小脑袋埋进桌阁里时能吃上热乎乎的早餐。


再比如偶尔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马嘉祺会算好李天泽起床的时间,然后抱着手臂悠悠等在人家门外,直到李天泽一脸困意的翘着两根毛背着书包出门时再一把将人拽进电梯里摁在墙上二话不说来一个法式深吻。


所以自从谈了恋爱,早起背书基本就没清醒过的李天泽同学在早自修上就再也没打过盹了,连每天清晨在教室外查岗的流动查勤的老师都觉得神奇。


虽然没有接吻经验纯洁的宛如一张白纸的李天泽同学常常受到成年人马嘉祺的吊打,可发落归发落、抱怨归抱怨,到头来李天泽还是很喜欢马嘉祺这种出其不意的亲昵方式的。


两个人本来就不属于一个领域,李天泽又还在念书,按理来说两个人找得到共同话题还能很合得来就已难能可贵,所以彼此更应该多一些理解和沟通才是,这点倒是两个人之间心照不宣的共识。


可最近李天泽却在心里悄悄埋下了一个不满的小芽,那就是他发现最近马嘉祺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其实马嘉祺和李天泽心里都有数,时差不统一属于恋爱中的遗留问题,不解决好迟早有一天两个人会吵架的。可就算彼此都很忙,在周末或者是李天泽学校放假时两人还是会抓紧时间黏糊,你来我家看个碟我去你家逗个猫之类的,醉翁之意不在酒,经常是碟也没看成猫也没逗爽,两个人就又腻腻歪歪滚到一起去了。


可最近李天泽发现这几天不但马嘉祺不怎么回家,也不怎么腻歪他,甚至有时就算李天泽主动垫脚凑过去,对方却连个亲亲都不肯给,反而还慌里慌张地把李天泽往一边推,这就让他非常憋屈了。


其实马嘉祺这两天早出晚归是有原因的,舞社最近在办招新活动,马嘉祺因为能力强被提升成了副社长,刚上任事情一大堆,偶尔和舞团排练到太晚索性就不回家在原地住下了。而他最近不肯和李天泽亲近,只不过是因为最近天冷又干燥,马嘉祺连夜排练不小心得了感冒,害怕亲来亲去把病毒传给小家伙。可马嘉祺哪里知道,在台阶上面对李天泽凑过来的水嘟嘟的嘴唇时他一个本能又无意的别头,竟让对方开始藏起了别扭的小心思。


两个人住得本就近,一个楼上一个楼下,马嘉祺每次出门关门的动静都被李天泽趴在被窝里支楞着耳朵听得真亮。然而在连续四天晚上听不到马嘉祺的关门声,第三个周末没有得到马嘉祺的亲亲,并且还在马嘉祺的外衣口袋里“一不小心”发现了女生用的绑发带后,李天泽终于爆发了。


马嘉祺一定是在外面有了人!


锅巴啊你爸在外头有别的猫了啊!!


李天泽愤恨极了,撸毛的爪子也越来越用力,直到最后锅巴被他搞得头昏脑涨从李天泽怀里凄惨的“喵呜”一声跑掉了。

(锅巴内心os: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我。)


李天泽越想越气,越想越憋屈,气呼呼地套上毛绒外套,抄起马嘉祺给他配的备用钥匙,三步并作两步下楼就要冲进人家里搜查“物证”,谁知道刚冲到楼梯拐角处,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卫衣的高瘦身影刚好从电子门进来。


呦呵,还知道回来?


李天泽此刻心中燃烧着团团火焰,巴不得把每一团都具体物化丢到眼前那个一脸坦然的人的俊脸上。


“你还回来干什么?不是在外面住的挺开心的吗?”李天泽抱着手臂靠墙冷哼。


“……?”


马嘉祺戴个黑色口罩,一开电子门就看到他的小朋友大半夜不睡觉穿着睡衣跑来自己家门口站着,有点发懵。


马嘉祺嗓子有点哑:“你怎么还不睡?”


李天泽没听出来马嘉祺声音里有什么不对,又在气头上,听了马嘉祺的话觉得更来气了,什么叫“你怎么还不睡”?你不回来在外面找别的小姑娘叫我怎么睡!


