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围困俱乐部10.

“根本不存在出路,只存在幻想。”


BGM:《We Are Not Supposed To Be Lovers》



10.


酒会上,马嘉祺搂着女人的手开始渐渐松力,直到他看到李天泽那个瘦小的背影完全消失在了那个金色雕花门框通往的漆黑的通道里,他才终于彻彻底底将手移下来,动作不作一丝留恋。


女人察觉到腰间那处热源的移走,有些不甘心的在身后又拽住了马嘉祺的手,动作颇有点破釜沉舟的气势。


“嘉祺,”女人唤他的名字,努力调整表情道:“我听舅舅说公司资金方面出了很大的纰漏,这事和你有关?”


马嘉祺撤回一半的手臂并没有被女人殷切的拉扯阻碍,利落地抽了回去,接着将手揣进藏蓝色西装的裤袋,俯身在女人耳边冷冷地说:“当然和我无关。不过你应该去问你舅舅,而不是来问我。”


周静吃了瘪,脸上有点挂不住,可还是不折不挠地挽住马嘉祺的手,像一块粘人的牛皮糖。马嘉祺不动声色抬手掩了掩鼻尖,女人身上人工香水的味道让他忍不住蹙起眉。


“哈哈,嘉祺啊,你还是老样子。”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的李森顺着李天泽刚才出去的方向望了一眼,阴阳怪气地调笑道。


马嘉祺抬了抬头,挑了下眉毛,也笑回道:“舅舅也是,还是老样子。”趁男人没反应过来的当空儿,马嘉祺左手的香槟“叮咚”一声碰上了李森右手的高脚杯。


高大的男人俯身过去,在李森耳边面无表情冷冷说道:“尤其是你这狗改不了吃屎的毛病,我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扳回来?”


李森的脸一下子僵了,马嘉祺这句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好能让在香槟桌附近的人都听到。他恼羞成怒地横起眉,在马嘉祺耳边冷哼了一声,说:“你以为你能斗得过我?你自己清楚你在我这里有多少把柄。”


“哦?”男人歪了歪头,故作困惑地皱了皱眉,声音低沉地问道:“什么把柄?就凭你那几张造假的支票账单?”


“当然不只那几张账单。”沙发上的男人笑起来,眼角堆起层层叠叠的纹。“可别忘了,你的小情人现在在我的手下,那孩子叫什么来着?哦,对……李天泽?”


在李森说出那个三个字后,他面前的男人的眼睛陡然变得冰冷起来。马嘉祺沉着脸,托着高脚杯的手指猛然发力,几乎要把那樽透明玻璃捏碎。


“我和他没什么大关系,你犯不着对一个小小的编辑大动干戈。”马嘉祺冷声说道,眉头拧成一团。


“我没说要把他怎么样,这么紧张干什么?”男人老奸巨猾地笑了笑,肥胖的脸上尽是令人作呕的油腻笑容。


马嘉祺懒得理他,辗过皮鞋转身就走,脚下丝毫不拖沓,直奔酒会大厅水晶吊灯正中央下方那条长桌。


舆论的主角突然出现在了整个场所最显眼的地方,所有人的目光都迅速向高台上的男人聚集。这眼光里有疑惑,也有不屑,而大多数人脸上表现出来的还是愤懑怨恨、唯恐自己失利的狐疑神色。


商界如丛林法则,今天来到这里给马嘉祺过这个生日的,自然没有一个吃素的。


——男人是一定要给那巨大的财政黑洞一个合理的解释不可。


“感谢今天来嘉林赏光参加晚宴的各位,马某款待不周,还请见谅。”马嘉祺开口,说出的话却是不痛不痒的场面话,好似下面那些虎视眈眈的眼神都是扑了空的激光弹,他神色坦然淡定,锋利的眉舒展着,仿佛此刻眼下这一切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关于最近嘉林内部的风言风语,我近日来时刻反省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得出了纰漏。”男人明是刀枪不入山水不露,偏偏这番自谦的话在他嘴里说出,生生多了分十拿九稳的傲气来。


“我自认还算勤勉,”马嘉祺笑道,“不知是哪处招了小人,非要给我马某人添堵。”


马嘉祺说这句话时双眼自动在台下的面孔中淡淡扫视了一圈,却发现今日除了李森和周静,周国生并没有来。


“这次资金的问题带给诸位的困扰,我深感抱歉,对公司内部的叛徒——”马嘉祺将目光收回来,稳稳定在李森身上。“我也绝不会手软。”男人轻吐出这句话,直白而冷漠的神色让他整个人顿时生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一时台下竟无人敢应声。



马嘉祺说完这番话便不紧不慢走下了台,周静走过来想拉他的手,却被他不动声色避过了。男人抬手将领子上的有些发紧的温莎结扯了扯,动作牵动了手腕处的银色手链,他忍不住微微皱了眉——身旁的女人当真没有那个小不点系得来。


酒会流程繁琐而无趣,在马嘉祺讲话这个小爆点被引燃后,全场陷入了一种微妙的气氛中。不了解马嘉祺的人也都知道他做事有分寸,可了解他的就知道事情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了。


