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蝴蝶效应8.



天泽弟弟遇到了点麻烦


以及小马老师终于显露的真心



08.

当陈泗旭第五次把水给马嘉祺扔过去又被他原封不动的扔回来时,终于忍不住爆发。


“你怎么了嘛?!”陈泗旭站起来,有点委屈又莫名其妙的看着那瓶绿色怡宝又回到了自己手里。

 
马嘉祺这个鬼样子已经好几天了。

确切的来说,是从李天泽回家养病那天开始的。

训练时倒是看不出,还是一如既往地认真,可剩下和大家伙待在一起的时间,用贺峻霖的话来说:马嘉祺没信号了。


“编号89757!”敖子逸跳上来搂住马嘉祺的脖子,上蹿下跳地推着他往前快走了几步。要是平时,马嘉祺定会回应他一下,哪怕是很累了也会温和地回给他一个笑容。


  可是现在——


“喂,你没事吧?”敖子逸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眼前的人,马嘉祺表情麻木地被他推搡了几步,接着又慢慢走起来,黑色的经典款Vans在地板上擦出轻微的响声。


马嘉祺在伤心。


这是大家伙一致得出来的结论。


当然,大家伙也猜出了他为什么伤心。




“嘉祺,你别愁了。我们前天去看过天泽了,他脚好多了,在家休息几天就好了。”陈玺达说。

“马,你别天天板着个脸了,多大的事啊,你俩都不是吵架的性子,过两天就好了。”贺峻霖说。

“没事的啦,我前天还帮他把宿舍房间打扫了一遍呢,这家伙居然有那么多衣服!”宋亚轩一脸惊奇地说。

众人一脸黑线示意小漂亮你跑题了。

马嘉祺只是抬起头来,微微笑着,明亮的眼睛很柔和,好像是在告诉大家他没事。


可是了解马嘉祺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有事的紧。


单从他走路上就能看出来——之前的马嘉祺走起来总是带出一股潇洒劲儿、落步时微微垫着后脚跟,是洒脱又无畏的模样。


可现在那清瘦宽阔的脊背从后面看微微有些打弯,也没有了那份从容的随性。



到底要不要去看李天泽。


马嘉祺第五次把陈泗旭扔给自己的水又扔回去,看见那小子一脸“我受不了了”的表情蹦起来跟自己大吼时,突然想通了。


他无视掉那孩子发懵的脸,一步上去拿过他手里的怡宝,一把拧开,瓶盖飞到一边,仰头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后又塞回他手里,心情很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谢谢你的水,很好喝。”然后弯腰捡起地上的黑色帽子扣在头上走掉了。

陈泗旭露出了像被雷劈了一样的表情站在原地,手里还颤颤巍巍的拿着那半瓶怡宝。

“见鬼了??!!”接着,长江国际十八楼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愤慨。



没见鬼。


就是想通了。


他要去见李天泽,马嘉祺一定要去见李天泽。


马嘉祺在回去的路上分外坚决。

不管是什么原因、什么阻碍,那人的小脑袋里有着什么莫名其妙的想法。

都要去见他一面说个明白。

马嘉祺是个明事理的孩子,从小到大接受的良好教育都让他具有着比同龄孩子们更优越的一种东西,那就是教养。


在马嘉祺的身上,找得到孩子气,找得到少年气,也找得到那种出淤泥而不染的矜持。那是一种挺拔的矜持。


所以从小到大遇到所有事情,他都处理的不急不缓、井井有条。哪怕是遇到了棘手的事,他也总能找得到行得通的、最体面的方法解决。

马嘉祺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


他只明白自己的心。


对李天泽的心。

他一直心知肚明。





在去李天泽家里的车上,隐隐下起了小雨。


马嘉祺没来由的觉得一阵心慌。

副驾驶的小格子里搁着一块泡泡糖。


马嘉祺把它拆开,扔进嘴里,咀嚼起来。


他抬起手微微遮住脸,缓缓闭上眼睛,回忆起之前和李天泽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他在宿舍里和李天泽一起躺在沙发上看书,李天泽和自己嘴里一人嚼着一块草莓味泡泡糖。


