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楼上楼下



架空/是个短篇

cp住一栋楼系列

叛逆街舞少年小马×脾气不好高中生天泽




01.

李天泽第五次被楼下叮叮咣咣的音乐声吵醒了。

他忍无可忍的坐起来,心里把那位祖宗十八辈都问候了个遍。

就在两天前,楼下转来了个新房客。李天泽放学回家耳朵里塞着耳机,右手拎着一袋车厘子,费劲的把书包往前一甩,弓着腰翻找着单元门的钥匙。突然,咔嚓一声,门被人从里打开。李天泽茫然的抬头,迎面撞见一个穿着黑色套头卫衣,头上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少年。面孔被帽子遮去了一大半看不清,个子比自己高半个头的样子。

把书包甩回身后,两个人默默相持了几秒。李天泽心想这就是楼下新来的邻居吗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样子自己要不要打个招呼,然而还没等他开口,对方就已经绕过自己悠悠的走出了门,并且还没等李天泽扶住,单元门在瞬间又“咔嗒”落了锁。

李天泽瞬间黑脸。这什么人啊,都看见自己在对面找钥匙了扶一下门让自己进去会死啊。更让李天泽窝火的是,刚才那人在路过自己时竟然好像还笑了一下。

什么people?!

差评!李天泽在心里给这个新邻居画了个大红叉。

  



02.
  
李天泽此刻穿着连体套头猫咪睡衣站在502门前,百无聊赖的用手指扣着防盗门上的开锁小广告。

眼睛再一瞟门上贴着的电费单,呦,马嘉祺。名字还文绉绉的。

昨天晚上熬夜写代数作业累的要命,好不容易盼来周末就等着睡个懒觉了,没成想全被门里的人搅和了。

打扰李天泽睡觉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于是李天泽准备找这位新来的,爱好在大凌晨外放音乐的邻居,谈一谈。

修长的手指扣门到第三声,有一阵不急不缓脚步声传来。李天泽收回手臂,好整以暇的准备“迎战”。

门一开,李天泽愣了一下。

开门的人有一双黑色晶亮的眼睛,英气笔直的眉毛,鼻梁直挺,唇线有一条自然的波浪弧度,看起来很贵气。上身穿了一件白色T恤,下身是一条松垮的黑色运动裤,此刻正拿着白色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上次见面没看清楚脸,这回可算看了个一清二楚。


李天泽一下子就怂了一半。啧啧,长得这么好看啊。不忍心和他吵架。


马嘉祺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男孩一脸懵相的盯着自己,大大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挑,嘴巴抿起来的样子像极了小猫。心里盘算着大概是个未成年。

“有什么事吗?”马嘉祺挑眉,抖了一下白色毛巾,换了干的一边继续擦着头发。

声音也很好听啊。李天泽忍不住又在心里说。

  
可是自己来的目的不能忘,人长得好看也没用,长得好看也不能随便打扰我李天泽睡觉啊!自己将来可是要建设祖国的人,要是因为他导致自己上课打瞌睡简直因小失大。


李天泽想到这儿,直接说:“我是你楼上的邻居,我今天早上被你播的音乐吵醒了。”他深呼吸一口气,伸出右手张开五个手指,“五次。”

  
说完,他抬头直接对上了马嘉祺的眼睛,一副你自己看着办的神情。

马嘉祺觉得这个小孩有点好笑。

于是看着他雄赳赳气昂昂抱着手臂的样子,马嘉祺直接来了句“所以呢”。

这下李天泽彻底崩不住了。


啥叫“所以呢”??!

大哥你是傻的吗我话都说这份儿上了您道个歉说您以后绝对不播了不就得了吗!智商是让沙皮狗吃了吗!

李天泽哑口无言。

“不想听把耳朵堵上不就好了。”马嘉祺轻飘飘的说,声音里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最后在关门时,还说了句“睡衣挺好看很适合你。”

李天泽这回彻底炸毛。这梁子他结定了!



03.

  
星期一。


李天泽今天整整齐齐的穿着一身校服出门了。学校因为要周年校庆,今天开校会,统一让穿白鞋,所以他今天踩了一双雪白的匡威帆布鞋。李天泽瘦,骨骼很舒展,穿什么衣服都很耐看。下楼时却迎面撞见了前几天刚碰过面的马嘉祺。两个人一时都有些尴尬。


马嘉祺戴了一顶白色的鸭舌帽,垂下长长的帽带,上身穿了件白色的冲锋卫衣,下面一条黑色八分裤,脚下踩了一双和李天泽恰好相反的黑色匡威,肩膀上挂着背包。李天泽忍不住偷瞄了一眼,上面印着ZAHA四个字。
   

嘉禾?这人是跳舞的吗?