——了解他的人,听了他最后那番话里明显的威胁的意味,后背都纷纷冒了层冷汗。


马嘉祺是真的动了怒,才会把一向处理事情的方式直接用他那张温润谦和的皮囊显现出来,而不加任何修饰。


绝不会手软——这看似不是他的作风,可又实实在在让所有人都为这句话捏了一把冷汗。


但只除了一个人。


酒会上在角落的沙发里坐着的男人抬手摸了摸粗糙的下巴,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个微笑。


周国生眯着眼睛吸了一口手里夹着的雪茄,缓缓吐出的烟雾模糊了不远处马嘉祺挺拔的黑色背影。


总算是激怒你了,小野狼。一个声音在男人心底悠然响起。



酒会快要进行到尾声,嘉林五楼走廊尽头的卫生间里,宋亚轩正把头埋进水池里用水扑着脸,可不管怎么挽救,他那张看起来有些稚嫩的脸还是红彤彤的,左胸膛的心脏更是“咚咚”狂跳个不停。


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这个小孩发誓他不会再随便乱闯。


——比如在去找香槟的路上偶然撞进了天台,还好死不死把自己的女老板和对方旧情人见不得天日的谋划听了个一清二楚。


宋亚轩伸手抹了一把脸,对着大大的圆边镜子瞪大眼睛使劲儿提了一口气,再压下时胸腔里却陡然升起一股焦虑。现在事实就摆在他眼前:


这段时间公司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嘉林资金亏空事件,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和一个对方合作公司一个年过半百的老男人一手策划的。


所以彼时宋亚轩几乎是本能反应过来,迅速退到了楼梯的另一侧,把手伸进衣兜,手指摁下了录音笔的按钮。也许是真的出于本能,又也许是他觉得这些见不得人的事需要有一个人来揭发——


但如果可以,他多想那个人永远都不是自己。


宋亚轩对着镜子欲哭无泪。


Zara和嘉林的利益关系,他就是再迟钝也不至于什么都不明白,现在这种情况,除了他不说,大概没有一个人会知道真相。如果自己要说,和谁说?宋亚轩脑海里飞速闪过一张又一张脸。


好像都不行。他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


除非自己是不想干了,不然他没有任何立场去揭发自己的老板,把Zara推上风口浪尖。


乱七八糟思考了一番后,他又深呼吸了一次,脚底发飘地走出了卫生间。



酒会结束已是半夜,马嘉祺无视掉周静明显的挽留意味,搪塞了一个理由便急匆匆从后门往外赶。地下停车场内Victoria已经等候多时,见到自家老板的眼色,上前在男人耳边小声报备道:“天泽先生已经走了。”


Victoria不了解今晚酒会的内容,并不知道李天泽受了难堪,此刻和马嘉祺说这些,也只当是为了让他放心、不必担心二人身份关系被曝光的问题而已。


马嘉祺听后脚下一顿,开口问:“去哪儿了?”


“我也不清楚,我派人要送他,但他坚决不肯,一个人走了。”Victoria回道。


马嘉祺心中一沉。


他知道李天泽现在一定非常不想见到自己,而且即使是见到了,以现在这种局面,他也不能向男孩透露任何。


李森今日的威胁很明显是冲着马嘉祺来的,可当靶子的却是李天泽,这让他不得不谨慎。莫不说他今日对他这样冷淡,就是以后,大抵马嘉祺也不能和男孩过于频繁的联系和交往。他身旁处处都是想拉他下水的人派的眼线,就算他自己一意孤行不肯妥协,也绝对不能拿李天泽来开玩笑。


马嘉祺没说话,径自坐进了黑色轿车里。


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李天泽再和自己怄气,晚上也一定要有个睡觉的地方吧,马嘉祺启动车子时想。可等他回了那栋偌大的房子,打开门却发现没有任何人回来过的迹象。屋里静悄悄的,男人的心头莫名燃上一股烦躁不安。


“你在哪里?”马嘉祺给李天泽拨了三次电话才打通,而接通后对方却没说话,只有电话那头传来的电子乐的嘈杂声交织着嗡嗡作响,震得马嘉祺耳朵疼。


“李天泽,你在哪儿?”男人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却听到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个外国男人的声音:“Hey,Tenzo!Come here!”接着,马嘉祺听到了一声笑,明显是醉酒了的,连音调都变得粘稠了的笑声。


那笑声他再熟悉不过了。


——那是李天泽的笑声。


马嘉祺的身子一下子像被钉住了一般,手里死死攥着手机,开口的声音里夹杂了怒气:“李天泽!你给我说话,不许乱来!”


