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围困俱乐部11.

引入新鲜血液


BGM:《Ain't Shit Change》



11.


李天泽说完那句话后,两个人陡然都生出了一股不可抑制的无力感。


良久,直到桥头凛凛而过的风把脸吹得发麻,马嘉祺才有些疲惫地开口:“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呢。”


男孩一直在发呆,听了以后兀自笑了一下。


“因为我们是同类。”李天泽走近一步,把手贴上男人的左胸口,缓缓说道。


“我知道我足够自私,”李天泽说,“但你,马嘉祺,你还要比我足足自私上百倍、千倍。”


“你知道怎样在危机来临时权衡、考量,用你的那些聪明才智和自以为是的理性去迅速分清利弊。”李天泽直视着马嘉祺那双在墨色中的眼睛一字一顿,“你以为你只要掌控得好,占有的牢靠,你就永远不会被人背叛,更永远不会失去。”


男孩脸近在咫尺,浸泡在夜色里如同一张边角粗糙的噪点相片。


“可我不想被你掌控,”李天泽说,“也不想成为你心中权衡的那个‘利弊’。”


李天泽把手从男人的胸口放下,“更不想被你当做一个你的所属品,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占有。”


“我不是所属品。”


最后这句的尾音有点颤抖,像是被十二月的风吹鼓的一面旗帜。


马嘉祺听后做了一个深呼吸,抬手揉了揉眉心,却没能措辞出一个回应。


他承认他刚开始把事情想得太简单,或者说是太过理想化。他以为他可以安抚好他面前的男孩,他以为对方可以配合自己、或者是信任自己,按照他铺好的轨道平稳的在原地等他处理好一切大大小小的麻烦事。


但马嘉祺忘了,他面前的人,是李天泽。


是敏感过度,也是独立过度的李天泽。


他可以容忍幼年时经历的一切不堪而拼命发奋逃离、可以容忍相恋四年的男友在他面前劈腿却不做出任何挽留与失态、可以容忍腥风血雨的职场上人们像羊群一样抱团站队而他独身一人与己为伍。他可以容忍让自己孤独,因为他不想被糟糕的家庭环境控制、不想被失掉了颜色的爱情控制、不想被鱼目混杂的人际交往关系控制、不想被一切谋划以内的勾心斗角控制。


而这一切,都是来源于他内心深处极度匮乏的安全感。所以他才不让自己成为任何一段关系的所属品,以免最后入戏太深难以逃离。


马嘉祺此时此刻站在男孩的对面,猛然明白了过来。


——李天泽不是他的,李天泽是自由的。


他触了不该触碰的逆鳞,更犯了对方的大禁。当那孩子小心翼翼从厚重的壳子出来,刚想鼓起勇气对这段也许会令他感到不安和压抑的关系做出一个亲昵的标记时,自己却用刀亲手狠狠砍断了那两根柔弱的触角。


“天泽,对不起,对不起。”


马嘉祺连着说了两次抱歉,却让李天泽觉得苍白,在他看来,这一切仿佛都是他自己自讨苦吃的一出闹剧。


他不是没想过牺牲。他想过不顾一切信任、不顾一切投入马嘉祺的怀抱、不顾一切将自己交付出去哪怕成为一个所属品,但当他亲眼看到马嘉祺伸手搂住女人的腰,偏过头去吻她的嘴唇,对自己露出那样疏离又冷漠的神情时,那些蓄积起来貌似坚固庞大的决心全被汹涌而来的不安与无措轰然催垮,他像个狼狈的逃兵,第一次觉得一切是那么无望而荒唐。


他知道马嘉祺想解释什么,他甚至愿意相信对方是真的“爱”自己,他也明白他现在只需要做出一个让步,安慰自己说没什么的,逢场作戏过后那个人爱的还是你,你不需要斤斤计较。


——可他就是斤斤计较。


他要的是纯粹的爱、是“Private only”、是让他可以把自己完完全全交付出去、心甘情愿成为一个“所属品”的私有二人世界、而这一切,面前的这个人恰恰给不了他。


李天泽抬起眼睛缓慢的将目光锁定在马嘉祺的手腕上,那条银色的手链还是被那人掩埋在袖口里,只露出短短的一截。


就像他们俩的感情,也只能露出这短短一截。


李天泽转身走了,没有对那两声“对不起”回应一句。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或许是他觉得回应了就像在变相的告别。