马嘉祺看李天泽一身校服,胸口名牌上工工整整的绣着“李天泽”三个字,心想自己居然猜对了,还真是个未成年。一时玩心大发,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这个眨巴着大眼睛乖乖背着双肩包的小高中生。

  
“上学去吗?”马嘉祺主动开口。

“哼。”李天泽不理不睬,潇洒转身,拉开单元门就走。

  
剩下马嘉祺一个人一秒被锁在门里。

马嘉祺挑了挑眉毛。

  
“脾气还挺大。”他一边笑自言自语道。

  
李天泽一出门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爽了。什么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叫你上回锁我!李天泽一边乐一边解气的用脚踢小石子,丝毫忘记了自己穿的是白鞋。

马嘉祺在后面看着那个小孩蹦蹦哒哒的样子突然觉得心情还不错,嘴角浮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李天泽。”

马嘉祺默念了一遍。




04.

  
李天泽实在是没想到自己会在校庆彩排现场看见马嘉祺。


马嘉祺一套嘻哈的打扮,正在台上调着音响。


“你怎么在这里?”李天泽手里拿着钢琴的稿子,忍不住冲上台去皱着眉头问。


马嘉祺抬起头,看见眼前的人一身白色的舞台服,刘海梳的很凌乱,眼睛似乎化了妆,此刻被舞台灯晃得像盛了水一样晶亮。


“你能在这我为什么不能。”马嘉祺眯起眼睛轻轻瞟了李天泽手里的稿子一眼,饶有兴趣的问。


李天泽一脸疑惑的说:“我是在校的学生啊,我有节目的,钢琴。”说完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还有好几个和马嘉祺打扮差不多的青年也在台上忙忙碌碌。


“你是学校找来的舞社成员吗?”李天泽又问。


马嘉祺直起身子,转了转脖子,觉得这个小邻居有点啰嗦 。他伸手指了指舞台边上的黑白条幅,上面印着大大的四个字母ZAHA,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所以你这两天大早上的放音乐都是在排练?”李天泽挠挠头,有种错怪好人的感觉。刚想和马嘉祺道歉,马嘉祺就说:“没有啊,那是我的习惯。我从不在家排练。”说完就慢悠悠的走掉了。

“……”
  

李天泽觉得自己迟早会被这个人噎出毛病来。




接下来连着几天,李天泽早上都再没听见音乐的声音。可自己还是在凌晨准时醒,已经被那个破音乐折磨出了生物钟,李天泽欲哭无泪。

  

这两天学校一直以校庆为中心,全校上下都在忙里忙外,可能是人太多,他也再没见过马嘉祺。


直到校庆那天,自己在后台做准备时,才又看到马嘉祺。李天泽坐在舞台的大红幕布旁边,斜着眼睛看马嘉祺正低头认认真真的帮他舞社的队员整理衣服。

啧啧,真没想到这种人还会照顾人。


李天泽不屑望天。

轮到自己上场了。李天泽一下子有些紧张。自己也不是第一次登台弹琴了,可还是紧张的要命。老毛病。

  
李天泽站起来,有些不安的跺跺脚。这个小动作一秒不差的落在了马嘉祺眼里。


“怎么,紧张吗?”马嘉祺走过来,低头看着李天泽的   眼睛。李天泽看他眼神诚恳,也不想多计较,点了点头,说:“从小到大的毛病。”


“不用紧张,你很好。”马嘉祺突然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把李天泽头发。

李天泽瞬间后背僵硬。

这人真是的,干嘛动手动脚的。

李天泽觉得自己脸有点发烫。


  
李天泽发挥的很好,台下掌声一片。谢幕时他不经意的向舞台旁侧瞟了一眼,意外的看见马嘉祺居然也在望着自己鼓掌。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笑容,可是李天泽却觉得有点温暖。

轮到马嘉祺上场时,李天泽才是真的被惊到了。

马嘉祺跳起舞来整个人好像都在发光。手和脚的动作迅猛有力,舞步时柔时缓却又恰到好处,面部表情也随着音乐鼓点变得生动,整个人像一只帅气有力的豹子,那一股痞帅的味道直撩的台下小姑娘们嗷嗷尖叫。

一时李天泽也有点头晕目眩。

不得不承认,这个楼上的邻居虽然有点烦人。

但真的挺帅的。



05.


日子过得飞快。

    
不知不觉冬天就这么悄悄来了。李天泽在屋里看书看到一半,抬起头才发现窗外飞起了雪花。
  
咦,楼下怎么站着个人。李天泽眯起眼睛看了半天,楼下有个穿黑色羽绒服的人,高高瘦瘦的怎么看怎么像马嘉祺。

这家伙在干嘛?

