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台风桥记事03

-

-

#学会了洋气的贝式排版后第一件事就是表白我的阿贝 @小鹿仙贝 (佛系写手的虚假日常情谊233)

#有太多的话想在故事里说,人世间一遭本该是热闹烟火。

#大家久等了,台风桥记事第三话,今夜开讲。

-

-

-

#第三话 馒头与火腿肠

五月,台风桥头的电线杆子上挂着两缕柳树条儿,宋亚轩顺着桥头把摊儿摆下,搬个小板凳,专心致志地看柳条儿。

脚下是一块蓝色大塑料布,本来是搁四块砖头压着的,这回就剩下仨。

还有一块在他自个儿屁股下头垫着。砖就是板凳,板凳还是板凳。

塑料布上零零散散花花绿绿,铁臂阿童木、哆啦A梦、海绵宝宝、hello kitty、美少女战士、还有盗版小耳朵图图。

听过手机卡通贴膜吗?村炮!

宋亚轩对台风桥头每一个往来的行人学生投来的不解眼神都要在心里回骂一句,一脸水土不服。

宋亚轩走上天桥贴膜这条路,纯属偶然。

要说这宋亚轩小时候,可是全院子里一等一的漂亮小男孩儿。

不单单是漂亮,是让人看了就打心眼儿里稀罕的那种软萌,小脸圆圆的,眼睛亮晶晶,一笑起来还要伸出小手捂着嘴巴,真真是可爱死了。

所以在那个满地小子蛋子乱跑的疯魔时代里,宋亚轩就是街坊邻里七大姑八大姨最金贵的小宝贝,成天手掐把拿的抱在怀里,一会儿亲一口,一会儿又掐一把脸蛋儿。

彼时的宋亚轩虽然还是个小娃娃,但主体意识已然觉醒。每当觉得自己又被哪个大姨吧唧了一口后,他总是会回头挂出标志性小太阳花儿圆脸,然后在心里毫不留情骂一句妈卖批别碰你宋大帅的脸。

所以我们的宋小漂亮在小时候虽然流连于形形色色的中年妇女之间,还是养成了一个非常霸道又叛逆的独特个性。

那就是不分白天黑夜的看动画片儿。

小时候宋亚轩特爱看动画片儿,而且是一看一天,着迷的不行不行那种。他妈薅他耳朵嘱咐过好几次让他别把脸贴电视上看,容易把可爱的五官压扁,但宋亚轩犟,把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一门心思专注于贴脸看动画片事业。

动画片真好看,嘿嘿。

后果就是大一入学第一节课,导师说,亚轩,我觉得你特别有灵气儿,画画又好,我们搞设计的这行特缺你这样的人才。

宋亚轩乐出两个小月牙儿,小脸儿通红,点头如小鸡啄米说老师你过奖了。

然而下一秒小鸡就被一块大塑料布子蒙了头。

导师笑眯眯地说,亚轩,你得第一节课题就是体验生活中的市井艺术美,老师决定让你搞一个别人都没搞过的,要不你去贴膜吧。

宋亚轩还保持着那个温柔的笑容,心里说我可去你妈的吧。

什么绝美老怪物,你才贴膜,他妈全家都贴膜。

宋亚轩在心里跳着脚儿骂。

然而老怪物之命不可违。

在表情千变万化好似天边火烧云持续了近半分钟后,宋亚轩淡定地收起塑料布,往自己咯吱窝下一夹,伸开小细腿,迈出矫健又自信的步伐,耳边仿佛还回响着《铿锵玫瑰》,临出门儿还不忘向在场的每一个人投去温柔又坚定的眼神,好像在说:我一定能行。

咔嚓,门一关。

宋亚轩捧着块破塑料布哭丧着脸只想找他妈。

此时此刻台风桥头一阵风过来,把塑料布没被压的那头掀起一个角儿。宋亚轩瞟了一眼,屁股没动。

又一阵风过来,突然顺着那一角整个摊儿都被翻了个个儿,铁臂阿童木瞬间糊了宋亚轩一脸。

宋亚轩把阿童木从自己脸上抠下来,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小耳朵图图被吹出去三米远,落在了一只大黑皮鞋旁边。

这生意真是没法做了。

宋亚轩唉声叹气抹了把脸,蹲下身子刚想把屁股下头的砖抽出来,一抬头就看见了大黑皮鞋的主人此刻正居高临下抱着手直勾勾瞅着自己,面容冷峻又带着那么一丝儿搞笑。

“大哥,您贴膜儿吗?”宋亚轩转了转他聪明的小脑袋用了0.01秒风暴出这一句话,表情诚恳自然,俨然一个服务业老手。

敖子逸愣了一下,嘿,这小伙子是真认不出他是谁来是吧?就这样还敢来自己地盘儿做生意?

