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围困俱乐部13.

爱是疤痕。


BGM:《水星记》



13.


两个人抱着缓了一会儿,接着只见李天泽迅速从沙发上坐起来,一言不发扒拉开马嘉祺的胳膊,伸手捋了把湿漉漉的头发,不管身下一片狼藉,腿还软着就要站起来穿衣服走人。


马嘉祺余热未退,见李天泽要走,忍着四肢无力的抽离感,伸手就去拽人的胳膊。


“你去哪儿?”马嘉祺盯着他问。


李天泽被手腕处锢着的那只手的温度灼得皱起眉,转过身去冷冷道:“放手。”


马嘉祺没动,由于药物作用眼底挂着略显疲惫的猩红,却还是死死攥着男孩的手腕,软下语气说:“今晚别走了,我们好好谈谈,行吗?”


“我们有什么好谈?”李天泽声音清冷地问:“你刚刚帮我,所以我也帮你,本来咱们俩之间也只存在这种关系,就当是扯平了,还有什么好谈的?”


马嘉祺听了那句“只存在这种关系”之后终于忍不住皱起眉,有点急躁地低吼了一句:“李天泽!你能不能好好听我说一回话?”


“我不想听。”李天泽好像是铁了心要和这个刚刚还和自己亲密无间的人划清界限,冷冰冰抛下这一句,抬脚转身就走。谁知刚没迈出去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马嘉祺的咳嗽声,听起来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一样,在狭小的包房里分外震人耳膜。


李天泽的脚顿了一下,却没停,依旧向门把手走去。这时他身后的男人忽然用沙哑的嗓音道了一句:“天泽,你等一等。”


马嘉祺的声音比寻常时都要沙哑,李天泽听后愣了下神,不知怎么就收了脚步。


“我知道你很难过,对不起。”男人的语气里带着愧疚意味。


李天泽听后迅速低下头去扯了扯嘴角,想着马嘉祺为什么越来越喜欢说废话。


“我正在找解决问题的方法,你要相信我。我很后悔给你带来这样的麻烦和危险,可我……真的很怕你受伤。”马嘉祺站起身,慢慢走到李天泽身后,伸手很轻地环住了他的后背,李天泽的身子不自觉一抖,接着耳侧传来马嘉祺沙哑的请求。


“所以就留在我身边,别再到处乱跑了,好吗?”


马嘉祺这句话的最后两个字放的很轻,听起来像是一句气音,带着些这个骄傲的人从未有过的示弱,直直打进李天泽的耳膜,敲得他心头发涩。


马嘉祺抱了李天泽仅一会儿,便又迅速退开了。燥热混杂着欲望不受控制的翻涌而来,男人粗粗的喘息着,英气的眉眼间满是煎熬。


马嘉祺又剧烈咳嗽了几声,李天泽听了拧起眉,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回过身去,抬手放上了男人的额头,手背覆上肌肤的一刹那又迅速收了回来。


“你身上太烫了——”李天泽忍不住低声惊呼。


马嘉祺在发烧,而且是高烧。


马嘉祺这样持续烧下去是会垮的,来不及多作踌躇,李天泽费劲地把男人架起来,一开门却发现走廊外面可怜巴巴守着个宋亚轩,肩膀上也歪歪扭扭挂着个人——


得,这个是喝多了的敖子逸。


“……”


李天泽挺烦,抬头一看宋亚轩比他更烦。


宋亚轩因为和敖子逸体型差太大,现在的姿势让他觉得自己的脊椎都快要被肩膀上高大的男人压折了,此刻他正费劲的想把那人缠在他腰间的两条长胳膊扒拉下去。


“这是怎么了?”李天泽忍不住问,言下之意是马嘉祺的朋友怎么这么不能喝。


“刚才洒你酒的那个男的看你出门要追出去,他非要把人拦下,灌了好多混合酒,然后就这副德行了。”宋亚轩一边说一边回想着他现在身上的人五分钟前还面不改色的从对方手中接了下一杯酒,五分钟后拉着自己借口上厕所,一出门就倒在自己身上不省人事的样子。


李天泽听了宋亚轩的话,又回想起刚才马嘉祺的话,不禁打了个冷战。心有余悸地想,要不是有马嘉祺,怕他李天泽今天就要成给别人暖床的了。


李天泽虽不认识敖子逸,可心里明白这人与马嘉祺是统一战线的,刚才还为自己拖住了麻烦,于是便选择暂时信任,思考了一会儿对宋亚轩说:“你先把他安置回去好好醒酒,嘉林那边来的人,还是不要怠慢。”


宋亚轩听了点了点头,又不安地往走廊尽头的包间望了望。李天泽也顺着他的方向瞟了一眼,闭上眼睛也能把里面的场景勾绘个大概,心脏扑通扑通的,更禁不住后怕起来。


马嘉祺早已昏昏沉沉,身上烫得像着了火,再没了刚刚强打起精神说话的力气,此刻挂在李天泽肩膀上,身子正好贴上李天泽的后腰,那处炙热也如烙铁般顶在他身上,两个人本就刚刚经历一场性事,李天泽身上敏感极了,马嘉祺这样不受控的撩拨惹得他在宋亚轩面前不自然地脸红成一片,生怕对方看出什么不对。


