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水果罐头、男孩以及心动事件





一个故事




01.


23:59分。


男孩把额头抵在便利店窗户的透明玻璃板上。


一,二,三。


……


还不来。


……


三十六,三十七,三十八——


便利店门口挂着的一小串丘比特小天使的风铃叮叮咚咚唱起歌。


男孩旋即闭上眼睛。


“今天水果罐头有货吗。”少年的声音低沉清亮。


“没有。”


男孩波浪状的嘴角微微翘起,半眯着眼,睫毛扇动着。


“那我再来。”那人习以为常般,声音里带了笑意。


男孩微微将额头抵在玻璃上,呼吸氤氲出一小片白色雾气,没再回答。


02.


00:00。


03.


那人出门离开时的肩膀又勾响了风铃。


叮咚叮咚,小天使晃着脑袋。


“明天也没有。”


男孩伸出小腿踢了下桌子,歪了歪头。


04.


这是他第五次来买水果罐头。



05.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八月的早晨。

李天泽弯腰将厚重的卷帘门掀开一条缝,清晨的空气涌入闭封了一宿的店铺中,翻卷出细微的肉眼可见的尘埃。

“请问你们这里卖水果罐头吗?”

李天泽转过身,揉着眼睛,看见一个比自己高的人逆着光站在自己对面,穿着一件白得亮堂堂的衬衫,身体轮廓快要和晨光融为一体。

“没有,今天没有进货。”李天泽脸上露出歉意的表情。

可那个人的表情却像是丝毫没有在意一样。

“好,那我明天再来吧。”

笑了一下,马嘉祺转身走了。



06.


马嘉祺第二次再来时,便利店已经要打烊了。

李天泽把头埋在收银机前昏昏欲睡。

马嘉祺个头很高,进屋时肩膀碰响了李天泽前年去布拉格旅游买回来的格拉天使风铃。

梦里有人在弹琴,叮叮咚咚。

男孩微微将眼睛睁开一条缝。

马嘉祺的轮廓由模糊的光点,慢慢清晰在眼眸里。


还是白衬衫。

男孩咋咋嘴,头上半撮毛随着身后老式空调机的风不屈不挠地站立着。

“有水果罐头吗。”马嘉祺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头顶,平白无故生出了想伸手给他抹下去的愿望。

李天泽淡淡撇了一眼货架,还剩下一罐。

“你来好晚,卖没了,剩下这罐要过期了。”

……

“要不……你明天再来。”

“好。”

收银台前的显示器屏幕上亮出绿色的00:00。


07.


第三次,马嘉祺戴了一顶鸭舌帽,肩胛处将oversize的半袖撑得很满。

李天泽把刘海放下来,趴在收银台上的样子像被雨浇的湿淋淋的小猫。

“今天还有水果罐头吗?”马嘉祺这次直接坐到了男孩对面的旋转椅上,两条胳膊垫着下巴,摆了个一样的姿势看着他。

李天泽睁开眼睛,四目相对。


空调风很大。

他看见马嘉祺额头处没有被帽子压好的两根发丝被吹下来,垂在直挺的眉峰。

男孩或许是刚睡醒,鬼使神差地伸手帮他捋了上去。

“今天也没有了。”这次他连看都没低头看一眼货架。

马嘉祺想,这个人的眼睛一定不是他自己的。

是偷来的。

偷来了哪个无辜小动物的。

零点报时声响起,马嘉祺的肩膀再一次擦过小天使的尾巴。


这次李天泽眼角弯弯。



08.


第四次马嘉祺来时,李天泽正在便利店里擦着瓷器柜台的一个个水晶杯。

风铃声如约响起。

男孩笑着转过身来,乖巧的说,先生需要什么吗。

马嘉祺看到他脚下有个小小的货物箱,像是被什么手忙脚乱藏糖的小孩藏起来的一般,露出正正方方一个角。

男孩的目光顺着他的视线向下飘。


糟了。

伸脚若无其事踢了一下,可还是心虚,手里的玻璃杯应地碎得彻底。

慌里慌张去捡,却扎了手,红色渗出来,对面的人心底一惊。

两大步上去,拉起男孩的手,从旁边柜台胡乱抽了只创可贴,刚想粘上去,那孩子扭着身子却不肯。

别着头挣扎,像偷了鱼被发现的顽固猫咪。

“我知道。”马嘉祺说。


“今天,也没货。”好听的声音贴在耳根环绕。

温热的气息扑进脖领,男孩懊恼的缩了缩肩膀。

这次他走时,电子表上的淡绿色显示着00:01。

是明天了。

明天还来吗?


男孩注视着风铃上小天使的翅膀。

今天好像被那个人出门时微微错开的肩膀别过去了。

没有响。



09.


那个人很久没来了。

时针、分针、秒针齐刷刷转到“12”时,男孩慢吞吞站起来,弯下腰一罐一罐把花花绿绿的水果罐头码上了货架,整整齐齐。


玻璃窗外灯火通明。

李天泽吸了吸鼻子。


10.


第六次,李天泽穿了一件羊毛绒的条纹卫衣。

他拉了拉衣服,忐忑的等待着。

或许——他不会再来了。

不会的。

还没买到,不是吗?

男孩低头用视线的余光扫到被他堆得满满的水果罐头货架。

23:59。

男孩突然很想祈祷。

像几年前他在布拉格的教堂里那样,虔诚地双手合十。

突然,有风铃的声音微荡。

男孩的眼睛刷地亮起来,却在抬头那一刹那又黯淡下去。




是风。



11.


第七次。

李天泽将便利店里所有的货物都收拾得一干二净,白色的储物柜台空荡荡的。

只剩那一个阁子里,满满的堆着水果罐头。

男孩愣愣的对着那处发了一会儿呆,眸子垂下去,在眼睑处打下一小片漂亮的阴影。

身旁是一只大大的行李箱。

他要走了。


12.


被猛然拉入一个怀抱时,李天泽抖了一下,呼吸急促的像八月风里虚张声势的一面旗帜。

是那个人独有的味道。

清香混杂着八月夜里的温凉风,生硬又有些温情。

男孩发出类似于一种撒娇的鼻音。


“我要走了。”他说。

身后那个人不撒手。

李天泽觉得自己有点想哭。

“今天有水果……”

话还没说完,李天泽就被身后的人掉了个身子。

接着,马嘉祺冰凉的嘴唇压上了那两片微张的粉色唇瓣。

“我不要水果罐头。”

马嘉祺在李天泽的耳边轻轻吐气,两人耳鬓厮磨。

……

“我要你。”

     
     


                                                                                                                            FIN.








——————————————————————————

一切来源于马嘉祺先生的那个梦。

天泽味道的水果味罐头,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呢。












评论(17)

热度(435)

  1. 文章都是转载的天真爱丽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