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蝴蝶效应6.



你哥你弟甜蜜的小日子迎来了第一粒甘草片

天泽弟弟最近心情不好大家不要给他打电话哦

马老师:喂?李天泽吗?





06.

李天泽最近和马嘉祺吵架了。

其实也算不上吵架。

就是两个人互相不说话。

原因是最近长江国际十八楼里的“风言风语”——至少对李天泽来说是这样的。

随着自己和马嘉祺越来越熟,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训练在一起,吃饭在一起,就连晚上两个人抽风出门遛个弯儿也要一起。


马嘉祺对这方面没什么敏感心思,自然觉得没什么。而李天泽对周围人对他俩的看法却渐渐感到别扭了。


跳舞时自己刚进教室老师就会自然的问一句“嘉祺上回教你的动作学的怎么样了”;声乐课刚唱完一首歌老师点评时总会带上马嘉祺和他对比;自己有时候下楼出门去便利店买个饮料摄像哥哥也要问一句“小马不和你一起吗”;就连自己在宿舍闲着时玩个王者农药贺峻霖也要凑过来添上一句“马嘉祺今天解锁这个皮肤了,可6了!”

马嘉祺,马嘉祺,马嘉祺。

自己好像离不开这个名字了一样。

不论走在哪里,总有人在他耳边说,马嘉祺。

这让李天泽萌生出了一种自己是马嘉祺的一个附属品的错觉。

而十几岁男孩子的自尊心让他觉得受到了莫大的耻辱。

但是这种耻辱感的真实来源,还是来自于他对目前现状的深刻不信任。

以及,那些被他寡淡或是嘻嘻哈哈的态度掩盖掉的,小小的自卑。

马嘉祺真的愿意每一天和自己绑在一起吗?


或者说,他真的从心底里觉得自己是他的朋友吗。

他想起那个雨夜,马嘉祺把哆哆嗦嗦的自己搂进怀里说,没关系,你长得很好看。

可是自己在他看来,是不是就只有好看了呢。

平时自己所有的生活几乎都要马嘉祺把关,因为他比自己大两岁,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两个关系好的朋友那样理所当然。

可是马嘉祺对自己,就真的是朋友这样简单吗?

那个人会在自己累了的时候给自己揉太阳穴,饿了的时候变着法子的给他拿出一大堆小零食,困了又会给自己一个最可靠的肩膀让自己能够安眠,不开心时又会用他那副老干部的口吻说着冷的要命的笑话逗他哈哈大笑。

朋友是这样的吗?


李天泽想不通。

  
  
所以没什么大的正面冲突和冠冕堂皇的理由。


李天泽不和马嘉祺说话了。


下课路上不和他一起走,一起出门录视频也要坐在司机旁边的副驾驶避免和那个人同座,吃饭也要和刘耀文一起挤在最边上,不像之前那样吵着抢马嘉祺碗里的肉了,更不扯着马嘉祺闹了,整个人都沉静的很。


就像变了个人。


马嘉祺有点懵。

也没惹着他啊?怎么就不理自己了。

而更让马嘉祺心里隐隐担心的是,李天泽似乎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


什么都在最后面,什么都不争不抢,不主动提出自己的看法,更不会像原来在自己面前那样没心没肺的大笑。


马嘉祺心里涩涩的。


说不在乎是假的。毕竟李天泽在自己心里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两个人一起进公司,又有了之后的那些同甘共苦的日子,怎么说马嘉祺都在心里为他开了一个别人都无法进去的小隔断。


就算他对人人温柔,可在面对李天泽时,又平白生出了一种别样的情感——想和他并肩的,或者是想保护他的那一份责任感。


也主动找过几次,但是得到的回应大多是淡淡的。


是那种李天泽身上特有的,白羊座倔脾气上来时的那种冷漠和疏离。

让人摸不着头脑,更让人觉得生气。

后来马嘉祺索性也不找了。

都是十几岁的男孩子,脾气上来了,谁都没有办法。


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生生开启了“屏蔽”模式,只要有李天泽的地方马嘉祺就会借口走开,有马嘉祺在的场合李天泽也尽量往别人身边站。


陈泗旭在第三次被李天泽挤的站不稳当后,终于忍不住耿直的问:“天泽,你是不是和马嘉祺吵架了?”


是不是和马嘉祺吵架了。


这句话一下子像刺一样扎进了李天泽心里。


李天泽一个激灵的转头,瞪着眼睛看着陈泗旭。


“没有!”接着是坚决的否认。


本就该这么坚决。


因为两个人,确确实实没有吵架。


可到底是哪里不对了呢?