李天泽遮遮掩掩地别过头去咳嗽了两声,催促宋亚轩赶快行动,宋亚轩看了两眼马嘉祺,没敢多问,索性就当不明白这档子事了,认命的拖着敖子逸歪歪扭扭地下了楼。


宋亚轩一走,李天泽耳侧两片温热的唇就贴了上来,甚至还色情地舔过了耳垂,惹得他差点尖叫出声来。


“马嘉祺,你给我老实点!”李天泽伸手去推男人的脸,可一看见马嘉祺紧拧的浓眉和眉间的汗滴,八九分的恼怒化作力道又都变成了微不足道的一两分虚势。


“天泽……回家。”马嘉祺这样说。


李天泽听了后无奈地掐了掐眉心,最后认命似的叹了口气。现在马嘉祺这种情况,不能给太多人看见,更不宜声张。李天泽一边架着人跌跌撞撞下楼,一边在心里暗骂这个时候马嘉祺的老婆怎么没了动静,只知道狐假虎威的针对自己。李天泽想着想着又觉得没有意思,因为就是对方再怎么狐假虎威,当初马嘉祺不还是选择了她,自己现在又有什么立场争这一份呢。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李天泽第一次觉得他是真的很没底线。


因为不被偏爱的都懂得见好就收,他却还偏要迎着枪口死闯。


李天泽尽量掩人耳目地顺着俱乐部的侧楼梯走,出门时特意用自己的黑色大衣遮住了马嘉祺的脸,只虚晃两个人影儿便消失在了俱乐部门口。老宅的钥匙和车钥匙都被李天泽在马嘉祺身上一通乱摸乱翻给找到了,摸这一通又给男人点了不小的火,李天泽给他系安全带时,马嘉祺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腕。李天泽一愣,抬起头才发现马嘉祺正直直地盯他的眼睛。那眼神好像深水炸弹,混杂翻涌着太多李天泽看不清的东西,让他一时不敢再对望下去。


他不愿多想,也不想探究马嘉祺究竟想要向他表达什么。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他都只想快点逃离出马嘉祺这个怪圈。




宋亚轩那边则是尽职尽责,直接把敖子逸扔进了自己家。宋亚轩费劲地打开门进屋,磕磕绊绊扶着敖子逸躺下,可谁知那人身子刚挨到沙发,忽然“腾”地坐起了身,薅着宋亚轩的胳膊就把人撂倒了,紧接着一条腿就压住了他的腰,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缉拿毒犯。


“我靠!呃……你有病啊!”宋亚轩被压得喘不过气,满脸通红地骂人。敖子逸缓不过神来,听了这一声,晃了晃脑袋又借着光亮瞅了半天,才认出来宋亚轩的脸。


“未成年?”敖子逸迷迷糊糊地问。


“你全家都未成年!”宋亚轩气得直接伸出另一条腿踹上敖子逸的小腿,费劲地把人从身上甩到了地板上,气势汹汹地吼道:“说了多少遍老子成年了!”


敖子逸”哦”了一声赶紧坐起来,抬手摸了把脸,闭着眼转着眼珠缓了老半天,睁开眼睛接着说,未成年,你给我倒杯水。


宋亚轩顿时觉得眼前一片黑,红着脸气得说不出话,巴不得一壶热水甩过去把这个醉醺醺的烦人精烫醒。


沙发上靠着的人见男孩红着脸是真的生气了,笑着拜拜手说,我不闹了我不闹了,你快给我倒杯水吧,渴死了。


敖子逸没被下药,只是单纯的醉,他平日里不常应酬,酒量也是不上不下的程度,今天则是超过了防线。要不是马嘉祺为了保李天泽委托他,他也断不会箭在弦上喝这么多酒给自己找麻烦。但敖子逸也并没有醉到神志不清的地步,只不过要是他不“神志不清”,刚刚李森那帮人玩得过头也不一定肯放他出来,敖子逸自己倒是没什么,只不过看宋亚轩那孩子一副涉世未深的模样,敖子逸不愿看他掺进那个大染缸里,所以才装弱趁机溜了出来。


宋亚轩不知道敖子逸这些心思,撇了撇嘴心想这人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不情不愿地去厨房给他倒水了。敖子逸环顾了一下屋里的四周,发现好像有另一个人生活的痕迹,开口问道:“你家里还有别人?”


“有,我男朋友!”宋亚轩还没消气,嫌敖子逸多管闲事,把水往人面前的茶几上“啪”地一放,翻了个白眼瞎扯了一句。


“哈?”敖子逸诧异地转头,又回看了一眼阳台晾衣架上的两套并排挂着的卡通棉布睡衣,忍不住脱口而出:“你男朋友也未成年?”


“……”宋亚轩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蔫蔫吧吧地转身就要走,又一把被敖子逸拉了回来:“哎你别走!我错了我错了,我未成年。”


宋亚轩被敖子逸拽得一个趔趄差点坐到他身上,红着脸磕磕巴巴地骂:“你……你少说两句话可能会死。”


敖子逸听了这么没底气的一句一下子就乐了,也不逗他了,放开了宋亚轩,好声好气问:“那我不说了,你给我找个睡觉的地儿,明天我再走行吗?”