还是不想告别的吧。李天泽感受到被冷风激出的生理泪水在眼眶中迅速聚集,有些模糊的想。


没出息,只知道跑。下一秒他在心里很小声的骂了一句,却闭着眼睛带出很大一声叹气。


马嘉祺在看到李天泽转身的那一刻本能地想去拽住他的胳膊,却在伸出手臂的前一秒犹豫了。他把手臂收回去,眼睁睁看着那个瘦小却挺得直直的背影在一片灯火的铺陈中渐行渐远。


他知道他自己带给男孩太多不确定和不安全感了,就算自己真的拽住了他,也拽不住他躲避自己的心。


马嘉祺站在原地,目送着李天泽,心中五味杂陈。


直到那个人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夜色中,马嘉祺才转身抄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三爷,明天给你接风洗尘。”


——他等不及了,不论是为了什么,他都知道他现在不能再让李天泽逃跑,他现在需要迅速处理好这一切不安因素。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叮咣的声响,听起来像是在翻动什么,接电话的人听起来现在很是匆忙。“哎呦,马大先生亲自给我排宴?”


“那是,兄弟回来必须亲自。”马嘉祺听了那人多年未变的滑头怪腔还是忍不住勾唇。


听了这话,电话那头的男人发出一阵爽朗而低沉的笑声,听起来漫不经心又桀骜不驯:“得了,别绕圈子了。说吧,什么事儿?”


听到人这样说,马嘉祺也索性不再温吞,直截了当地说:“给我查周国生。”


男人的面色冷下来,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冽。


“我怀疑他在搞走私。”




夜晚的江水被一片黑浸染成密不透风的流动镜面,李天泽在放完狠话后转过身却走得磕磕绊绊。步子时快时慢,李天泽自己也搞不清他到底在犹豫什么。


或许他在想,马嘉祺会追上来。


但是没有。


李天泽保持着不瘟不火的速度慢慢挪了很久,也没能等到那个追上来的人。


直到夜色愈发浓重,等到他可以安心地回头看一眼后面时那个刚刚两人站在一起的桥头时,发现那处早就被暗夜毫不留情地吞噬了,黑压压一片,连个人影都不见。


还是走了啊。他扯了扯嘴角。


李天泽用了一分钟捋清了他自己现在的处境。


——刨去那些实实在在压在心头上的儿女情长,他悲哀的发现,自己现在无处可去。


东西全在马嘉祺那儿,去什么去。


李天泽迎风走着走着突然骂了句“靠”,肩膀一松,整个人都泄了气。


瞎搞的后果就是要承担死要面子活受罪带来的一切恶果,李天泽第一次这么痛恨他这当断不断的性格。


抓着刘海看着江水呆了一会儿,李天泽慢吞吞掏出手机,从电话页里翻翻找找,终于选定拨了一个过去。


“亚轩,睡了吗?”李天泽有点拘谨地问。


“嗯……嗯?天泽?”那头宋亚轩明显是睡了一会儿了,接的有点晚,反应也不怎么快,听声音整个人都处于一个懵状态里。


几乎从来没有麻烦过别人的李天泽一下子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开口也开始磕巴起来:“那个,那个就是我……我今晚能不能……能不能去你家住一晚……”


那头又愣了一会儿,半天没动静。李天泽觉得不妙,掐着眉头数一二三。


终于,宋亚轩那头大概是反射弧倒完了,又过了一会儿,李天泽觉得他自己耳朵都要被那头传来的高分贝炸掉了。


“真的吗天泽?!你真的要来我家住吗?!哇太好了太好了你来吧你来吧我一个人都要无聊死了!!”


“……”李天泽被轰地沉默了一会儿,第一次觉得有宋亚轩这样一个朋友或许是个罪过。


按照宋亚轩传给他的地址,李天泽缩着肩膀在寒风中打了五分钟车,又被司机七拐八拐绕了一路才到达目的地,一路上还差点睡过去。一下车李天泽打老远就望见宋亚轩穿着睡衣正在约好的哆哆嗦嗦地方等着自己,心里一时有些暖烘烘的。