 
不会是在看雪吧?


转眼间自己和马嘉祺做邻居也快三个月了,可是那人似乎永远都是一个人,也从未见过他往家里领过什么朋友。偶尔下楼碰见他时,也总是独来独往。

    
那扣着鸭舌帽的背影看的李天泽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其实抛开初次见面那些不愉快,马嘉祺这个人还是很好的。

比如偶尔李天泽挂在窗台上的衣服被风吹到他的阳台上,他总是会收好再给他送上来,或者还会再塞进洗衣机桶里和他的衣服一起再转一遍香喷喷的还给李天泽。


再比如他徒手接住李天泽的猫。

这件事说来话长。李天泽前两天养了只折耳猫,取了个名字叫锅巴,刚来到他家不适应的很,小猫本来性子就多动,趁着李天泽没注意的当空儿竟然跳到了阳台上。李天泽吓得乱叫,手忙脚乱的跑到阳台上去捉猫。本来马嘉祺正在客厅里看电影,听见楼上的声音实在吵的他不得安生,走到阳台上一抬头就看见李天泽那张急得快哭了的小脸。

“马嘉祺你要接住它啊!!”李天泽一看到马嘉祺出现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大喊。


然而还没等马嘉祺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头顶上就落下了个毛绒绒的东西。马嘉祺吓得赶紧用胳膊去接,到手里一看,怎么还是个活的?

居然是只小奶猫。

    
大眼睛小嘴巴,一脸懵的样子,别说还真随他主子。

    
马嘉祺抬起头来对李天泽打了个OK的手势,示意猫没事,然后成功看到那张小脸如释重负的样子。

    
“谢谢你啦马嘉祺!”李天泽两眼放光的冲着自己喊。

马嘉祺觉得自己有一点心动。


    

李天泽回过神来。


其实马嘉祺真的人还不错。

    

嗯。

    

看来自己以后要多关心关心他这个孤寡老人了。




06.

  
这天是周末,李天泽出门和同学玩滑板,却把钥匙落在了家里。


这下可让他犯了难。

    

爸妈都在公司加班,家里也没人开门,总不能指着锅巴给自己开门吧。

    

叹了口气,走到五楼扫了眼502的门牌号。

    

李天泽咽了咽口水。

    

要不先去马嘉祺家待会儿?

    

算了,不管了。自己和他现在关系也不算那么差吧。就待一小会儿,等爸妈回来就回家。

    

李天泽眼睛一闭,敲了敲门。过了好一会儿,马嘉祺才开门。李天泽打量了他一下,刘海都被他梳了上去扎在了额头上,身上的黑色T恤被汗打湿了一大片,额头和脖子上还挂着细细的汗珠。

    

“喂,我能去你家待会儿吗?”李天泽底气不足的问。

    

马嘉祺愣了一下。“可以啊。”然后错开身子。


马嘉祺家里装修的很简单,以黑白色调为主,但是看得出来他品味很好,有一种恰到好处的简约美。

    

“你在练舞吗?”李天泽一脸愕然的看着桌子上摆着的迷你音响和马嘉祺满头大汗的样子。

     

“嗯。”马嘉祺转过头去给李天泽倒水。

     

“哎?那为什么我一点声音也听不到啊。”李天泽眨巴了下眼睛,心想奇怪啊,自己已经很久没听过马嘉祺放音乐了。

 

“是不是笨啊你。”马嘉祺恨铁不成钢的说。“我不是怕打扰你睡觉吗小祖宗。”马嘉祺说完给了李天泽一个脑瓜蹦儿。

    

李天泽跳起来揉脑袋,“干嘛弹我啊你好烦!”


可心里却甜滋滋的。

    
马嘉祺居然为了能让自己睡个好觉把音响都快调成消音了,嘿嘿,有点幸福。


“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好啊。”李天泽假装不服的揶揄他。
  
  

“我之前也没发现你这么蠢啊。”马嘉祺一边喝水一边回道。


  ……

  
自己和他吵架就没赢过。李天泽双眼望天。



07.

