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完结篇】蝴蝶效应11.




一个有团糖的最终章


孩子们相爱吧




11.


 时隔一个月,李天泽回到长江国际十八楼那天,几乎所有人都沸腾了。

一,李天泽脚终于好了。


二,李天泽乐乐呵呵。

三,李天泽和马嘉祺一起回来的。

孩子们拥挤在门口,眼瞅眼望的看马嘉祺正帮李天泽搬着箱子,左手一个右手一个,胸前背后还绑着大包小包,对比在旁边笑的跟朵花儿似的李天泽,马嘉祺简直就是个受苦受难的行李搬运工。可细一看怎么马嘉祺也笑的跟朵花儿似的?还兔牙虎牙一齐往外蹦。大家伙一脸黑人问号心想这兄弟怕不是累傻了吧。

可谁不知道呢,我们长江国际十八楼最强粉糕二人组又回来了!

听李天泽吼完这句话后,旁边帮马嘉祺“卸大包”的陈玺达悄悄凑在他耳边说我怎么觉得这句话有种“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感觉呢。

马嘉祺赶紧伸出手指示意他噤声——他家胡汉三正高兴着呢,可千万不能煞了他的风景。

这头敖子逸拍着李天泽肩膀说小伙子你很不错,你上回那一摔吓得我还以为咱俩三年五载在这儿是见不了面了呢。旁边丁程鑫一脸你快别说话了的表情把他抡一边儿去,看着李天泽蹦蹦哒哒跳楼梯的样子,表情既欣慰又感动,皱着眉像个老父亲,一边拍着他脑袋一边说你可回来了,你是不知道自从你走了以后陈泗旭失去挚友抑郁成疾又去化妆室偷了多少根口红往脸上瞎抹,他现在已经被化妆组通缉了。

陈泗旭在一旁抱臂双眼望天装听不见,心里说愚蠢的人类你是不知道你们天泽大哥当年进去偷了多少回BB霜。

宋亚轩和贺峻霖俩人看见李天泽回来了蹦哒的最欢,平日里总是四个人的宿舍少了李天泽真是闷的要命,尤其是马嘉祺自打李天泽走了后又不怎么说话,成天闷着张脸苦大仇深的,搞得俩人每天大气儿都不敢喘,训完练回了宿舍就把门一关,一人盘踞着小沙发一头对着叹气,愁容满面跟小老头似的。这下子四个人终于聚齐了,他俩也终于能回归年轻人队列了。

贺峻霖拉着李天泽的手眼泪汪汪地说,天泽,你是不知道啊,你走了以后马嘉祺那个地主老财有多么压榨我俩,你记得你上回去超市买的那个果冻不,我前天练完舞回家饿得要命,还没等把包装袋撕开呢就被他抢下了,抱个果冻跟抱孩子似的,死活不让我碰,还非说吃了果冻胃会粘在一起!你说说还有没有天理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那头宋亚轩可怜巴巴咬着嘴附和:而且他连巧克力小馒头都不让我吃!非说要在冰箱里搁着等你回来一起吃!

李天泽笑得肚子痛,心想这都哪儿跟哪儿啊,马嘉祺这人怎么这样啊,一个破馒头有啥好给自己留的。结果刚一转头,就看见马嘉祺在跟他身后拖着一堆行李脸红得像个西红柿。

李天泽转过头来,眨巴眨巴眼睛,呦,老油条还会害羞。









后来在敖子逸的带领下,一众“约饭组”成员纷纷表示要去吃火锅庆祝李天泽回归大部队。李天泽想回宿舍换件衣服,可刚一进屋就愣住了。


自己的床上堆满了吃的。


什么瓜子薯片虾条水果软糖,还有贺峻霖说的被马嘉祺当孩子似的搂着的那袋“有毒”果冻也混在了里面,花花绿绿堆了满床。最让李天泽无语的是他伸手扒拉了两下居然还扒拉出了一袋好丽友。

马嘉祺这是恶补了自己早年多少优秀影视作品啊。李天泽禁不住感慨万千。

再仔细一看,吃的下面好像还压着什么东西。

李天泽伸手一拽,是件还挂着吊牌的T恤。

粉色的,上面印着“Romantic”。

和马嘉祺那件白的除了颜色以外一模一样。

李天泽忍不住笑了出来。

亏马嘉祺的粉丝还夸他是什么罗曼蒂克制造者,这家伙缔造罗曼蒂克的方式就是傻了吧唧的往自己床上堆一堆小食品下面还压一件印着“罗曼蒂克”的衬衫?