“你怎么连件正经衣服都不穿?”李天泽有点无语地看着那人被冻得跳着脚。


“我太着急了嘛!”宋亚轩貌似真的很欢迎李天泽这个大半夜到访的“不速之客”,一路上都乐乐呵呵的。


宋亚轩家不大,不算客厅饭厅和厨卫恰好有两个客房,李天泽就被临时安置在了隔着书房的屋子里。


“天泽你要是冷就自己开暖风哦,我半夜睡觉比较死,大概不能起来帮你调温度。”宋亚轩塞给李天泽一套看起来是新的的棉质睡衣,上面还印着小太阳花。


李天泽顿了顿,还是伸手接了,然后对宋亚轩比了个"OK"。


临睡前李天泽还是没能改掉喜欢在别人家乱逛的老毛病,没忍住去书房溜了一圈儿,看到桌子上摊着一堆文案和画稿,正是他和宋亚轩一起负责的那个圣诞专栏。


“做得怎么样了?”李天泽漫不经心扭过头去问了一句,也当是没话找个话。


“还好吧,最近Vivi那边很忙,我的稿还没来得及拿给她审。”宋亚轩有点苦恼地回。


“别着急,我那边也差不多,进度很慢,被我搞成了个粗制滥造完成版。”李天泽眨眨眼睛,安抚似地开了个玩笑。


那头宋亚轩听了又兴奋起来,东扯西扯地和李天泽又说了不少有关稿子的事情,中间还不乏流露出了一大堆对李天泽之前学过艺术设计和徒步旅行收集素材这类事迹的崇拜,眼睛亮晶晶的,让李天泽也一下子放下了不少防备,两个人坐在地毯上蜷着腿说了不少有的没的。两个人虽然聊得很高兴,可最后还是引到了今晚李天泽为什么要莫名其妙跑到宋亚轩家住一晚这个不得不谈的话题上。


李天泽挺随性,直接说:和男朋友吵架了。


男朋友?宋亚轩听完又懵了。


李天泽没忍住抿了抿嘴,觉得有点害臊,又觉得有点心酸。


什么男朋友,他和马嘉祺现在大概连个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没想到宋亚轩反应过来后却郑重其事的当真了,拉着李天泽的手说,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收留你的,那个渣男什么时候来给你道歉什么时候你才能回去。


看着宋亚轩一本正经的样儿,李天泽还是没崩住“噗嗤”乐了出来,心里想着你嘴里的渣男正是现在桌子上这一堆稿子的直属买单老板,看你到时候还敢不敢这么理直气壮的保我了。


宋亚轩被李天泽这一个笑搞得有点发毛,不自在地摸摸脸,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李天泽站起来拍拍屁股,临走前点了点宋亚轩圆圆的发旋道了句“晚安”就回屋睡了。快要关屋门的时候,宋亚轩忽然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天泽!”


“啊?”李天泽门关一半,赶紧探头出来,心想是这一定是又有什么居家小贴士要告诉自己。


可谁知道宋亚轩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在门口站了半天,脸都憋得有点红了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最后只简单对他说了句“别忘记关空调”就噔噔跑回了屋。


李天泽晃了晃头,觉得宋亚轩这孩子真的挺有趣的。倦意袭来,李天泽卷着被子躺上床,头刚沾上枕头的那一刻,整个人就像是陷入了无边的漩涡,不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马嘉祺开车就直奔市中心机场。


他今天要接的主角正是昨日电话里的那位“三爷”——彼时马嘉祺在洛杉矶最为交好的朋友敖子逸。


敖子逸和马嘉祺不太一样,如果说马嘉祺天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最后被他爹一狠心推去了洛杉矶磨炼了好几年最后子承父业,这敖子逸就是所有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里最与众不同的那个特例。


这人家里虽然也家大业大,可敖子逸他爹却是不搞生意买卖这一块的,相反却是个性情直率暴躁的上等军官。俗话说军队是最大的黑社会,风里来雨里去见识过不少场面,敖子逸他爹自然也不是个袖清的人物。但仗着为人刚硬讲义气,在黑道白道都吃得很开,买卖方面的事情也就略微涉及一点,能吃的不能吃的都能跟着捞上两笔,也算是半个商人了。


敖子逸从小到大都是在他爹那个军队大院滚大的,直到十六岁那年,小少爷突然和他爹请命,说要去国外换换空气活两年。他爹一听就火了,说你在国内还立不住脚儿上不了牌面呢,给我去国外瞎丢什么人。谁成想敖大少爷脾气倔,也不是个服软的老实主儿,第二天二话没说就卷着铺盖跑路直奔洛杉矶,给他爹气得哮喘差点犯了。