     
自从有了上回那一次,李天泽也算是彻底打开心结了。时不时就去马嘉祺家溜一圈儿,顺带蹭个饭。

    
马嘉祺也不排斥,甚至偶尔周末还会在家自己研究新菜品,在楼下阳台喊宅在家里看动漫的李天泽下来试吃。

    
动机是好的。

   
如果排除掉李天泽吃菜时皱皱巴巴的脸的话。

  
虽然马嘉祺做饭不怎么好吃,但是游戏还是打的很好的。李天泽经常拉着他来一局,然后再来两局三局四局五局,直到两个人都觉得饿了才两眼冒金星的出门去觅食。偶尔马嘉祺也会往家里叫外卖,两个人干掉三份榴莲披萨然后再大战五百回合。累了李天泽就会在马嘉祺的双人豪华大床上毫不讲理的睡上一觉,虽然每次都因“睡姿优美”而被马嘉祺忍无可忍的赶下床去。

    
 ……

    
总而言之李天泽越来越觉得马嘉祺这个邻居很不错。

  


这天又是周末,快到十点了,李天泽冲着楼下大喊马嘉祺。

    
马嘉祺正准备刷牙睡觉,走到阳台嘴里还叼着牙刷抬起头对他挑眉毛示意什么事。

   
“马嘉祺,我新买了一张碟哎!美版的《午夜凶铃》!要不要一起看!”李天泽手里挥舞着一张碟,兴致勃勃的。

    

马嘉祺心瞬间凉了一半。

    

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鬼。看什么恐怖片看恐怖片。不看!

 
 “无聊。”马嘉祺嘴里含着泡沫对楼上的人翻了个白眼,示意他不会参与。

   
只见李天泽的小脑袋迅速消失在阳台上。传来一阵叮叮咣咣的声音。

    

不一会儿自己家门就被敲响了。

    

马嘉祺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


    
结果是马嘉祺、李天泽、加上锅巴,两人一猫,坐在沙发上诡异的看起了恐怖片。

   
李天泽神色紧张的在沙发一角抱着抱枕,“马嘉祺你怕鬼吗?”他转头过去看着正襟危坐的另一个人。

    

“当然不怕。”马嘉祺切了一声,故作镇定的抱着手臂说。

    

锅巴在沙发中间被他俩夹着,一脸茫然。

    

电影前半个小时非常无聊,看的李天泽哈欠连天昏昏欲睡,搞得马嘉祺也跟着他一起打哈欠。可是到了第四十分钟左右,剧情开始反转。画面越来越恐怖,配乐越来越吓人。


李天泽一下子被吓醒了,瑟瑟发抖的抓着沙发一角。


马嘉祺看着屏幕里的女鬼白衣飘飘,后背也出了一层冷汗。

    

两个人都不自觉的往中间靠。

  

突然,电影里的女鬼整个脸都贴在了屏幕上,只听“嗷”一声,李天泽扔掉抱枕就扑进了马嘉祺怀里。马嘉祺被李天泽一声大叫也吓个够呛,下意识接住他,可李天泽却一屁股坐到了锅巴的尾巴上,锅巴被压的一个机灵,一下子跳了起来,一时间人猫惨叫。

    

然后李天泽就清晰的看见了马嘉祺放大的脸。就在此刻距离自己10cm处。

     

自己现在完全扑到了马嘉祺怀里,被他抱了个满怀,自己的一只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正好触及他结实的腹肌。

    

李天泽一下子脸红到了耳根。

    

马嘉祺看着眼前的李天泽,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看着他忽闪忽闪的睫毛,突然觉得自己喉咙很干。

    

这个人好看的眼睛,好看的嘴巴,好看的脸离自己非常近,嘴角还粘着一粒薯片渣。

   

我求你可千万别舔嘴唇。

    

然后李天泽就天真的舔了一下嘴角。

    

马嘉祺觉得自己脑袋里有根弦“咔嚓”断掉了。他伸手一把扣住那人的小脑袋,吻上了那张不听话的嘴。

    

李天泽觉得自己大概是疯掉了。他脑子里过电影一般疯狂回放着自己和马嘉祺在一起的所有画面。

  

马嘉祺各种各样的笑。有不屑的,温柔的,关心的,鼓励的,嫌弃的,心疼的。


每一种都深刻的烙印进了李天泽的心里,像一颗泡腾片扔进了水里,哗啦啦的喜欢要满溢出来。

    


是喜欢啊。

    


马嘉祺的气息把自己包围着,他身上有好闻的柠檬味沐浴露的香气,此刻他的唇瓣与自己的唇瓣印在一起,舌头卷住自己的肆意纠缠,甜蜜的味道在两人的口腔中交换流淌。

    

锅巴被夹在中间也不出声了。只顾着呆呆的看着那两个人吻的动情。

  


08.

    

从此以后,李天泽楼下的马嘉祺从”邻居”变成了“男朋友”。

 

至于表白嘛,当然有啦。


不过,李天泽说那都是秘密。

                         









                                                                                                                  - THE END-

  

  

 番外戳这里
   

评论(39)

热度(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