宋亚轩受不了敖子逸这么真诚地看着他的眼神,别过头去“嗯”了一声,回屋给人抱了床被子,让他在沙发睡下。


敖子逸嚷嚷两句宋亚轩没有良心,亏他刚才还帮这小孩挡了好几杯酒,连个卧室都不分给自己住。


宋亚轩也觉得挺不好意思,但考虑到敖子逸的身份和李天泽在他这的保密性,还是没把人请进里屋,揪着衣服下摆半天也愣是没能反驳出个所以然。


敖子逸抱着逗着玩的心态,看宋亚轩好像真的很尴尬的样子,以为他是不习惯,赶忙把头往被子里一缩,潇洒地挥了挥手说:“行了行了,大人住大屋,客厅就给我了,你赶紧睡觉去吧。”


宋亚轩听后终于松了口气,如释重负地去卫生间洗漱了。


敖子逸躺下之后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等再睁开眼睛大概已经是后半夜了。他觉得有点渴,撑起身子想去倒水。他怕吵醒宋亚轩,摸着黑轻手轻脚,却发现那人还没睡,卧室的门半掩着,透出一缕微弱的光亮。


好奇驱使敖子逸往前走了两步,透过一条狭窄的门缝,那人背对着自己,正抱着膝盖在床上发呆似的看着手里的什么东西。敖子逸以为是他半夜睡不着正在放空,有点无奈地笑了笑想要回去接着睡,可谁知他刚转身,就听到了一段类似于从录音机里发出来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


“真的没关系吗?马嘉祺那人很贼,我怕他发现账本作假的事……”


马嘉祺,账本作假。


敖子逸听后脚下一顿,后背僵硬地转过身去,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的小小身影。


宋亚轩又像每一个相似的失眠的深夜那样,把录音笔的开关按下,深呼吸一口气。他隐约觉得卧室外好像有什么人,迅速转过头去,却发现门外的那个位置还是一片漆黑。


隔着一道门,敖子逸把背紧紧靠在墙上,神色冷峻,眼睛里闪过一丝晦涩的颜色。




到了老宅已是深夜,李天泽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把马嘉祺整个人都裹进被子里,自己去卫生间洗凉毛巾。


他不在的这些时日里,老宅几乎没怎么打理过,但是可以看得出来,马嘉祺故意保留着李天泽之前用过的东西,就连牙筒这种东西都没挪动过地方。老宅毕竟也是李天泽和马嘉祺短暂温存过的“家”,这里的每一处李天泽都曾细心打理过,说没有感情是假的,所以从他刚才进屋开始就产生了一种很强烈的思念,也不知道是思念房子,还是思念这座房子的主人。


李天泽把毛巾洗好,不太熟练地端了一盆水进屋,把男人身上的被子掀开,拿起毛巾给马嘉祺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马嘉祺现在很热,浑身上下都像是被扔进了火海,可偏偏两只手又很凉,身上又不停地冒着冷汗,整个人都处于无意识的昏睡状态。李天泽看他已经睡熟,终于肯卸下那身硬邦邦的防备,拿起毛巾耐心地给马嘉祺擦拭,从额头到英挺的鼻梁,绕过眉角又擦到男人刀锋一样凌厉的下巴。


李天泽解开马嘉祺的衬衫,脱下后给他擦拭胸口和肩膀,擦到左肩膀那道隐秘的伤疤时,他禁不住放轻了手上的力道,心头忽然翻涌上一阵酸涩,猝不及防闷得他胸口疼。


面前这个距离他不过十公分的男人,明明离自己这样近,可他却无论怎样辗转反侧,怎样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勾勒对方的面容,怎样放下所有自尊与铠甲与他同床共寝耳鬓厮磨,也无法真正触碰到这个人分毫。


李天泽用手指轻轻抚摸过那道曲折凹凸不平的刀疤,缓缓移动到心口的位置,接着小心翼翼的把手掌覆盖上去。


“让我看看你的心。”


他轻声开口,落寞的声音孤零零飘散在昏暗的房间中,像是一出黑白默片忽然有了旁白。


马嘉祺,我不要那些不值一提的自尊了,那些四处散落逃窜,屈指难握的温情,再让我看一看吧,好吗。


李天泽的眼角突然渗出了一丝泪水,他迅速把头埋下去,眼泪打湿了马嘉祺的手臂。


一片泪眼朦胧中,李天泽感受到有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后背。他抬起头,看到马嘉祺正望着自己,眼睛里依旧是他看不懂的颜色。接着,马嘉祺忽然捧起李天泽的脸,用指腹轻轻擦去了男孩脸上的泪水,轻轻拉他的耳朵贴到了胸口处的位置。


“天泽,你听听我的心。”男人声音沙哑地缓缓开口。


“它说我很爱你啊。”





                                                                                                                    -tbc-


————————————

七折终于快要破冰了我长舒一口气!!

(以及大家放心你们逸轩真的很有戏。)





评论(63)

热度(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