说起马嘉祺和敖子逸的第一次见面,还是个比较不体面的方式。因为当时两人在洛杉矶的第一面就因为一点小误会动手打了一架,两个人谁都不是吃素的,拼红了眼睛撕扯半天也没能分出个高低,最后反而是不打不相识、他乡遇故知的惺惺相惜了起来。


这次恰好赶上敖子逸回来,反而倒是能帮马嘉祺一个大忙。


那人一出机场门口就脚下带风地直直奔马嘉祺而来,痞兮兮地勾着嘴,上来就不管不顾地狠狠锤了下马嘉祺的肩膀,一身黑色风衣脸上还架着副墨镜,还真是怎么看怎么都像个风流倜傥的黑社会。


马嘉祺也乐了,伸手过去力道不小的回锤了一下敖子逸的肩膀,权当是俩人许久未见的一个特殊“问候”了。


这一路上敖子逸也没废话,直接问了马嘉祺的事。


“你想从哪开始整?”


“哪都行,关键是得给我找他的把柄。”马嘉祺一边开车一边目不斜视回道。


“把柄?”敖子逸反问了一句,摸了摸下巴,又问:“你怎么知道他和枪火有交染?”


“只是怀疑,”马嘉祺说,“我之前听周静说周国生有一段时间接过一个军方的买卖,但是后来我查却发现没有留下任何交易档案,很蹊跷。”


“况且现在嘉林亏空成这样,”马嘉祺脸色沉下来,“那老家伙八九不离十也是要给我来个大的吧。”



距离圣诞节越来越近,这段时间李天泽还真就没挪地方的一直住在了宋亚轩家里。不是他不害臊,是他真找不到别的地方住。刚开始他也说过要出去找个商务宾馆,可宋亚轩却态度坚决的表示在李天泽和“男朋友冷战”的这段时间他是绝对不会抛弃战友的,并表示要坚决陪李天泽“战斗到最后一刻”,搞得李天泽哭笑不得又不好意思。


哪有什么“最后一刻”,李天泽有点茫然的想。


他和马嘉祺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大概那人已经放下了最后一点对他占有欲作祟的“执念”,专心致志走他的阳关路去了。




Zara和嘉林的合作即将在圣诞节这几天正式交工,不单是李天泽和宋亚轩他们俩的专栏,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联姻项目需要两个企业各自的负责人安排、审阅,马嘉祺忙的不可开交,再加上私下又一直在和敖子逸研究那笔嘉林里不翼而飞的巨款,每天都睡得很晚,睡眠质量也很差,常常睡不安稳。


那天晚上,马嘉祺下了班后一个人在老宅睡住,夜晚却做了一个让他恐慌的梦。


梦里,他跻身于黑压压的人群中被推搡着,周围的人们嘈杂混乱地议论着空中的什么东西,马嘉祺抬起眼睛望见灰蒙蒙的一片天空上突兀地立着一个巨型烟囱,而那烟囱顶上正颤颤巍巍站着一个人。马嘉祺定睛一看,发现那人竟然是李天泽。


梦里的男孩无助地站在高高的烟囱尖上,眼睛直直地看向马嘉祺的方向,绝望地一遍又一遍对他说张着嘴重复着什么,可在人群中拥挤着的马嘉祺怎样努力也听不清,更看不清他唇语的形状。


最后,那根烟囱轰然倒下,梦里的李天泽像一只陡然张开了翅膀的鸟,狠狠摔了下去。直到他即将坠落,马嘉祺才终于看清李天泽倾尽全力要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救我。”


马嘉祺瞬间惊醒,坐起来大口喘着气。


他划开手机,凌晨三点十分。


手机通知栏最顶部是Victoria一个小时前发来的信息:“先生,明天李总邀请您和天泽先生一起参加一个夜间聚会,您去吗?”


马嘉祺顿时头痛起来,闭起眼睛揉了揉太阳穴,满脑袋都是刚刚梦里男孩那双盈满了泪水的眼睛和绝望的脸。


                                                                                                                             -tbc-


————————————

是的,今天起围困迎来了第二对cp,你们逸轩。

临时加预告:【12开车】

我也知道猝不及防但朋友们你们开心吗?!!开心对不对!!

评论(74)

热度(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