李天泽憋得满脸通红,又碍于面子不好直接说出来,最后吭哧了半天,气哄哄丢下一句“你自己反省吧!”,接着蹬蹬跑回了楼上,“砰”地一声把门摔上了。


可怜的马社长被李天泽摔门的一声巨响惊得肩膀都颤了一下,一个人在声控灯暗了又亮、亮了又暗的走廊里沉思了一分钟也没想明白他到底犯了什么严重错误,能让他的小猫炸毛成这样。


回了家后,马嘉祺外套都没来得及脱就拿起手机给李天泽发消息:

宝宝,还生气吗?


不一会儿手机就亮了起来,马嘉祺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到不理自己的程度。


李天泽那边就回了三个字,还特别酷酷文学的没带标点符号:

你说呢


马嘉祺一下子又困惑了,他还真就没做什么对不起李天泽的事。先不说这几天舞社忙得不可开交,就是真有让他犯错误的机会,马嘉祺也没那个心思。


马嘉祺不是不专一的人,相反感情方面甚至还有些木讷,在没遇到李天泽之前他甚至从未真心实意投入到一段感情中去过,还是李天泽先敲开了他尘封的心门,让他尝到了爱情的冷暖欣喜,他珍惜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先行不忠去破坏呢。


于是没作多想,马嘉祺长长的手指一敲就回了过去:

我真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误啊,宝宝你告诉我吧。


马嘉祺这个人较真,等了半天也不见李天泽那头回过来,一着急便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谁知道连拨了三个那人都没接,不但没接还都是第一秒就直接挂掉,马嘉祺本来就感着冒,脑袋昏昏沉沉的,又练了一天的舞浑身上下发酸,被李天泽强硬的态度惹得也有点火,最后索性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把头埋进了被子里不再费事。


李天泽在楼上听到马嘉祺回家的动静后就开始盯着手机,本想那人能反省出个800字来和自己好好解释,谁知道等到的却是对方一条反过来问自己他犯了什么错误这种态度严重不良的信息,李天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啪啪啪把对方打来的三个电话一个不落全给按了。


你犯了什么错误你心里没点数吗?!!


李天泽一想起马嘉祺衣兜里的那个粉红色的发带就气得脑仁痛,自己出去勾搭小姑娘还和我装傻?!马嘉祺,你好样的!


然而在李天泽冲动之下挂了马嘉祺三个电话后,对方就再也没有打回来过。


李天泽恹恹地趴在桌子上一边心不在焉地用手指扣着一根小仙人掌盆栽上的硬刺一边瞄着手机,看到对方是真的没有再打回来的意思后,李天泽心里一慌,胳膊一个脱力,手指直接戳到了仙人掌根茎的软刺上,毛茸茸的小刺直接刺进了手指肚,李天泽一声低呼后瞬间疼得泪眼婆娑无语凝噎了。


……


结果就是两个人那天晚上都失眠到凌晨,马嘉祺因为发烧没去舞社在家躺了半天,李天泽因为睡过了头早自修迟到半小时,饿着肚子被查勤老师罚铲整个高中部楼梯上粘着的泡泡糖。


于是叛逆街舞少年马嘉祺和脾气不好高中生李天泽在成为情侣后的第一次冷战就这样降临了。


两个人心里都不好受,却偏偏都死要面子没有一个肯先低下头来认错。


李天泽不再窜去马嘉祺家蹭饭打游戏,马嘉祺也不再每天站在阳台下等着接李天泽慌里慌张手忙脚乱抱不住的锅巴。


事态直接演变成了两个人足足两个星期没和彼此说话,偶尔下楼遇到也视对方为空气,一切简直又回到了那个两人初遇时嚣张跋扈的状态。


李天泽不表态,却时刻都在关注着马嘉祺的动态。比如那个人什么时候换了一双鞋、今天的帽子带比昨天那顶长一截、头发有点长了遮住了半只眼睛这种小事,不一而足。


马嘉祺表面上看起来不动声色,实际也是时时刻刻挂念着他的小朋友,甚至有好几次两个人从楼道里遇见时马嘉祺都很想拉住李天泽的手臂,好好顺一顺他脑袋顶上那两撮翘起来的头毛。