要是论在台风桥这一段,有谁不知道他敖三爷?不说五官俊俏天生得一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身子骨,单单一身儿笔挺的黑色城管服配上一记凌厉眼神就能让无数小姑娘为之颠倒。除了城管服外面那件儿橙色马甲略微违和了一下人设,(敖三爷说那是国家要求的他也没得跳脚,大家不要吵)绝对可以说是台风桥头的铁头门面了。

偏偏你们敖三爷又不是什么正经茬儿——倒不是收保护费欺诈百姓的那种不正经。

只是巡逻时这衣服不好好穿、扣子也不好好系,头发不爱剪板寸偏爱日系砂锅式,两只黑眼睛藏在刘海里隐隐约约带出了股他本人一直憧憬的神秘气息,成天背着手从桥头溜达到桥尾,不是拿走了桥这头摆水果摊儿的刘小哥一个梨、就是顺走了那头人家李大娘辛辛苦苦晾了好一阵子的腊肠。

所以每每敖三爷下桥来视察,就是连桥对过勤勤恳恳本本分分做生意的张老板也得把饭馆儿的牌匾多卸下几个霓虹小灯——生怕这蹭吃蹭喝的大魔王找上门来。

宋亚轩殷切地望了头顶上的人一会儿,见人家也不搭话,略略有些尴尬,“呼啦”一下子站起身——

呦呵,这人居然比本大帅还高一个脑袋?!

(宋亚轩他妈画外音:叫你小时候不好好吃饭总看动画片儿。)

(宋亚轩滚屏:滚,这和老子看动画片有个毛线球关系?)

敖子逸一脸戏谑地看着宋亚轩费劲吧啦地踮脚看向自己胸前的名牌,头顶圆溜溜像个西瓜。

这摆摊儿的是不是傻,看见城管来了还不赶紧跑?敖子逸在心里敖霸天问号刷屏五百加。

等敖子逸刷屏完事儿了,宋小漂亮也终于看清楚大高个胸前绣的字儿了。

神他妈。

台。风。桥。城。管。

城管来了,妈妈!

宋亚轩一个激灵,头都没敢抬,撒腿就跑。刚跑出去没多远又想起自己课题道具还在地上飘——于是又赶紧跑回去卷那大半截儿蓝色塑料布子。

卷一半儿,敖子逸铁掌堪堪而落。

“小伙子,出示你的营业执照。”

宋亚轩闭上眼睛,心里一阵哀鸣。

完了,完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宋大帅泪满襟啊!

不行,我要活着。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

于是接下来,敖子逸就看到比自己生生矮了个脑袋的宋亚轩一个猛抬头,小鼻子皱了几下,两串儿泪珠儿“嗖”地顺着小脸就落下来了。

“城管大哥,您行行好吧!”宋亚轩抽着鼻子,脸上的表情深刻又苦情,就差去拍感动中国了:“我家穷,我娘在城里医院看病,家里钱都花了底儿掉了,实在不能没有我这份工啊!”说着还特别卖力的用袖子蹭了下鼻涕,声音响亮,听得敖子逸虎躯一震。

这是什么操作?

敲见大个子城管半天也没个反应,宋亚轩有点急。难不成不吃这套?

于是还没等敖子逸反应过来,宋亚轩就手脚并用“爬”到了他身上,动作灵敏身躯柔软宛若一条无骨八爪鱼。

“啊——大哥——您行行好放过我这一回吧,我一个贴膜儿的小本买卖真的不容易啊!!我现在还饿着肚子呢啊——”宋亚轩索性把嗓子敞开了嚎,可算是拿出了铿锵玫瑰的气势来,声音惊天动地震得山河破碎。

敖子逸一下子耳朵疼,日了个妈,这什么情况?本堂堂敖大城管这是让自己直属管辖地区的无照贴膜小贩讹上了?

“有话好说,你能不能先下来!”敖三爷艰难伸手扒拉了一下宋亚轩缠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

“我不下!!除非你原谅我!!”宋亚轩气沉丹田,吼得台风桥下的碧绿湖水又多荡了几个纹儿出来,扑啦啦鸭子飞了一片。

敖子逸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得慌。

“我原谅你,你赶紧给我下来!”他这回是没了耐性,凶神恶煞甩出一句。

这话音儿还没落,宋亚轩就利落地顺着敖子逸的大长腿“溜”了下来,动作一气呵成没一点拖泥带水,甚至在“落地”时还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刘海儿。

“大哥,吃馒头?”接下来敖子逸看见眼皮底下这个贴膜的小男孩从怀里掏出个白花花的大馒头,往自己跟前儿一递。

表情虔诚嘴唇红润,眼睛弯弯眉毛弯弯,笑起来圆脸像朵小太阳花儿,即不苦情了,也不中二了,阳光一晃睫毛是金的,整个就一毛绒小动物啊!

敖子逸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鬼使神差伸手从自己衣服兜里掏出了个东西出来。

“你……吃肠?”

敖子逸举着根金锣肉粒多,一不小心露出了个大老虎一样霸气又不失淳朴的微笑。

又一阵风吹过,台风桥头电线上那两根儿柳条被吹得颤颤巍巍,最后抱团儿打了个结。

台风桥下头,李天泽背着个大黑双肩包吭哧吭哧往上爬,一抬头打老远儿就看见桥头上两个一高一矮的人在那儿杵着,火腾地就上来了。

靠,这么早来还有人跟我抢地盘儿?
          

                                                                                    

                                                                                        -tbc-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我一本正经学着阿贝的语气说)

*下一话请看阿贝老师233

                                   





评论(11)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