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围困俱乐部8.

放心这章也甜


BGM:《Bosco》




8.


李天泽在马嘉祺面前很少表露感情,说过的情话更是少之又少,刚才那真是实属难得的一次,于是在李天泽说完那句话的下一秒,一向自诩淡定的马嘉祺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脸红了。


李天泽在一旁瞅着觉得不太对劲,上去掰了一把他的肩膀,马嘉祺咳嗽了一声没理,转身接着走路,耳朵却隐隐发红。


“哇塞马嘉祺。”李天泽扣着个毛线帽在原地面无表情了两秒,突然低低喊了一声,语气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听得在前方假装若无其事的男人脑袋疼。


“哇塞哇塞你居然害羞了?!”李天泽蹦起来,毛线帽上缝着的猫耳朵都跟着上下抖了两抖,接着他对马嘉祺挺拔的背影和急匆匆的步子吼了一句。


男人没吭声,脚下没停,头却不自在地往一旁偏了偏,看起来像是在掩饰什么一样心虚。


李天泽还在原地兴奋得不得了,骨碌了两圈大眼睛,忽然扯起脖子对着马嘉祺的方向:“可我就是想啊,每天都想,巴不得天天都要见到我们嘉祺,我怎么这么喜欢我们嘉祺?”


接着李天泽三步两步蹦到马嘉祺面前,垫着小碎步倒着走起来,像是找到了新的调戏他的方法,嘴里连珠炮似的念叨个没完,什么“我们嘉祺怎么这么帅”之类的一边念还一边要和别着头不看他的马嘉祺对视,脚底下走得磕磕绊绊的,巴掌大的小脸上还挂着一副求互动的期待神情,搞得最后马嘉祺实在是忍不住停下了步子,回过头来十分无奈地看着他眼前上蹿下跳的李天泽。


“怎么不走了?”李天泽见人终于停了下来,两只葡萄眼顿时亮得发光,小嘴又开始一刻不停地揶揄起来:“小马,你这个人这么容易心虚可不好,以后可是要吃亏的。”李天泽捏着鼻子细声细气地“教导”眼前比他高了一个头的马嘉祺,晃来晃去的像个晴天娃娃,还假装很正经地皱起眉,表情和他现在这一身卡哇伊行头严重不符。


马嘉祺停住步子,直直盯着在他面前挤眉弄眼的人,突然就乐了。


“你笑什么?”李天泽还没脱戏,不满瞪道。


马嘉祺不说话,偏过头去还只是笑,这回连两颗虎牙都露了出来,下颌线扯出一个锋利的弧度。


李天泽被他这个笑搞得心里发毛,大概是也察觉到了自己刚才的幼稚行径有点丢人,吸了吸鼻子,忽然有点蔫吧地对马嘉祺说:“喂,你笑什么笑,别笑了。”


马嘉祺这回终于绷不住了,看着眼前男孩欲怒还羞的一张小脸实在是被可爱到不行,俯下身去亲了亲眼前嘟着嘴的人的小巧鼻头,有点无奈地叹气说,怎么办啊,我怎么喜欢上了你这么一个小朋友呢。


李天泽被他这一下亲得肩膀一缩,刚才那点揶揄人的底气没了一大半,本来紧贴着马嘉祺的身子赶紧往后退了老远,从羽绒大衣袖子里费劲地伸出手揉了揉刚才被马嘉祺亲得痒痒的鼻尖,心虚地小声咕哝着“谁是小朋友了”。


“当然是你了。”马嘉祺不紧不慢答道。


“我是心虚,可吃亏的怎么能是我呢?”马嘉祺不依不饶地又凑上李天泽冰凉的鼻尖补亲了一口,这回还坏心眼地把嘴唇往下滑,用虎牙磨了下李天泽的上唇瓣,拉扯出了点色情的味道。“要不回家试试看吃亏的是谁?”


李天泽一听,瞬间噤了声,转过身子去一板一眼地走起了路,心里却骂了无数句马嘉祺大淫魔。


“不是刚才还说喜欢我吗,现在跑那么远?”男人跟在他身后不紧不慢地走,扯起嘴角懒洋洋地问道。


“不喜欢了!拜拜了您嘞!”李天泽在前面背对着他挥了挥手,脚下又拌蒜似的加紧走了两步,好像马嘉祺是匹大灰狼,会随时扑上来吃了他一样。


马嘉祺在后面看着男孩帽子上翘着两只猫耳朵还一边踢脚一边摆着手臂不好好走路的样子,突然心情好到不行。


别扭死了啊,小家伙。



Zara和嘉林的合作在年底就要拉开帷幕,两家公司的高层都很忙碌,马嘉祺这头更是抽不开身,巴不得成天长到公司里。说是一把手,可大事小事真落实到实处又免不了他挨个审批文件,李森那边偶尔又要搞两个幺蛾子出来,马嘉祺明里暗里总要派人紧盯着。公司里大会小会更是一个接一个,每天男人早上一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给助理Victoria交代一天的任务,搞得李天泽每次睡眼惺忪窝在他怀里都很不满意。