冷战的这几天,两个人在寂寞难捱的日子里都分别作了反省。


李天泽反省自己做事太冲动,二话不说就连挂了马嘉祺三个电话确实不对,可一想到那条发带和对方三番两次拒绝他的吻,李天泽就又觉得委屈和生气,想不通为什么马嘉祺突然要这么对他。


马嘉祺则是反省他到底哪里做得出了差错,触了李天泽的逆鳞,让对方一下子对他竖起了小刺猬的硬刺。


思来想去,马嘉祺认为也许是最近他太忙了,李天泽觉得受到了冷落,所以才和他耍小孩脾气,可自己又没耐性,反而伤了他的心。


到底李天泽还是个高中生,马嘉祺反省半天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和他对着干,毕竟李天泽学习压力大不是。


……


于是叛逆街舞少年马嘉祺斟酌再三,送出了自己平生第一份道歉礼。


马嘉祺在网上一家专门买精品古着的小饰品店里给李天泽挑了一架迷你钢琴。


想起他第一次对李天泽心动的那个夜晚,他的小朋友穿着纯白的演出服,昏黄灯光映衬下的头发是毛绒绒的金黄。李天泽将纤瘦的腰挺得笔直,一丝不苟地弹着一架钢琴,像极了一只坠落了凡间的天使。


那样怦然心动的味道,像唇齿边环绕着的水蜜桃硬糖的香气,让人久久难以忘怀。


就在马嘉祺忙着给李天泽挑选礼物的同时,李天泽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翻着手机备忘录。


屏幕最顶端处显示着的“1212”格外让人难以忽略,李天泽抬手抹了一把脸,唉声叹气的把自己卷进了被子里挺尸。


马嘉祺要过生日了,可自己还在和他冷战。


礼物送什么好呢?


他还需要我的礼物吗……。


李天泽心乱如麻,觉得好像有一只小钳子在夹他的心,又痛又麻,搅得他喘不过气来。




不知不觉十二月已经过去了十一天,这天正是十二月十一,还有一天就到了马嘉祺的生日。


马嘉祺在网上填的快递地址是小区的门卫室,快件邮来时正是周末,马嘉祺换好衣服下了楼正准备去舞社。


小区门卫李大爷那天身体有些抱恙,于是就换了他正在上高二年级的小孙女帮他看一上午门。马嘉祺刚走出单元门,就看见竖着长长发辫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个顺丰快递的快件向自己奔过来。小姑娘挺热心,走到马嘉祺身边时还是笑吟吟的。


“哥哥,这个是你的吧,你看一下。”


马嘉祺赶紧从人手里接过快件,客客气气道了两声谢谢后便低头去确认信息。快递员有点坑爹,给马嘉祺的快递信息写得有点糊,马嘉祺看了半天也没看清自己的名字被写到了哪儿,便皱了皱眉把脸凑近了看。


旁边的小姑娘见马嘉祺这个快件收得不痛快,以为是出了什么差错,于是也凑了脸过去想帮他一起确认,一来二去两个人成了脸对着脸的姿势,从远处看简直是亲密无间的一对情侣。


于是李天泽在难得早起的一个周末的早上,心血来潮端着他的小水盆正准备去给在阳台上被他“流放”了足足两个星期的仙人掌浇水时,一低头就看到了楼下那副甜甜蜜蜜的场面。


我。靠。


“马!嘉!祺!”


李天泽在视网膜第一时间接收到画面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气沉丹田怒气冲冲地大吼马嘉祺的名字。然后,李天泽手里端着的那只水盆一个不稳就被他顺着阳台直接扣了下去。


马嘉祺听到楼上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后,条件反射的抬了头。


于是他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水流飞驰而下直奔他的头顶,两秒过后脑袋上还顺带被飞扣了一个绿油油的盆。


妈的……。


这回好脾气的马嘉祺也终于忍不住骂人。


还没等马嘉祺把脑袋上的盆掀下来,李天泽就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完了完了,浇花时一不小心把盆扣到了楼下路过的男朋友头上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过了一会儿,李天泽又反应过来那盆好像还是个原谅色,霎时浑身上下都没了力气。


这他妈是要搞哪样,明明被绿的是我好不好!


