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蝴蝶效应4.



天泽宝宝日常被怼


马老师心机男友系列


04.


李天泽觉得自己呼吸要静止了。


马嘉祺抱着他,外面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很温暖。


很安心。


很罗曼蒂克。李天泽忍不住在心里补了一句。

……

“李天泽,你洗澡了吗?” 马嘉祺突然问。


“?”李天泽抬头表示回应。


“你怎么一股冰粉味啊。”马嘉祺挑了挑眉毛,好笑的说。


李天泽一听就不乐意了,扭着身子就要从马嘉祺怀里挣出来。


“行行行,我没洗澡不能靠近您!您是世界第一干净马老师。”


“哎别。没说不好闻啊。”马嘉祺赶紧伸手捞人。

李天泽身上冰粉味其实不怎么浓。


就是一股奶味。

甜甜的,暖烘烘的。

李天泽手刨脚蹬了半天,最终敌不过马嘉祺比他劲儿大,又被老老实实按回了怀里。 


“喂,老马?”


“嗯,小李。”


“哈哈哈哈哈哈哈!!”李天泽忍不住大笑。


“你真是太适合老马这个名字了!每次一叫我都觉得你像我家楼下小区门口看门的老大爷。”李天泽乐不可支,笑的头发丝乱颤,擦在马嘉祺下巴上痒的要命。


“你是不是又欠打,李天泽。”马嘉祺一个用力把李天泽压在胳膊下,伸手就开始挠他腰。


李天泽最怕的就是这个,一边笑一边求饶,眼泪都快出来了。


两个人闹着闹着就累了,有一搭无一搭的说了会儿话,不一会就都沉沉的睡了过去。


重庆的夏夜闷热又湿润,雨水一遍又一遍冲洗着这个城市新新旧旧的痕迹。


大街上灯火通明,花花绿绿的街灯似是要亮个不眠不休。


高楼大厦连起来,把一个个小小的窗口隐藏在夜色里。


浓浓的夜色里,两个少年紧紧依偎着,进入了梦境。



今天该到公司去上培训课。


李天泽还没睡醒,就被马嘉祺抻着起来洗漱换衣服。


“李天泽我头一回发现你还有闭着眼睛走路的技能哎!”贺峻霖一脸惊奇的叼着面包片像在观摩大熊猫一样绕着李天泽走了一圈。


李天泽此刻已困到收不到任何信号,整个人都处于休眠状态,跌跌撞撞的,只要一个手指头推一下就能立刻卧倒睡着,走路全靠马嘉祺领着,马嘉祺走东他绝不走西,马嘉祺打狗他绝不撵鸡(……),完全没有了平时和他对着干的气势,大有一副随他去了的大义凛然。


更让马嘉祺哭笑不得的是,他蹲下系个鞋带,李天泽竟然也拽着他衬衫袖子蹲下了,迷迷糊糊的靠在鞋柜旁,缩成小小的一团,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梦话。


宋亚轩走过来想拉他起来,没想到刚碰到胳膊,李天泽就开启了起床气模式,整个人都坐在了地上,哼哼唧唧。


“真是困哭了啊。”宋亚轩神奇的看着平时几乎从来不会发脾气的李天泽,此刻坐在地上生无可恋的脸。

马嘉祺实在忍不住笑的揉肚子。

“喂,李天泽,醒醒,咱们该出征了。”马嘉祺伸手拍拍他的脸蛋。


马嘉祺的手冰冰凉凉的,李天泽小小一个激灵,微微睁开眼睛。


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到了公司才知道,今天的第一节课是综艺。大家都排排坐,一人手里一个本。马嘉祺拽着李天泽走的慢,等到了教室大家都到的差不多了。一走进去就看到敖子逸正对着大镜子甩来甩去的扒拉头发。


“我说你这头发能不能剪剪,”贺峻霖嫌弃的路过,“都快厚成两个锅盖了!”旁边的张真源赶紧应声附和并伸出右手比了个“2”。


“这是时尚你们懂吗?幼稚!”敖子逸斜了一眼他,又转过头去疯狂开启甩头模式。


等一群人吵吵闹闹的聚齐,李天泽的觉也醒的差不多了。他看了看旁边的马嘉祺,那家伙正忙着和丁程鑫头对着头看舞蹈视频。

心里没来由空落落的。  

低头看了一眼今天的衣服。


妈呀!这是谁衣服?!


当李天泽站起来蹦了不下五次才终于肯定,自己穿了马嘉祺的衣服出来。

不是公司的衣服,而是马嘉祺自己的……私服。


马嘉祺的衣服大多数都是黑白,他品味很好,不是黑泡风就是oversize的T恤,被他一穿总会有种干净又带感的味道。

李天泽突然有种小孩穿了大人衣服一样的心虚。

他偷偷瞄了一眼周围的人,还好没人注意他今天穿了——


“哎,天泽!你这衣服是不是马嘉祺的啊?”身边陈泗旭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拽着李天泽身上的衣服。


“日。”李天泽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


“就是!你看还有罗曼蒂克这个词儿呢。”陈泗旭一脸自己真聪明的笑眯眯的说。


李天泽只想回家取刀。


“哈哈,没啦,我俩买的同款。”李天泽尴尬的往后缩了一下,对陈泗旭笑的一脸天真。


“哦,这样啊。”陈泗旭似乎也没太在意,转头接着玩游戏去了。

倒是给李天泽心虚个够呛。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掩盖什么,男生之间互相穿个衣服多大点儿事,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个啥劲。


李天泽刚一扭头,就发现不知何时马嘉祺已经转过来在看着自己了。


那双有着两条浅浅的双眼皮线的清澈眼睛此刻带着一点点笑意和玩味,似乎戳穿了李天泽刚才说的小谎。


“你还和我买同款啊,我怎么不知道。”马嘉祺凑近小声说。


李天泽耳朵刷的红到了底,假装凶狠的转头对马嘉祺挥拳头,虚张声势的样子看起来没力气极了。


“衣服是我给你找的,早上起来我看你屋门锁着,拿衣服怪费力的,就给你找了件我的。”马嘉祺一手扒拉下李天泽的拳头。“怎么像小孩儿穿大人衣服。”马嘉祺一脸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下李天泽。

李天泽气结到此刻只想从长江国际十八楼倾身而下。

马嘉祺,今天午饭你也别想吃到肉。


李天泽在心里暗暗发誓。

                                                         





                                                                                                                              -TBC-

       

  

  
  

  
  

评论(21)

热度(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