李天泽这边当然也不怎么轻松,杂志的招标会过去之后更是忙得他就差给后背插两个翅膀上去了。年底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写圣诞节专栏,张薇给他和宋亚轩下派了两个专栏的稿文,前前后后的排版算过来有足足六页,这在一本时尚杂志里可是不小的分量,李天泽不敢怠慢,成天拽着宋亚轩东奔西跑在各大秀场采集信息收览图片,难得的把身上那点懒散劲儿收敛了,每天安安分分打卡上班,倒是被张薇多夸了好几句终于有心。就是这一忙起来李天泽又瘦了不少,下巴尖尖的,看着有点憔悴,每天晚上回到家被马嘉祺卷进被窝里亲着亲着总要上手去捏两把,也不说话,眼里却写着心疼。


自从李天泽住进老宅以后,马嘉祺就很少再回市中心那个家了。一是实在没什么好回,二是马嘉祺总想着多陪陪李天泽,怕他一个人在老宅太过孤单。李天泽在老宅住了也快两个月了,成天上班下班全是马嘉祺的那辆黑色宝马接送,Zara自从和嘉林合作以后就单独分配出一个工作地点供两方的工作人员办公,李天泽也被划分了进去,所以每次马嘉祺开车送他到办公楼下时总不免有两个公司的员工小姑娘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议论两句,搞得李天泽有一种自己被马嘉祺包养了的错觉。李天泽跟他说了好几回这件事,表示他自己开车去上班完全可以,马嘉祺却一点也没听进去,一句话就给他怼回来了。


“你平时连走个路都能撞墙,我能放心让你开车?”


李天泽听了一下子特别气,他怎么说也是个生活能自理的成年人,马嘉祺这是把他当弱智儿童养呢?于是当下他就非常不服气地反驳道:“我那是在想事情,灵感来了ok?”


马嘉祺正弯下腰给他系鞋带,头都没抬就回了句不ok,李天泽一下子欲哭无泪,心想马嘉祺这人怎么这样啊,一点人身自由都不给他留。马嘉祺蹲在玄关口,帮他把鞋带扣系好,又弯起两根手指紧了紧,身子却没站起来,直起后背拽了拽李天泽袖口,抬起头挑了下眉,问:怎么,不愿意坐我的车?


李天泽叹了口气,被蹲下身子西装革履给自己系着鞋带的人一个挑眉弄得又没了骨气,弯下腰亲了一口马嘉祺的侧脸,不怎么清楚地小声说了句,我愿意还不行吗。马嘉祺顺势捞过他的后脑勺,在封上他的嘴之前笑着说:“我们宝宝太没有原则了。”


李天泽被他亲得迷迷糊糊的,听了以后也只是象征性地用手捶了他肩膀两下,但动作没什么力度,在对方接收过去也全变成软绵绵的撒娇调情了。


两个人虽忙,可该有的年轻人之间庆祝的仪式总是要有的。临近圣诞节的前几天正好快到马嘉祺生日,李天泽虽然成天被催稿弄得昏头涨脑,心里却一点都没忘,甚至把这事记到了手机备忘录里,可却迷迷糊糊的忘了分类,把这一条和他那一堆工作提醒记到了一起。


有一天晚上李天泽靠在床头抱着笔记本电脑写稿子,写着写着头就偏到了马嘉祺的肩膀上。


马嘉祺正准备着第二天的企划案,察觉到肩头上的重量,一转头就看见自家小猫睡得不省人事,有点无奈又心疼地用手拖着李天泽的头带到了枕头上,刚想给他盖上被子,却发现人怀里还抱着个手机。


马嘉祺伸手去把还亮着屏的手机抽了出来,看见屏幕上赫然显示着的一串花体粉红色小字‘1212,祺祺生日’,在备忘录列表各大英文法文的一长串时尚品牌名字里显得分外突兀,于是男人几乎是一下子就笑出了声。


祺祺是什么啊。


马嘉祺对自己在李天泽手机里的称呼有些无奈,心里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


李天泽平时和他在一起时大多数时间都保持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矜持,不是身体或者语言上的亲密可以轻易能打破的那种,李天泽不说,马嘉祺心里也明白这是他自我保护的一道屏障,是心底存着的患得患失的隐根。一个人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防备没那么容易卸下,李天泽又是个敏感的性子,所以马嘉祺也从未心急过他的慢热,只当他还在试探自己,日子积累下来就愈发地对他好,巴不得每天都捧在手心里看着护着才放心。