“马嘉祺你会吹泡泡吗?”李天泽突然抬起头问。


马嘉祺把书放下,看着他困惑地眨眨眼,费了好大力气,舌尖都有些酸麻了,也没能吹出来。


李天泽小脸一下乐开了花,笑眯眯的对他说:“你不行,看我的!”然后就开始嘟嘴吹起了泡泡。


粉色的泡泡在李天泽微微上翘的唇上一点一点变大,像一颗圆满的粉色气球。李天泽眯起眼睛,浓密的睫毛和上挑的粉色眼角投影成两条漂亮的弧线阴影。

  
“唔唔……你快看……”李天泽像小孩子一样欣喜地伸出脚蹬了一下马嘉祺的小腿,手指着自己嘴里的粉色泡泡骄傲的嘟囔着,好像是完成了什么伟大使命一样,眼睛眯成两条弯弯的晶亮月牙。


马嘉祺微笑地看着他。


心动,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但是那些事情现在在自己脑子里乱哄哄的打转。马嘉祺心慌得愈发厉害,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越发缠绵了。



  
李天泽住院了。


本来以为是简单的扭伤,可越在家养着越疼,到最后却是下不了床的程度了。


检查报告下来说是韧带撕裂,属于平日一点点累积下来的那种,月考的跳舞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李天泽嗅着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到处是一片洁白。


李天泽很喜欢白色,可是他不能更讨厌医院这片白了。


看着空荡荡的,让人心里平白无故的压抑。


已经和妈妈吵了两天了。


无非是让他去影视部的事情。李天泽很固执的坚持自己要继续练习这件事,连商量的余地都不给她留。


可是昨天吵着吵着妈妈口不择言,对着他嚷了一句“你以为你现在的这点实力就能出道了吗?”


李天泽一下子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狠狠地打了个冷战,回过头去歇斯底里地喊了一句“不用你管”,然后伸手打翻了床头所有的东西。


李天泽妈妈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戳了儿子的心窝。她心急如焚地拉李天泽的手臂和他说,对不起儿子,妈妈不该这样说你,可妈妈真的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前程。

可李天泽只是把头转过去,留给她一个后背。

什么叫我的前程?李天泽在心里狠狠地冷笑了一下。


我的前程就是让我没有童年,小小年纪就把我带入各种各样的镜头前,让我被迫接受成人的世界吗?

我的前程就是把我扔到陌生的片场,一字一句背着那些我还懵懵懂懂不能理解的句子,扮演着另外一个不是自己的人吗?

我的前程就是让我失去了和同龄人一样在学校快快乐乐读书、交朋友的机会,每次一回到班级里就被同学们冷淡地绕着走吗?

李天泽不懂,自己的这是什么前程。

妈妈小声的啜泣着,弯腰清扫着地上的那半碗被打翻的印有“旺角清粥”的塑料盒。


李天泽的心绞在一起,像被虫子噬咬般疼痛。


他从小到大也没和妈妈说过,他不想做这些事。


因为他不想让她失望,不想让她觉得自己不懂事。


可现在他不想再懂事了,也不想再假装是个大人了。


他来到重庆和这群兄弟们一起训练、一起吃住、一起手拉着手面对一切苦难和新奇的事物。那都是他混沌忙碌的童年时光中不曾感受到的温暖。


被一个家一样的大集体包容、被很多双手支撑住后背,让自己走的有底气,走的坦坦荡荡。


还有那个人。


还有马嘉祺。


他不想离开马嘉祺。


总是那么让他护他的马嘉祺。


他的马嘉祺。


李天泽咬住被子一角,狠狠地想把眼泪憋回去。




    
                                                                                                                           -TBC-
  

  

评论(17)

热度(347)

  1. 文章都是转载的天真爱丽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