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爱丽丝

抱你犹如亲手杀宿敌。

蝴蝶效应1.

半现实向

温暖小马×傲娇炸毛天泽

长江国际十八楼孩子们的温馨日常



01.


马嘉祺一脸惊愕的看着此刻在化妆间里捂着脚龇牙咧嘴的李天泽。


“你怎么了?”


马嘉祺小心翼翼的扒拉开一小片挂着的衣服,化妆间里乱的很,本来他就是想来找件下午练习时穿的T恤,没想到会撞见李天泽。


“我…我脚有点抽筋……”李天泽一只手奋力掰着脚,一只手嗷嗷捶地,表情扭曲,看起来滑稽极了。


马嘉祺瞬间无力。


“我说,你那脚是有什么咒吗,上回半夜上个厕所你都能跑跪。”马嘉祺蹲下去一边憋笑一边想拽李天泽起来。


“马嘉祺你个直男癌!”李天泽抱脚大吼,“我真的痛到站不起啊!”

  
马嘉祺快憋出内伤,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的笑声回荡在小小的化妆室里。


李天泽忍不住把自己所有的眼白都贡献给头顶上那个傻子。

 

当然最后是我们的马大爷把李天泽同学抗回的宿舍。

途中还夹杂着李同学的各种抱怨与人身攻击:“你看你细胳膊细腿的饭吃哪儿去了是都吃给了陈玺达吗”、“你这头发谁给你扎的啊丑到哭哈哈哈哈”、“今天晚上你要是不去给我买凉粉我就把你所有沐浴露都倒马桶”……

马嘉祺发誓他要是再助人为乐他就不姓马。




  
长江国际十八楼里此刻一片欢乐的海洋。


 “你还知道回来?”、“你可算回来了程妈!”、“吃火锅!吃火锅!”


……


一直在在外地拍戏的大哥丁程鑫终于回归了大部队,大家伙都有种群龙有首了的踏实感,十几岁的孩子们最能闹腾,推推攘攘的吵吵着要去吃火锅。

 然而此刻的李天泽和马嘉祺正在舞蹈室里被老师训话。

“你俩跳成这样是想故意气死我?!”女老师尖尖的嗓音一出来,马嘉祺和李天泽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李天泽,你自己胳膊用不上劲你自己心里清楚不!为什么不使劲?饭吃哪儿去了?!”李天泽一边忍受着耳边的震天响一边想,我以后再也不乱骂人了,现在还回来了。


忍不住偷瞄旁边的马嘉祺。只见那人微微低着头,黑色的鸭舌帽下刘海被汗濡湿,此刻竟然也转着晶亮的眼睛好笑的看着自己。


然后李天泽看清楚了他正含着笑对自己打的唇语:


“吃哪儿去了。”

李天泽此刻只想两腿一蹬。


让我去了吧。他愤慨的想。

此刻在隔壁的陈玺达一脸懵逼的打了个喷嚏。

“还有你!马嘉祺!他跳不好你说被带跑就被带跑啊?”

……

此刻身处隔壁的兄弟们听到声儿大概已经猜出了此刻马嘉祺他们俩被训的惨状。

大家伙面面相觑。

“好方大哥,只要您一句话,这人,我们是救还是不救?”敖子逸一声大吼,两条腿呈一种奇特的姿势,整个人挂在比他矮了一个半头的张真源身上。

张真源觉得自己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少侠好武力,吃你的锅去吧。”丁程鑫一巴掌把他拍下来。

这下是彻底犯了愁。


好不容易大家伙都聚齐,怎么能抛下他们俩呢!


此时一直在旁边发呆的宋亚轩小声的说了句:“要不我们去看看他们吧。”


瞬间大家像是被憋疯了的羊一样挤出了门。




裤子老师有点无语的看着门口迅速聚集的一竖排脑袋。


“你们来干嘛?想再压腿500下?”她故作严厉的说,心里也欣喜的很。好久不见这群孩子一起了,心里也怪想的。


“老师,我们想你了嘛。”贺峻霖乖巧的眨眼睛。


“老贺我从游泳队回来你还没和我说过你想我。”


他“楼上”的陈玺达瞬间不爽。


“哎呀就你话多!”丁程鑫被压在最下面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胳膊。

  
马嘉祺这会儿刚缓过来,一抬头差点被门口的盛况吓出心梗。


这是什么情况?


“哎,马嘉祺你看,他们来救咱俩了!”一转头看见旁边的李天泽激动的戳自己的胳膊,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此刻就差写以身相许四个大字了。


“不是吧,咱俩确定不会被坑到小黑屋里做拉伸吗。”马嘉祺忧心忡忡的看着此刻已经把裤子老师包围的“战友”们,一个个卖萌耍宝无所不用其极,尤其是看到陈泗旭嘟嘴卖萌转圈圈真是让他不忍直视。


结果是两个人在老师接受各种来自四面八方油腻的爱心攻击的夹空里,被眼疾手快的刘耀文拽出了教室。


于是。


“干杯!!!”


此刻火锅店里又是一片欢乐的海洋。


大家伙终于聚齐了,面对美食,一个个都又饿又兴奋,巴不得赶紧下手捞串儿。


“敖子逸你那个没熟呢”、“我杯子没果汁啊”、“刘耀文你是吃了什么烫到心里去了”


大家伙七嘴八舌的,马嘉祺看着被墨鱼丸烫到说不出话的刘耀文此刻一边呼着气一边倒在自己肩膀上哀嚎,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视线穿过热气腾腾的铜锅。

马嘉祺顿了顿。

那个人虽在乐着,可兴致缺缺的大眼睛瞬间就被马嘉祺抓了个正着。


李天泽对上马嘉祺的眼睛时,才察觉自己的走神被人发现了。

“怎么了?”马嘉祺夸张地对着他摆口型。

这人真是的,怎么就愿意这么说话。

李天泽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


下一秒心里又难受了起来。


怎么说下午的事情也是因自己而起。要不是因为自己跳不好,马嘉祺也不会一起挨训,大家伙更不用忍着肚子饿死缠烂打的“救”他俩出去。


十几岁的少年,心思最为敏感。而李天泽虽然平时看起来随和,和谁都一副猫咪相,除了偶尔在马嘉祺面前炸炸毛之外,心里也藏着很多东西。


被爸妈辛苦送来这个地方训练,就是为了等一个登上那个大舞台的机会。


那是他的梦想。

李天泽日复一日藏在枕头下的,他坚持着一步一步往前走的动力。

可此刻看着自己的实力不如其他的小伙伴们,虽然弹琴好可是路太窄,唱歌不拔尖,跳舞还要给别人拖后腿。


李天泽想起马嘉祺那个跳舞变态教自己踩舞步被自己带的同手同脚的样子,又心酸又好笑。

他明明可以不用陪着自己的嘛。

“唉。”想到这,李天泽又垂头丧气起来。头就快低进调料碗里了。


马嘉祺看着那人愣着一双委屈的眼睛神游了半天,最后垂下长长的睫毛,失落的模样,心里了然了一半。


“咳咳。”马嘉祺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果不其然看到李天泽茫然的抬起头望向自己。


“没事的。”马嘉祺笑了笑,又用唇语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李天泽被火锅白烟熏的有点想哭。

他迅速低下头,眼睛红红的,耳朵也红红的,不敢再看那双黑黑的眼睛。


——

以及那个温暖的笑容。







  
  
                                                                                                                              -TBC-
  
  
  
   
  

评论(8)

热度(526)