可下一秒李天泽却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很快,像在打鼓一样,一下又一下,坚实地敲打在自己心底。


马嘉祺这个可恶的大浪漫家,连给自己的不浪漫都是那么让人心动。


李天泽几乎能想象到马嘉祺一点一点往自己床上“搬运”这些零食时认真抿起的嘴角,看自己小时候拍的广告视频时脸上笼罩着的温柔笑容,买衣服时生怕自己“像小孩穿大人衣服”而皱着眉头思索挑选颜色时的神情。

还有他或许每天都要进自己的房间一遍,坐在自己床边发呆等着自己回来的样子。

李天泽吸了吸鼻子。

他看到眼前这些才明白,原来两个人的分开,想念并不是单份的。

自己有多想念那个人,那个人就有可能用了超过自己十倍、百倍、千倍的力气也在想念着自己。

马嘉祺的罗曼蒂克,无非就是他对自己最执着、最单纯的那份真心。

李天泽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换了那件粉色的T恤上去。

既然如此,就让我和你一起缔造这份罗曼蒂克吧。李天泽弯了嘴角。






一出门,马嘉祺就被李天泽身上的粉色晃了个心惊。


他这是穿出来了?

回想起在病房那个夜晚,两个人只是把心意说通,李天泽说他已经和妈妈说好了回来训练,不再去拍戏。可两个人却并没有恢复像从前那样无话不说亲密无间的状态,就是在回来的路上也只是马嘉祺偶尔问几句李天泽脚的情况,过多的话两个人便谁都没再说了。

而他今天穿了自己买的衣服,一定也看到了床上自己给他囤的那一大堆零食,李天泽到底是不是打心底真的放下了之前那些事情呢?

马嘉祺战战兢兢站在门口,看着李天泽向自己一步步走来。  

“怎么了马老师?怎么不走啊?”李天泽上来用脚蹬鞋,把胳膊往马嘉祺脖子上一勾,一口京腔眉眼弯弯。


马嘉祺有点怔愣地看着他。


李天泽眼睛一眨不眨,眼底铺满了笑意直直的承接着马嘉祺的目光。

短短几秒,电光火石间,马嘉祺便全都懂了。

李天泽的心意,他心领神会。



兜兜转转,我还有幸站在你身边与你并肩,就算过往走过的弯路再多、再曲折又能怎么样呢。



我们有坚实的过去、新鲜的现在、还有充满了希望和惊喜的未来,这难道不就是最美好的事情了吗。



马嘉祺伸出胳膊揽住了李天泽的肩膀,也学着用京腔回了一嘴:“这不是等您大驾出征呢吗。”



李天泽哗啦啦地笑了,像是风雨过后窗台上悬挂着的晴天娃娃。




去火锅店这一路,马嘉祺分外小心着李天泽的脚。遇到人多的地方就把他往自己怀里掰,就差把人举起来架到脖子上了,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再出什么差错。

刘耀文看马嘉祺扶着李天泽一步一步上台阶,凑上去耿直地说嘉祺哥我帮你吧,我劲儿可大了。旁边张真源幽幽路过一把薅走小狼崽子,在他耳边嘱咐说耀文你是一只狼,不应该参与这种大型虐狗场合。

等到了火锅店,大家伙一起点菜时,小狼崽才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大型虐狗”。

“要十串豆筋不加辣,天泽吃不了辣。”

……

“再来五个鸡翅,烤的焦一点的那种,天泽你上回是不是说焦的好吃?”

……

“对了,再来二十串牛板筋,多喷醋,他爱吃醋。”

……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马嘉祺在火锅店生生点了一桌子李天泽爱吃的烧烤。

“嘉祺,我想……我想吃烤馒头片。”小漂亮鼓起勇气。

马嘉祺一本正经义正言辞拒绝:“天泽说馒头片吃多了噎得慌,你以后也少吃。”



小漂亮嘤嘤嘤。



这一顿饭下来,大家伙都吃得高高兴兴敞敞亮亮,一杯又一杯橙汁下肚,还真就有那么点把酒言欢的味道。

“这杯,让我们敬天泽终于恢复健康!”丁程鑫举起杯子站起来大声说。大家伙仰头干了杯子里的东西,李天泽有点不好意思的挠头说让大家担心了。

“这杯,让我们敬我们十个人终于又合体!”丁程鑫好像还没完,举着杯子的手不肯放下。大家伙又是一个仰头,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爽朗的笑。

“这杯,让我们敬我们付出过的所有努力!”丁程鑫又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这下大家全都沸腾了,纷纷拿起杯子敬这个敬那个。

“这杯敬裤子老师!”