可今天一看,马嘉祺又觉得他好像离打破两个人之间的那道屏障又近了一步,他觉得欣慰,更多的是珍惜。因为李天泽终于肯从他自己蓄积起的那个自我保护的小窝里探出头来,学着示好又有些生硬地用额角蹭他的手心,小心翼翼的敛收他们二人彼此之间独有的那份温存,尽管动作看起来有些慢吞吞,可实际上却是分外勇敢地迈出了一步又一步。


——马嘉祺又怎么会察觉不出呢。


马嘉祺虽看起来是个温柔的人,可在商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当初少年时的圆润也早被砍磨成了隐藏在各处的尖锐棱角,再多的温柔也都化作了浮于表面上的面具和利剑,骨子里还是实打实的冷。可李天泽不同,他虽表面上看起来处处尖锐、嘴上句句不肯给人留情,实际上却像一颗外皮坚硬内里柔软的水果糖,不曾尝过的人觉得硌牙而退避三舍,而真正走进了他的心、品味过那份香甜和天真的人又觉得不能自拔。


就是这样两个表里不一又浑身泥泞的人,像是尘世埃埃里两株各自肆意生长的野性绿植,意外的羁绊住了彼此。


马嘉祺把手机锁屏悄悄关上,假装没有看到男孩为他蓄起的这份隐秘的小心思,俯下身子轻轻在熟睡的人形状姣好的唇上啄吻了一下。


他心照不宣,也当是护李天泽身上那份难得的孩子气一个周全。



日子过得飞快,离李天泽交稿的日期越来越近,马嘉祺的生日也如约而至。


那天正是周日,马嘉祺假装无视掉李天泽放在床头叮铃叮铃提示个不停的手机备忘录铃音,翻身准备下床洗漱。可谁想他刚坐直身子,后背就缠上了两条软绵绵的胳膊。


“生日快乐。”


李天泽还没起来,半张小脸和身子都缩在被子里,明显是很困,两条胳膊却从被窝里伸出来紧紧环抱住了男人的脊背,保持着这个别扭的姿势瓮里瓮气地说出了祝福的话。


“生日快乐就完了?”马嘉祺被人从身后像八爪鱼一样缠住动弹不得,嘴里却打趣着还在被窝里没清醒的男孩。


这句话说完,身后却没了动静。


马嘉祺想着李天泽估计是又睡过去了,有点哭笑不得地伸手拽了拽还缠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想重新把它们塞回被窝里,可马嘉祺一伸手,那两条胳膊就自动收回去了。男人有点疑惑地转身,却看李天泽整个人已经从被窝里坐了起来,头顶上还支着两根乱毛,被窗外洒进来的阳光一照像个金毛小婴儿。


马嘉祺看着看着眼底就软了,伸手过去压了一把男孩的头发,柔声说了句,我知道了,你接着睡吧。


可下一秒李天泽却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整个人都跨坐到了马嘉祺的大腿上,屁股稳稳当当抵在他的胯间,把头埋进他的颈窝里,一边磨蹭一边细声细气地说,我想做了。


马嘉祺听了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下,所有的气血都向上翻涌,二话不说就把人又重新压回了床上。


“干死你算了。”马嘉祺发着狠咬上了男孩的锁骨,李天泽被他亲得迷迷糊糊七荤八素,就知道“唔唔”地哼唧几声,剩下的声音便全被身上男人霸道的吻全部封进了嘴里。



一大早就献上生日贺礼的结果是周末李天泽整整一个上午都没下来床,趴在床头怏怏地对给他揉腰的马嘉祺吹胡子瞪眼睛。躺到了下午,李天泽却和让马嘉祺陪他去一趟商场取个东西。


“什么东西?”马嘉祺问。


“不能说,你和我去就得了。”李天泽傲娇地一扭头,语气里多了那么几分神秘。


马嘉祺这边听他这么说便也没多问,反正是周末也有时间,嘉林那边Victoria已经把这周的工作总结给他报备过了,这一天马嘉祺一边陪李天泽一边也把工作处理了个大概,晚上正好空闲下来。


到了傍晚,李天泽套上马嘉祺给他买的白色大衣,又非让马嘉祺也套一件黑的和他搭配,满脸写着兴奋地拽着男人的袖子出了门。


马嘉祺不明白李天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看到他连情侣装这一招都使出来了,心里明白他一定是又要给自己个措手不及,于是便索性什么都听他差遣,自己老老实实当个车夫。


到了商场门口,马嘉祺把车停好,傍着夜色透过车窗却瞥到了两个熟悉的影子。他心生疑惑,身旁的李天泽却先出了声。


“Vivi和李森?”


                                                                                                                                -tbc-


——————————————

周小姐暂时不会出场,向你们承诺这是一篇正经搞对象的文,不会太虐的。【




评论(41)

热度(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