做了坏事李天泽寝食难安,于是小碎步又挪到了阳台边,露出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偷听楼下两个人的对话。


“哥哥……你没事吧?!”


看到马嘉祺被飞来的水盆给扣了个透,小姑娘明显是吓傻了,一脸震惊地瞪着眼睛磕磕巴巴地问。


马嘉祺真的很心累,因为他把头顶的盆扣下来后发现他居然好像从哪儿见过。而当他头脑风暴过后发现这个盆居然来自于他的楼上邻居兼冷战男朋友李天泽时,顿时愤怒打败了理智占据了上风。


马嘉祺把快递盒子往胳膊下一夹,气势汹汹地奔上了楼把李天泽家的门敲得巨响。


“李天泽,你给我出来!”


此时的李天泽已经在阳台抱着仙人掌石化了,两只大眼睛转着眼泪,委屈极了,他没想到马嘉祺会生这么大的气。


但李天泽又一想,其实也没有什么没想到的,这种事情换谁谁都会生气吧,更何况自己现在已经不被马嘉祺喜欢了,还做出这么幼稚的事简直就像一个分手后无理取闹赖着不走讨人厌的女生。


李天泽越想越伤心,门外的马嘉祺还在孜孜不倦敲个没完,聒噪的声响听起来火气大得很,好像是对自己积累了多少不满一样。


最后李天泽索性也不躲了,突然硬气起来,站起身子一抹眼泪,直接下楼给马嘉祺开了门。


门一开,李天泽愣了几秒。


马嘉祺穿着一件套头的黑色棉卫衣,此刻却从头到脚都湿漉漉的,平日里干净整洁的刘海也一绺一绺的垂在硬挺的眉峰前,整个人透露出一股狼狈的味道。


天那么冷,马嘉祺的耳朵都是红的,肯定被冻得不行,自己还给他浇了一盆冷水下去,真是太……该死了。


愧疚瞬间蔓延上心尖,逼得李天泽眼圈一下就红了。


马嘉祺一开门见到李天泽也是一愣。


两个人短短几个星期不见,李天泽竟然下巴都瘦出了明显又刺眼的尖尖,尤其是那两只漂亮的大眼睛都有些微凹了进去,整个人憔悴的可以。


“李天泽你个笨蛋,你……”


责怪的话说了一半,马嘉祺却生生将它们卡在了嘴边。


因为他看到对面李天泽皱了皱小猫一样的鼻子,啪嗒一声掉了一滴眼泪。


……


“宝宝……你没事吧?”


马嘉祺瞬间六神无主,也不顾自己身上湿淋淋的,一把就把李天泽扯进了怀里。


李天泽本来就委屈,这下被马嘉祺一抱更是委屈得不行。


李天泽把脑袋往马嘉祺肩膀一埋,闻到那个人身上他熟悉的潮湿的草木香气后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唰唰往下掉。


马嘉祺此刻哪还生气,就是有再大的火气此刻也被他的小朋友哭熄了。


马嘉祺抱着李天泽跌跌撞撞进了门,一边给人顺着后背一边不住地说着道歉的话:


“对不起宝宝,我错了,我真错了。”


李天泽一听心中更悲,想马嘉祺这是承认了他不再喜欢自己找了别人了?


于是还没等马嘉祺把他撂到沙发上,李天泽就从马嘉祺的肩膀里抬起哭得一片泥泞的小脸哽咽着说:


“你真的、你真的不喜欢我了吗?你真的……真的要和那个、那个女的过一辈子了?”


“啊?”马嘉祺愣了。


什么女的?什么过一辈子?


“宝宝,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啊?刚才那个女生是门卫李大爷的孙女,她刚才来给我送快递的啊。”马嘉祺赶忙辩解道。


李天泽一听瞬间不哭了,抽了两抽,小心翼翼地问:


“真、真的吗?”


“真的真的真的。”


马嘉祺连说了三个真的,心想他可算是找到了两个人之间的症结所在。


“我不信!”