……

“这杯敬师兄!”

……

“敬我们的练习室!”

……

“敬我家床!”

……

“敬大白馒头!”

……

“敬张真源的袜子!”

……

“敬我这张帅气的脸!”

……

所有人都嗨了起来,七嘴八舌不着边际的敬着,火锅店里一下子吵吵嚷嚷热火朝天,惹得周围座位的几个顾客都往这边好奇的看着,心想这是谁家的孩子们这么热血沸腾。
  

李天泽刚从贺峻霖那里抢回了自己的酒杯,也想大声嚷嚷着敬谁敬谁。突然,李天泽感觉自己的袖子被轻轻拽了一下。


对上马嘉祺那双晶亮的眼睛时,李天泽微微有些发怔。


……


“敬我的天泽。”


马嘉祺突然拿起杯碰了一下李天泽手里的杯子,仰头一饮而尽。


……


李天泽呆呆地举着杯,一动不动地看着马嘉祺。



他刚才说什么。



我的天泽?

……


李天泽感觉自己的脸在自己的反射弧终于接轨的那一秒开始迅速热了起来,像只熟透了的苹果。


我的天泽,我的天泽。


……


他说我的天泽!!


李天泽在心里放了无数遍烟花,乐得嘴角都要咧到了耳根,一双猫咪眼弯成两弯亮晶晶的月牙。


马嘉祺只是温和的笑着,用手捋了一把他的头毛。







回了宿舍,马嘉祺突然把李天泽堵在了门口。

“天泽,今晚能和我睡吗?”马嘉祺一脸认真。

话音刚落,李天泽就瞪大了眼睛抱紧了自己的胸口:“你你你你要干嘛?!”

马嘉祺有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家伙成天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啊。

“我是说你那屋……太乱了。床上东西那么多,等你收拾完太晚了,先来我屋凑合一宿吧。”马嘉祺面不改色,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比了个赞。

李天泽有点懵地点了点头,趿拉着拖鞋“噔噔噔”跑回屋拿枕头去了。


……


李天泽挂在床的一边,闭着眼睛双手交叉躺的像白雪公主。

别看表面上和和气气云淡风轻,李天泽在心里都要紧张死了,紧张得他直想抠墙根。

因为马嘉祺打上床睡觉开始就一直盯着自己看,到现在也没一点要停下的意思。


干嘛干嘛干嘛啊?


李天泽觉得自己就快顺着床边掉下去了。

这头马嘉祺看李天泽气势汹汹的把眼睛闭着,大有一副永远不准备睁开看自己一眼的架势,有点无奈。

马嘉祺微微直起身,凑上前去,在李天泽耳边说:“你往里点。”刚开口李天泽就感觉自己耳边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马嘉祺的嘴唇好像都挨上了他的耳廓。

李天泽一个激灵,身子一张就要掉下床去。

马嘉祺眼疾手快,长手一捞,李天泽像只小猫崽似的被他勾进了怀里。

“那么大地方你留着干嘛?”马嘉祺也吓一跳,抱着怀里的人有点生气地说。

“……”李天泽被马嘉祺身上清香的沐浴露气味包裹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马嘉祺就这么看着李天泽的头靠在自己的颈窝里,脸挨自己很近,他几乎都能感受到李天泽微微颤动着的长睫毛,一下又一下,像两只挠得自己心痒的小刷子刷在自己的脸颊上。

“天泽……”马嘉祺像是沉溺了一般,喃喃地说。

李天泽微微缩了缩肩膀,小声的“嗯”了一声,听起来像是什么小动物发出的声音。

马嘉祺心底一片柔软。

“天泽,我——”

话音还没落,马嘉祺就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覆盖了。

睁开眼一看,是李天泽近在咫尺的脸。

“唔……我知道……”李天泽生涩地舔了一下马嘉祺的嘴角,嘟嘟囔囔地说。

……

“我也喜欢你。”


小鱼浮出水面幽幽吐了个泡泡,偷偷笑了。





                                                                                                                   -全文完-

  
  
  
  
  
 
  
  
  

  

评论(41)

热度(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