李天泽心里乱糟糟的,就像是缠了一团毛线球一样,他懒得去理,更不愿意去理。



日子就这样像平淡的白开水一样过去。


两个人不再缠着彼此后,似乎也没有过多的情绪。


至少在外人看来是这样的。


李天泽开始上课下课都与陈泗旭他们同行,偶尔吃饭去找宋亚轩和贺峻霖。马嘉祺因为最近忙着排舞一直和丁程鑫在一起,两个人一起在练习室抠舞步,同进同出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可只有两个人心里清楚,失去了彼此的依赖后,那种怅然若失的难受。


虽然两个人不再像之前那样亲密,可毕竟都是练习生,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是有很多面对面的机会。


马嘉祺碰到那人在练完舞后气喘吁吁的仰头灌水,眉头皱起来。想要像之前那样上去阻止,和他说剧烈运动完不能马上喝水。

可话到嘴边,却生生咽了下去。

自己现在好像正被李天泽深刻的讨厌着,没什么立场关心他吧。马嘉祺苦笑了一下。




李天泽偶尔会在宿舍里碰见马嘉祺的屋门虚掩着,泄出一丝昏黄的灯光。李天泽知道,那人一定是又在用功学习了。马嘉祺因为觉得开白炽灯太过晃眼打扰大家睡觉,每次都开一盏小台灯看书。李天泽之前总是凶巴巴的对他吼“你眼睛不要了”然后啪的一声把大灯拍开。


可现在,他只是在路过时微微停顿了一下。


一些关心,大概他也不是很需要吧。


毕竟之前自己一直是被他照顾的那个。


他应该也觉得自己那些小儿科的关心很多余吧。


李天泽垂下睫毛,看着自己在那一缕昏暗灯光下的影子。




你看,他都没听过我的话。






  
最近孩子们迎来了一个大事件。


那就是月底考核。


所谓月底考核无非就是检测这些练习生一个月以来的训练成果,唱歌、跳舞、综艺感、舞台表现和表情管理,看看他们的进步情况和身上出现的不足与问题。


虽然听起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月底验收,可对于这群男孩子来说却是关乎着自尊心的一场比拼。平时都看起来像不谙世事的小孩,成天嘻嘻哈哈勾肩搭背的满楼跑,可到了关键时刻又一个比一个深沉起来。

这条路上的竞争太过残酷。


总有人随时会离开。

那是一种对这些十几岁的孩子来说,太过沉重的消失。

也许昨天两个人还在一起对着一整面大镜子练习着同一套舞蹈,分享着同一瓶水,看着同一部手机,吐槽着同一个笑话。


而另一天眼前出现的却是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练习生,听起来从来都是一个双面的词汇,似乎让人充满着澎湃的希望。


又让人有着在悬崖峭壁上踩空了一般沉重的绝望。


所以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这条路要走的谨慎,要走的小心翼翼,要走的竭尽全力。


所以这次月底的考核,没有人怠慢,更没有人敢偷懒。


考核进行的很顺利,大家经过一个月的练习,进步都很显著。几乎是上个月考核被老师指出来的问题,在这个月的努力下都有了好转。


孩子们挂着汗水的脸上不一而同都展现出轻松的微笑。


不单单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和自己一同并肩作战的好伙伴,好兄弟。


那是一种最纯真,也最不含杂质的期盼。


最后一个考察项目是舞蹈。


李天泽的弱项。


李天泽被分在了刘耀文后面,紧张的用手绞住白色T恤的衣角。

这一个月以来,自己虽然一直都很认真刻苦的练习跳舞,可没有了马嘉祺的指导和督促,总是吃力了那么一些。虽然基础的舞步都记得清楚,可力道总是用的不对。

轮到马嘉祺的时候,李天泽几乎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马嘉祺的考核是和丁程鑫一起的双人舞。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每一个动作的速度、走位时的节奏都控制的很好。

李天泽有些恍惚的看着两个人。

马嘉祺没有了自己在他身边碍手碍脚,和另外一个优秀的人在一起跳舞,是这么好看啊。


还有那张干净、朝气蓬勃的脸上微微挂着的自信的笑,是那么柔和。


可是又那么刺眼。


明晃晃的把李天泽的眼睛刺的生疼,生生红了眼眶。

自己这是瞎委屈什么呢。

李天泽摇了摇头,轻轻把脖颈埋下去。


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打出一片小小的隐形,遮盖住了他情绪汹涌的眼睛。

                                                 



                                                                                                                               -TBC-
  
  

评论(17)

热度(337)

  1. 文章都是转载的天真爱丽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