谁知道李天泽听了却把头一扭,像个小孩子一样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委委屈屈地抽噎道:


“我上、上次还在你大衣口袋里发现了女生用的绑发带……”


马嘉祺静止了,眨了眨眼睛。


哦,想起来了。


半个月、也就是两周前,他在舞社排舞时帮忙一起挑选过女dancer身上的配饰,当时人多又杂乱,有一条粉色的发带一不小心塞到了他的大衣兜里,直到马嘉祺回家才发现,第二天又还了回去。


算一算时间,李天泽和自己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冷战的。对方应该是发现了他身上的女生饰品,所以才开始突然发起脾气、患得患失了起来。


一切都是个误会?!


马嘉祺瞬间扶额,觉得因为一条粉色的绑发带浪费掉了两周他和他宝宝腻歪的时间真是太不值,回社后他一定下令把所有粉色发带全部烧掉。


……


李天泽在瞪着眼睛听完马嘉祺给他解释的这一通来龙去脉后,终于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可心里还扎着一根小刺,这根刺和他手指肚上的那根仙人掌毛绒绒的软刺一样时刻叨扰刺痛着他,让他的心里惴惴不安。


“那……那你为什么不愿意亲我……”


“我哪有?”马嘉祺顿时作失忆状,一脸迷茫。


“你有!”李天泽赶忙反驳,接下去的话却有点没底气:“你那段时间都不肯亲我……我亲你你还躲,你忘了吗……”


马嘉祺听了,差点没乐出来。


他的小朋友怎么这么可爱啊?


“我那不是躲你,是那段时间感冒了,有点严重。我怕给你也亲感冒了,小傻子。”


“啊?”这下换李天泽懵了,瞪着两颗水晶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直愣愣的望着马嘉祺。


“啊什么啊,乌龙了吧高中生。”马嘉祺笑着抬手捋了一把李天泽柔软的头毛。


李天泽霎时低下头去,脸红到了耳根。


没想到原来是自己一直误会了马嘉祺,那个时候他还在生病,自己却一点都不知道,反而无理取闹地和人家吵。


李天泽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愧疚,最后索性直接把脸埋进了膝盖里。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叮叮咚咚的声音,像是钢琴发出来的。


李天泽心尖一颤,迟疑地缓慢抬起头来,发现马嘉祺手上正捧着一架精致的迷你钢琴音乐盒。


“天泽。”


马嘉祺将那架还在播放着悦耳琴声的钢琴轻轻放到李天泽手心里。


“这次的事情我也有错,不应该一忙起来就忘了你。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需要沟通和交流,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对不起。”马嘉祺盯着李天泽的眼睛,诚恳地说。


李天泽觉得鼻子又要酸酸的,赶紧摇了摇头,手指将那架冰凉的小小钢琴握得紧紧的。


“其实……我也有礼物要给你的,但是还没想好。”李天泽想起马嘉祺的生日就在明天,不禁有些懊恼起来。


马嘉祺温柔地望着他的小朋友低下头去露出的黑色发旋,忽然贴近了人的耳侧。


“那,我可以提想要什么吗?”他低声问。


“啊?可以……”李天泽被马嘉祺突如其来喷进脖领的温热气息弄得抖了下身子,回答出来的音调也是带着鼻音软软糯糯的。


“我想要一个你的吻,可以吗?”


说完,马嘉祺便侧头吻上了李天泽柔软的嘴唇。


李天泽的心在马嘉祺的嘴唇触碰上来的那一刻突然冰雪消融。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马嘉祺时,他心动的频率。


那些经历过的“不太顺眼”、那个只有两个人互相拥有的楼上楼下、那些紧紧拥抱亲吻过的黄昏和黎明。


阳光顺着高大的落地窗洒下来,融在两人微微颤抖交叠的睫毛上像精灵翅膀上洒落的金粉。


他的礼物,他要的礼物。


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刚刚好。


这礼物是浪漫爱神的旨意,马嘉祺和李天泽两个人,就是彼此送给对方最称心如意的礼物。


                                                                                                                           完


评论(24)

热度(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