电话陡然被挂断,“嘟”地一声,干脆而彻底,把男人的尾音生生隔绝在了空气中。


马嘉祺深呼吸一口气,扯了扯领子,转身冲出了门。



马嘉祺一路把车开得飞速,等赶到酒吧时已经接近午夜。


冬天的夜晚寒冷而干燥,男人阴沉着脸,推开了酒吧的门,瞬间被热浪席卷了全身。他脚步匆匆地从拥挤潮湿的人群里穿过,寻找着李天泽的方位。


酒吧里光线很暗,又正值午夜,此刻被各色乍眼而又暧昧的灯光笼罩着,有种说不出的萎靡气息。马嘉祺不动声色抿起唇躲过身旁一双双喝醉了神志不清伸过来的手,漆黑如墨的眼睛直直搜寻着李天泽的方位。


酒吧角落里正有一桌在玩游戏,貌似是谁赢了,此刻突然爆发出一阵刺耳的欢呼声和口哨声。


马嘉祺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一眼便认出了那个黑色的发旋。就在他把目光锁定后,角落里的人也同时回过头来,直白地承接了他的目光。


李天泽用湿漉漉的眼睛看了马嘉祺一会儿,那眼神很平静,可又好似过于深刻,在这个欲望交织的场所里像一颗深水炸弹,猝不及防投进了此刻距离他几米开外的男人眼中。


接着,李天泽回过头去,抬起胳膊搂住一个金色头发的外国男人的脖子,径直吻了上去。


人群再次疯了一样爆发出一阵欢呼,人们口中“Snaker kiss”的起哄声此起彼伏,party气氛似乎被李天泽这个吻推向了最高点。


马嘉祺在看到李天泽的这个举动后顿时暴怒,看着那个此刻正与别的男人紧贴的亲密无间的瘦小背影,他咬着牙,紧紧攥起拳头,几乎想要把那个抱着李天泽的男人撕碎。


马嘉祺冲上去一把拉过李天泽的胳膊,接着一拳狠狠揍上了那个外国男人的颧骨。正在接吻的男人结结实实地吃了一下痛,顿时“嗷”地一声捂住了脸,表情狰狞,嘴里骂骂咧咧了好几句“Fuck”。


“He's mine.”马嘉祺将李天泽拉到一边,冷冷地抛出一句,却让此刻迷迷糊糊坐着的李天泽笑出了声。


“Are you my boyfriend?”他忽然仰起脸,笑着问道。


光线昏暗,马嘉祺看不清男孩眼睛里的神色。


“对不起。”马嘉祺愧疚地低下身子,想抱住李天泽的肩膀,可谁料却被挣了过去。那拒绝的意味太过明显,一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尴尬。


“别闹了行吗,跟我回去。”马嘉祺放软了语调,在李天泽耳边哄劝着,可没想到话音刚落,男孩就“唰”地一下起了身,胳膊也自然地挽上了马嘉祺的手臂。


“好啊。”他笑吟吟地回道。


这下马嘉祺终于看清楚了,李天泽的脸此刻距离他不过十公分的距离,大大地扯着嘴角,眼睛里却布满了寒冰。


“反正不都是玩玩吗。”接着,他听见男孩这样说。


马嘉祺瞬间僵硬了后背。


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了几秒,最后男人拖着脚步打晃的男孩出了酒吧的门。


酒吧外不远就是一座大桥,夜晚的风很大,李天泽一出门就被冻得打了个冷战,可他还是毅然决然放开了身旁男人的手臂。


“天泽,你听我解释。”马嘉祺一把拽住李天泽的胳膊,强迫着人把脸转过来面向他。


“好,解释。”李天泽面无表情地任他拉扯,语气平静,可两只大大的眼睛里却是掩不住的难过。


“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马嘉祺有些急地说,“但是你相信我,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现在这种局面,我们两个的关系公开后对你没有好处。”


“我们两个的关系?”李天泽直直地盯着马嘉祺的脸,冷笑着问了一句。


“对啊……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啊。”他自说自话般偏过脸去,语气里带着嘲讽的悲怆。


马嘉祺伸出手去想触碰男孩的脸,却被李天泽受了惊般猛地挣脱开,接着左半边脸就被猛地扇了一掌。


马嘉祺被他这一掌扇得心甘情愿,只是偏了偏头,接着又转过来,不折不挠地盯着李天泽,只盼他能解了气不再误会自己。


可接下来,李天泽却缓慢开口道:“你哪里是为了我好,马嘉祺。”


风很大,吹得马嘉祺眼前的男孩细碎的额发乱糟糟,遮住了大半眼睛。


“你明明就是为了自己,不是吗?”


李天泽语气很轻,却像是一记重拳狠狠砸在了男人的心上。


马嘉祺想要抚上李天泽耳侧的手就那样僵硬在了半空中。


“我会以后和你慢慢解释,好吗?”


马嘉祺放慢了语速,只希望现在眼前的男孩能收起一身硬刺。


——扎得他太痛了。

 

“不用了。”李天泽缓慢又艰难地扯出一个笑脸。


“当时没有解释的,现在也不需要了。”他疲惫地说,眼底尽是支离破碎。


午夜时分终于来临,距离大桥不远处立着的巨型灯塔上的时钟“当”地一声,霎时灯塔周身散发出五光十色而又璀璨的光线。


就在这一刻,马嘉祺看到,他面前人的眼底,有什么东西猝然熄灭了。

                                                           

                                                                                                                               -tbc-


——————————

最近真的忙哭,大家多担待。【不要催我好吗QAQ

评论(60)

热度(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